女装王座[无限]

作者:提笔画骨

天才一秒钟记住总裁小说站网址:www.zongcaixs.cc 总裁拼音+小说两首字母+.cc!记住了吗?

康尧看着白洛进去了,立刻就跟了上去。

可等他抬腿迈入门内,先前一直都能看见的白洛却突然就失去了踪影,没留下半点痕迹。

塔外,初中生也消失了踪影,不知道去哪儿了。

跛子他们把寸头男放在了地上,显然是不准备带着他一起进塔。

康尧没跟他们一起行动,而是独自顺着台阶,一直往塔顶上爬。

但是,他一直爬到顶,都没找到白洛。

康尧在塔里一遍又一遍的找白洛,而白洛此刻,却在塔外。

当时,白洛踹开塔门以后,走了进去,本来是观察一下塔内的情况,确定没什么危险再叫康尧和女鬼进来的。

结果没想到,他就这么往前走了几步而已,竟然就直接出现在了塔外。

说是塔外,但其实也不是真正的塔外。

因为,此刻伫立在白洛面前的,是一座被黄铜包裹着的,在阳光下熠熠生辉的日塔,根本就不是之前白洛见过的年久失修的破烂模样。

而塔外的空地上,也没有任何人活动过的痕迹,因此,白洛判断,这里并不是真正的塔外!

这座看起来很新的日塔,也和外面那座日塔一样,共建九层,只有一层有一个塔门,另外的八层全都是封闭状态。

如果白洛想要进塔,还是得从一层的塔门进去。

他提着裙摆,走到了塔门前,盯着这门看了看,然后老老实实的收着自己的腿。

确认过眼神,这不是他的高跟鞋能踹得开的门。

虽说,这也是日塔的门,可这日塔的状态明显正处于最好的时期,不像外面那座日塔,经历过风吹日晒,虽然塔身还伫立着,但其实整座塔早已经开始腐锈了。

塔身腐锈,加上经过好几天的磨合,他已经能够熟练的使用那双本就不普通的高跟鞋,才能顺利的把门踹开。

现在,就算了吧。

而且,白洛自认是一个斯文人,若不是现在是在海市蜃楼的世界,情况特殊,他是绝对不会做出暴力破坏旅游景点这种事情来的。

“文明旅游,你好,我好,大家好。”

白洛低低的念了一句,然后拿出了先前用来固定过头纱的小发卡,就怼进了门板上的挂着的大锁锁孔里。

这个锁没有生锈,也许能用小发卡打开呢。

但是白洛试了好一会儿,这锁就是半点反应都没有,显然是小发卡也不管用。

“果然不文明的开门行为都是不对的,我应该深刻反思一下自己的行为。”

白洛一边反省,一边往后退了几步,抬头打量着面前这座日塔。

塔门开不了,他就进不去塔,进不去塔,他可能就会被困在这里,出不去了。

他必须得想想别的办法,一种不进塔也能离开的办法。

白洛盯着日塔边上的翘脚看了看,然后又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婚纱裙摆,抬手比划了一下。

“长度好像够?”

纵观四下无人,白洛也不矫情什么,立刻就把自己身上的婚纱脱掉了,然后把收起来的头纱和蕾丝手套都拿了出来,与婚纱的裙摆系在一起,拧成一根长布条,抬手就给抛到了日塔一层顶的翘脚上挂住!

白洛抓着长布条扯了扯,归功于婚纱的布料品质极好,这长布条挂在塔层的翘脚上还挺结实的。

于是白洛抓着长布条,就往塔身上爬了上去,等他爬到一层顶的时候,就把长布条取下来,用同样的方法,挂到二层顶的翘脚上去,再接着往上爬。

白洛本来想着,站得高,看得远,等他爬到塔顶,就可以看看周边是什么情况,也许能找到其他离开的路。

结果等他真爬到塔顶了,才发现,以日塔为圆心,方圆十米外全都被一层白色的雾气笼罩着,根本什么都看不清。

找不到出去的路,白洛爬到塔顶也挺费力的,干脆也就不急着下去了,而是穿好了衣服,在塔尖旁边找了个位置坐下来休息。

日塔的塔尖整体呈现葫芦状,下层实心,上层却是掏空了,放了一尊神像进去。

神像只有手掌大小,立在葫芦中间,长发自脸侧垂落,但是脸部却没有雕刻任何五官,分明就是那江边神像的缩小版!

只是,这尊缩小版的神像,只有男人这一面,而没有慈悲菩萨那一面。

这神像是谁啊?怎么哪里都能看见。

不过,这神像也是这里的怪物吧?

白洛看着神像那没有五官的脸,心思微动。

现在,他就坐在神像旁边,神像却并没有攻击他,那他,是不是可以尝试一下,获取神像的好感度?

好感度不行的话,恶感度也可以试试。

如果他的尝试成功的话,APP说不定会出现新的变化,也许他现在的困境会出现一丝转机,也有可能更加雪上加霜。

但是无论是哪一种情况,都比现在这样一成不变的好!

白洛的手上没有任何与神像有关的拼图与物件,他没有办法从这方面下手,只能另辟蹊径。

他把背包里的捧花拿了出来,再次把捧花拆了开,把捧花上面的花瓣和刺都拔了一些下来,然后把刺穿在花瓣上,连接其他的花瓣和刺,做了一个简易的花瓣面具,然后贴到了神像的脸上。

“女鬼都知道没有眼睛很丑。”

“你眼睛、鼻子、嘴巴、耳朵、眉毛都没有,想必也清楚,自己已经丑得没眼看了。”

“我给你做了个面具,你若是能对我增加一点好感度,我就把面具送你。”

白洛把面具给无脸神像贴好以后,就耐心的等着APP的提示音响起。

然而,一分钟过去了,五分钟过去了,十分钟过去了,APP毫无反应。

这说明,他的行为,并没有让神像对他产生什么情绪。

对于这个结果,只能说是意料之中吧。

白洛也没有很失望,抬手就想把贴到神像脸上的面具给收回来。

花刺对于他来讲是一件很有用的工具,既然神像不会对他产生情绪的变化,那他也就没必要再在神像身上浪费了。

白洛打算收回面具后,就下塔,然而,他的手揭了揭神像脸上的面具,竟然揭不下来了!

“嗯?”

白洛抬眸,审视的目光落在神像身上,手上的力道更大了一些。

面具还是揭不下来!

白洛:?

他没有往面具上涂胶水啊,怎么这面具就揭不下来了?

好一会儿时间,白洛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这神像未必就是一块完全不会产生情绪的石疙瘩,而是有一些意识的!

至少,还知道留着脸上这张面具遮丑!

“既不给我增加好感度,还不还我东西?”

白洛顿时就怒了,脱下高跟鞋,就朝着神像脑袋上砸了过去。

“既然面具摘不下来,那我就把你脑袋摘下来!”

话语落下,整尊神像霎时尸首分家。

白洛快而稳的抓住了神像的脑袋,然后就塞进了他的背包里!

他才不管这尊神像是否跟江边的那尊神像一样危险。

管这神像有什么通天的能耐,想要白女票他白洛的东西,门儿都没有!

装好神像的脑袋后,白洛就高度戒备着,以防神像出现异状。

出乎意料的,神像并没有出现什么变化,反倒是他脚下的日塔,开始慢慢的变得虚幻起来,然后逐渐消融。

白洛的脚下没有了立足点,整个身体顿时就不受控制的往下坠去。

日塔九层高,白洛上去是一层一层的爬上去的,这会儿就这么摔下来,怕是不死也要残废。

白洛的身体找不到任何可以借力的东西,只能抓着自己的裙摆,迅速的裹了几下,然后摊开成伞形模样,以增大风阻。

虽然,裙摆呼呼的漏着风,但是好歹也减缓了一些白洛的下坠速度。

等到快要落地的时候,白洛把裙摆收了起来,裹成软软的一团,往自己身下一垫,整个人就摔落到了地上。

摔得有点疼,但是好在没受伤,白洛从地上爬了起来。

奇怪的是,他并没有摔到外面的地面上,而是摔到了一层塔的中间。

整个日塔都是由铜浇筑而成的,瓦面、斗拱、柱梁连带着地面和天顶,全都装饰着铜壁画。

白洛走到壁画面前,仔细看了看,发现这壁画上画的内容,就是建塔的过程,而在每幅壁画的右下角,都带有一个红色的印章,印章上的字是——谢。

白洛只是盯着那个“谢”字看了一眼而已,那“谢”字就仿佛活了过来一般,扭动着,从壁画里脱离了出来,然后跳到了白洛的手背上,就像是一个小人儿似的,立在那里。

于此同时,白洛的脑海里突然涌现诸多杂乱的画面,痛苦的、嘶嚎的、绝望的,全都是无止尽的噩梦。

所有碰过“谢”字的人或者物,都会被它诅咒,最后永坠深渊,不得解脱。

白洛微微垂眸,目光落在自己的手背上,“谢”字身上散发出来的血色,正肆无忌惮的嵌入他的皮肤,似乎已经在宣告他的死亡。

“谢”字是一个诅咒,它依靠着吸食被被诅咒物的恐惧和害怕而变得更加强大。

从白洛出现的那一刻起,“谢”字就知道,白洛的恐惧,必定是绝佳的催化剂,助它更上一层楼。

它在等着欣赏白洛垂死挣扎的痛苦模样。

然而,他已经把白洛的整条手臂都侵蚀了,少年冷淡的眸中,却依然不见丝毫恐惧。

白洛冷漠的看了“谢”字一眼,然后打开了自己的背包,把放在背包里的神像脑袋拿了出来,再把立在自己手背上的“谢”字给拎了起来,直接就贴到了神像的脑门上,开口道。

“麻烦把它也搞死,好让我黄泉路上有个伴儿。”

“谢”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