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装王座[无限]

作者:提笔画骨

天才一秒钟记住总裁小说站网址:www.zongcaixs.cc 总裁拼音+小说两首字母+.cc!记住了吗?

神像脑袋的眼睛也不喷水了,贴着白洛的手蹭了蹭,然后就抬眸眼巴巴的望着白洛,似乎在说:不要抛弃我~

白洛:“…………”

“我们现在去哪里啊?”

康尧虽然瞪着小三轮不停的往前走,但其实他也不知道应该去哪里。

在这里呆了好几天,他们早就把大半个珊瑚村给转遍了,根本就没有看到类似于谢宅遗址的地方。

白洛心里倒是有点想法,但是坐在他对面的初中生却先一步比划了手语。

[回江边民宿。]

康尧在蹬车,也没法一直回头看,因此初中生这手语,是比划给白洛看的。

白洛见状,目光在初中生脸上停留了几秒,眸色微动。

初中生有点不对劲啊……

说起来,初中生和他们并不算是信任度很高伙伴,甚至互相都不知道对方的来历。

只是因为鬼新郎太难对付了,不得已他们才凑到了一起。

平时初中生也十分沉默,几乎从来不会主动发言。

偶尔的几次给线索,都是因为火烧眉毛了,他不得不提供线索给大家共享。

可现在,康尧也就是随口一问而已,初中生竟然主动回答了,而且这个答案,就是白洛想回答的答案。

如果要问,珊瑚村最核心的地方在哪里,一般人想到的肯定是江边神像,或者日月双塔。

因为他们在这里遭遇的所有事情,几乎都与这两个地方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但是,似乎大家都忽略了,真正把所有的事情串联起来的,其实是江边民宿。

江边民宿是一切事情发生的起源点。

最开始的时候,大家或许都住在不同的民宿里,但是慢慢的,所有的人,都会聚集到江边民宿来。

然后他们从江边民宿出发,前往各个地方,然后再回来,再出发,以此往复。

江边民宿还存在着一个微妙的时空重叠的点,在那里,他们见到了下一批进来民宿的人。

种种迹象都表明,江边民宿有着跟其他地方不一样的特质。

当然了,白洛想回江边民宿,还有另一层重要的原因。

他要回去找一个人,一个无处不在,让人一想到他就有点同情,但又不是很引人注意的一个人。

鬼新郎被解决以后,久违的阳光照亮了整个大地,让人感觉有些暖洋洋的。

车上的条件有些简陋,白洛好些时候没休息过了,便单手撑着下巴,身体摇摇晃晃的坐在小三轮上,闭目假寐。

神像脑袋乖乖的呆在白洛腿上,一点也不动乱,安静得像一颗真石头。

女鬼也小心翼翼的跟在白洛身边,偶尔阳光太刺眼了,她还倾身过去,用自己至阴的鬼魂之身帮白洛挡挡光。

原本,女鬼也是惧怕阳光的,她以前白天都会消失。

后来是白洛把梳子还给了她,她恢复了人形,才能在阳光下行走。

再后来,她和姐姐的骷髅骨架融合了,她就更不怕光了,甚至,她还经常能享受到一点日光浴的乐趣。

初中生则是低垂着头,盯着自己包裹里的太妃糖发呆,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车上一片静谧,只有康尧喘着粗气在前面不停的蹬车。

回到江边民宿的时候,时间尚早。

兴许是因为鬼新郎的永夜喜事场景已经结束了,他们这边也恢复了正常的日夜,他们没有再见到那八个手腕上扎着针管的男人。

老板还不知道老板娘已经死了,坐在柜台后面昏昏欲睡的打着盹。

白洛走过去,抬手敲了敲柜台的桌面,将老板叫醒。

“老板,你这里有地图卖吗?”

“地图?”老板睡眼惺忪的睁开眼,愣了两秒,然后才反应过来白洛说的什么,摇了摇头,“没有地图卖。”

“我在这里呆好几天了,还是老找不到路,老板你在这里呆好长时间了吧?肯定对这村里的路熟悉得很,要不,老板你帮我画一张吧?”白洛请求。

老板不是很乐意,白洛立刻就从自己裙摆上薅下来几颗钻石,然后放到了柜台上。

“老板,只要你能帮我画一幅地图,这些就都是你的。”

白洛给的可是货真价实的钻石,正常人都抵抗不了这样的金钱诱惑。

老板盯着那桌面上的钻石看了几秒,迟疑片刻,还是答应了帮白洛画地图。

白洛见状,心满意足的带着康尧和初中生上楼去了。

回到房间,康尧就憋不出了,怕隔墙有耳,他只能手语问话。

[咱们自己画的图纸不比那老板好吗?干嘛让他画啊,我的钻石……]

白洛没解释什么,只是回道:“钱财乃身外之物,以后你就明白了。”

[好吧。]

康尧没有再纠结,开始找新的衣服穿。

因为他身上这身衣服穿了好几天了,早就弄脏了,看起来跟从垃圾桶里捡来的一样。

康尧一边找衣服,一边看向白洛和初中生,顿时惊了。

“为什么你们的衣服不会变脏?”

初中生身上不知道从哪儿找来的蓝白条纹校服,这会儿还干干净净的,一点污渍都没有。

而白洛身上的婚纱也是,洁白如雪,简直让人找不出丝毫瑕疵。

明明他才是队伍里的混子,怎么比那两个经常干活的还脏!

白洛笑了笑,没解释。

APP的某些功能还是挺让人省心的。

初中生就更不搭理康尧了,只是走到窗户边,盯着外面的风景怔怔的出神,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白洛的视线在初中生身上停留了半秒,然后就移开了。

从江边回来以后,初中生好像就开始经常发呆了。

但是白洛不是一个喜欢去窥探他人隐私的人,因此也没有过多的询问什么。

“哎呀——”

旁边好不容易找到了新衣服,开始换衣服的康尧,突然叫了一声。

“怎么了?”白洛询问。

康尧从自己的衣兜里摸出来三张大红的喜帖,脸色有些难看。

“我又收到喜帖了……”

上一次他们收到喜帖,然后就去了鬼新郎的院子里。

原以为这事已经结束了,没想到现在还能收到喜帖!

“给我看看。”白洛说道。

喜帖的款式古典精美,上面的“囍”字也并非诅咒,看起来就像是一张很正常的,毫无威胁性的喜帖。

白洛打开喜帖,看清上面的内容之后,目光微顿。

是谢家家主的喜帖,因为,这张喜帖的新郎一栏,明明白白的写着三个字:谢星寒。

康尧一看,下意识的就问道:“神像要再婚了?”

白洛:“…………”

康尧尴尬挠头:“不好意思,条件反射。”

真的不能怪他会这么想,因为在回来的路上,他才从白洛的口中得知,白洛已经用休书解除了和神像的关系,他不用再担心白洛会因为和神像办了喜事而突然死亡了。

这神像前脚刚离婚,后脚就又送来喜帖,这不是再婚是什么?

但是康尧再盯着喜帖仔细看了一会儿,就发觉出不对劲了。

因为喜帖上的时间,标注的是元历39年正月初六,这个时间,与珊瑚村现在所使用的新历19XX年不一样。

“我们这是又要穿……”越吗?

后面两个字,康尧还没说出来,他们周围的环境,就开始慢慢的发生了变化。

原本只是二楼简陋的民宿房间,这会儿他们所处的空间,却开始慢慢下沉,然后周围逼仄的墙面开始消失,形成一个空旷的院子。

燃烧着红烛的灯笼挂在古色古香的长廊上,漂亮的灯笼纸上,用墨笔书写着一个“谢”字。

这里,是还未被大火烧尽的谢家府邸。

整个府邸静悄悄的,除了他们,再也没有别的人。

此刻,他们正处于谢宅的一座院子里,面前是上百间格局规整的屋子,目前还不知道是用来做什么的。

白洛走上前去,随意挑了一间屋子打开。

结果刚进去,就被里面的情况给惊了一下。

屋子里,其实并没有什么特别恐怖的场景,整个屋子,非常的空旷,没有任何的家具,唯一有的,只有那尊伫立在屋子中间的神像。

神像脸上并没有五官,就那么伫立在那里,一动也不动。

白洛戒备的往后退了几步,与神像拉开距离,然后迅速关上门,退出了房间。

他担心神像会有什么异动。

但出乎意料的是,屋子里的这尊神像似乎只是一尊普通的石像而已,并没有什么意识。

白洛决定再进屋子里去看看,这一次推开门,已经有了心理准备,就感觉好多了。

白洛走到了神像身边,然后开始观察。

他发现,这尊神像跟最初他在江边见到的无脸神像是一模一样的,只是整体尺寸比江边那尊神像小了很多,就是一个正常人的大小。

然后,这尊神像的衣摆下方,也十分完好,并没有什么划痕。

白洛观察完以后,退出房间,又去打开了另外一间房。

结果开门以后,他看到的,依然是一尊正常人大小的神像!

神像的情况,与白洛之前那间屋子见到的神像情况一模一样,连摆放的角度,都是一模一样的。

“鬼打墙么……”

白洛怀疑自己可能进入了什么循环空间,无论他推开那一扇门,进去的都是有神像的那个房间。

于是白洛再次退出了屋子,这一次,他没有再关门,而是任由门打开着,他再继续去推开下一扇门。

然而,这个屋子里,依然放着神像……

白洛眉心微蹙,又一次退出房间,依然没有关门,并且去把他第一次进入的那个房间的门也给推开了。

他就站在三个屋子的中心位置,一眼就能看到三个屋子里的情况,然后发现,这三个屋子里,都摆放着神像。

他没有遇到鬼打墙,只是三个房间的情况一样,让他产生了鬼打墙的错觉而已。

与此同时,康尧和初中生也已经迅速把别的屋子的门都给推了开,然后他们惊讶的发现,不仅是白洛推开的三个屋子,甚至是这里的上百间屋子,每一间屋子里,都放着一尊一模一样的神像!

这也太诡异了。

谁会造这么多神像存放在这里?

地面上,开始出现繁复而充满血色的纹路,跟珊瑚村地面上出现的纹路一模一样,却比珊瑚村地面上的纹路更让人感觉不舒服。

站在白洛身后的女鬼也难受的身形都虚幻了几下,随后指甲开始迅速伸长变黑。

白洛见状不对,刚想带着女鬼离开,可就在这时,屋子里所有的无脸神像,却都开始慢慢的出现了五官,随后,他们的目光全都聚集在了白洛的身上,神像嘴唇轻微阖动,异口同声问他。

“你来这里做什么?”

随着神像话语落下,白洛惊讶的发现,每一尊神像身上的石块,似乎都在慢慢的变幻成人类的皮肤模样,身上的衣服,也慢慢的变成了大红的喜服,而他们的衣服下摆处,也开始出现相同的曾经被白洛划破的口子。

他们都变成了白洛见过的那个从棺材出来的神像的模样,连细节都一模一样!

这里这么多神像,该不会是要让他找出谁才是真正的神像吧?

白洛整个人都感觉不太好,他根本分辨不出眼前的神像,哪一个是真的,又哪一个是假的,因为,这些神像,每一个都让他感觉是真品。

然而,白洛还没来得及做什么,就听到神像们语气沉静的接着道。

“我不会答应和你复合的。”

白洛怔了半秒,然后才反应过来神像到底在说什么,顿时满脸黑线。

他进来这里什么也没对他做啊,神像怎么还能联想到复合这件事上?

神像你的脑回路是不是有哪里不太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