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装王座[无限]

作者:提笔画骨

天才一秒钟记住总裁小说站网址:www.zongcaixs.cc 总裁拼音+小说两首字母+.cc!记住了吗?

“这剧真有那么感动?”

康尧看看盯着老电视看得真情实意的大眼睛,又回过头看看老电视,他几乎怀疑自己和大眼睛看的不是同一部剧。

“还好吧。”

白洛一边回答,一边把老电视机抱了起来,不动声色的移动到大厅里另外的地方。

最开始为了最大限度的转移大眼睛的注意力,白洛是把老电视机放在昏迷的那些人身边的。

现在大眼睛的目光已经全部集中在了老电视机上,但白洛还是担心自己先移动那些昏迷的人会引起大眼睛的注意,所以他便先移动电视机测试一下大眼睛的底线在哪里。

随着老电视机的移动,大眼睛的眼珠子也随着老电视轻轻移动,而测试的效果,也比白洛预想的好很多。

因为大眼睛看起电视来根本就没有底线,当老电视机移动到大厅边缘的时候,大眼睛的眼珠子已经一颗贴近眼角,一颗贴近眼尾了!

这是一种很难受的视物的角度,康尧看着都觉得有点于心不忍了。

“小洛,大眼睛老这样看电视,会变成斜视的吧……”

“可能吧。”

白洛确定了大眼睛目前只在乎老电视上的内容后,朝着康尧打了个手势,示意他把那些昏迷的人都搬走。

康尧立刻会意,迅速把人搬到了大厅的另一边去,尽量远的脱离大眼睛的视野范围。

等康尧把人都搬完了,白洛这才把老电视又放回到了大厅中间的位置,方便大眼睛可以正视着电视机屏幕,然后舒服的看电视。

“小洛,这里好像有一个假人……”

康尧坐在那一堆昏迷的人中间,指着其中一个男人开口道。

那男人穿着白色的衬衫,脸部的五官分开看,每一个都很好看,但是拼凑在同一张脸上,看起来就有点刻板,像是流水线生产出来的精美物品。

本来康尧也没有过多的注意到他的,可就在刚才,康尧搬运他的过程中,这男人的脸上突然掉了一块皮下来,然后康尧才发现,这男人掉了皮的地方,里面竟然是空的,什么也没有!

“假人?”

白洛走了过去,蹲下身盯着男人仔细瞧了瞧。

不得不说,这男人的皮肤做得非常逼真,饶是白洛一眼看过去,也难立刻分辨出这人的真假。

康尧小心翼翼的把男人脸上掉的那块皮拼了回去,大小是刚好合适的,只是那皮肤周围的缝隙却是怎么都隐藏不起来了。

白洛仔细检查了一下男人的四肢,发现这个男人的四肢上都有被细线勒过的痕迹。

“这是一个木偶。”白洛得出了结论。

“如果这是木偶的话,那这里岂不是少了一个人?”

康尧纳闷了,他们进来的时候,光幕可是显示了九个名字的,现在这里昏迷的人加上他、白洛和黑户口,不多不少,刚好九个。

如果木偶不算,那剩下的那个人哪里去了?

“不一定。”

白洛目光紧盯着木偶男人的脸,约莫两秒后,只见着对方紧闭的双眼微微颤动,随后就蓦然睁开了眼,直直的对上了白洛的眼睛。

那是一双毫无灵魂的深黑色的眼睛,明明是在看着白洛,但是视线的焦点却始终是涣散的怎么都集中不起来。

“你好。”男人嘴唇启合,喉咙里迟缓的发出艰难的失真的嗓音。

“卧槽!活的?”康尧被这声音吓得猛然往后跳了一步,差点撞到后面的墙壁上去。

“汪汪汪汪——”

这样的声音似乎不仅吓到了康尧,还刺激到了黑户口。

原本一直安安静静的黑户口看到男人缓缓坐起身来,立刻浑身的毛发都竖立了起来,然后凶巴巴的瞪着男人狂吠。

“别怕别怕,我和小洛会保护你的。”

康尧赶紧把黑户口抱进了怀里,然后顺着黑户口身上的毛发安抚它。

黑户口没有再叫唤了,但是那双蓝色的眼睛还是凶巴巴的瞪着木偶男人,仿佛对方是敌人。

白洛看了看黑户口,又看了看男人,没有答话,心中却在思量着什么。

现实里,黑户口被四师兄寄到家里来跟他们相处了有两天,后来在游乐场里也一直都呆在白洛的身边。

白洛自认为对黑户口已经有一定的了解了,黑户口不会无缘无故的对着陌生人狂吠的,这个男人身上,可能有什么问题,引起了黑户口的警觉。

“唔……这是哪儿……”

又是一个人醒来,是一个穿着蓝灰色的中山装男人,五官端正秀气,戴着斯文的眼镜,手上拿着一本书,身上的书卷气息很重。

他坐起身来,揉了揉自己有些疼痛的太阳穴,然后开始打量周围的环境,目光从白洛等人身上扫过,最后落到了大厅中间放着八点档狗血电视剧的老电视机身上,震惊。

“你们在这里看电视剧?”

“嘘——”康尧朝着对方做出一个小声的手势,然后指了指墙上的大眼睛,“不是我们在看,是它在看……”

中山装男人:“…………”

接下来,昏迷的人陆陆续续的醒来,分别是护士小姐姐,瘦高黄毛,孕妇以及孕妇肚子里八个月大,即将临盆的胎儿。

除了最先醒来的木偶男人和中山装男人,其他人的精神或多或少都有些萎靡,但是整体的身体状况还算不错。

这一批人的整体素质都偏高,醒了以后很快就弄清楚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对白洛的态度也十分友好。

全员苏醒,先前只有半截子的旋转楼梯终于也呈现完全,只是,大家都没有急着上楼梯,而是围坐在了一起,然后开始分享情报。

首先开口的,便是那位穿着中山装的男人:“我姓赵,是一名教师,你们叫我小赵或者老赵都行。”

大家都做了一个简短的自我介绍,然后切入了正题,也就是他们的意识被圈禁的地方。

赵老师:“我进去以后,就变成了一座桥,动也动不了,天天看水流……”

众人:“小桥流水人家,跟你的文艺范儿挺符合的。”

护士小姐姐:“我变成了一个演员,演的是护士小姐姐……”

众人:“跟你的身份挺一致的。”

护士小姐姐顿了顿,补充道:“手里的那把锤子。”

众人:“…………”

你怕不是在拍某恐怖片……

康尧没有陷入昏迷,所以没有扮演的身份,黑户口扮演的是玩具狗,木偶师扮演的是修理工,黄毛扮演的身份是街头的混混,而孕妇则是扮演了袋鼠妈妈。

每个人陷入昏迷之后,扮演的角色似乎都与自己现实中的身份有一定的关联性,但是具体变成什么,似乎是由让他们陷入昏迷的大眼睛来决定的。

大家都介绍完了以后,全都看向白洛,虽然白洛现在身上还穿着女装,但是并未刻意掩饰自己的声线。

其他人发现他是男生以后,也只是惊讶了一瞬,很快就恢复了正常,并且接受了白洛的穿着。

赵老师代替大家问出了问题:“同学,你扮演的是什么?”

白洛:“…………”

充气公主这种身份是能明着说的吗?

白洛静默半秒,委婉回答:“童话公主。”

白洛的回答跟他此刻的穿着打扮简直毫无违和感,众人了然的点了点头,没有多想什么。

分享完扮演的身份之后,他们又开始分析通关出来的方法。

结果分享完了以后,大家才发现,虽然大家进入的场景不同,但是所有人都会被分发一张游戏规则卡片,要求他们按规则完成游戏通关。

但最后,他们都没有按照规则完成游戏,他们之所以能够醒来,全都是因为察觉到了游戏规则矛盾的地方,然后另辟蹊径出来的。

康尧睁大着眼睛,努力消化大家分享出来的情报,心里不禁庆幸,还好他没有陷入昏睡之中,不然就凭他的智商,根本醒不过来啊。

他又不可能像孕妇的胎儿一样呆在孕妇的肚子里,孕妇一通关,就连带着胎儿通关了。

他也不是跟着白洛一起进入光幕的黑户口,能够很幸运的刚好就跟白洛出现在同一个场景里。

归根结底,他的运气真好!

可以分享的情报都已经分享完了,一楼又没有什么可以探索的地方,大家看了看那墙上仍旧专心致志看着电视剧,两耳不闻窗外事的大眼睛,然后开始往旋转楼梯上走去。

他们在下面根本看不到上面的情况,谁也不知道二楼究竟有什么。

一楼是大眼睛,也许二楼是大鼻子或者大嘴巴呢?

赵老师和黄毛走在最前面,孕妇和护士小姐姐几人走在中间,白洛和康尧断后。

因为大眼睛专注的看电视,老电视机被留在了一楼大厅。

随着众人不断的往上走,他们身后的台阶也在不断的消失,赵老师几人见状,更是加快了脚步往上走去。

旋转台阶很长,大家走了约莫五分钟,才走到头。

尽头处是一扇关闭的大门,门上并没有落锁,看样子轻轻一推就能推开。

“小洛,你说二楼会是大嘴巴吗?真要是大嘴巴,不会一口把我们吃进去吧?”

康尧看着前面紧闭的门,稍微有点忐忑。

白洛闻言,低头看了眼自己空空如也的手,喃喃念道:“要是有糖就好了……”

“啥?”康尧懵了。

白洛风轻云淡:“如果二楼是大嘴巴,我就给它喂糖,喂到长蛀牙为止。”

康尧:“…………”

他竟然从来没发现过,他们家小洛竟然是这么坏的一个人,真是太可怕了!

“咔哒——”

走在最前面的赵老师轻轻把门给推开了,出乎意料的,二楼既没有大嘴巴,也没有什么可怕的怪物,而是一片死灰色的草坪和林立的黑色尖顶欧式建筑。

庄园修建得很大,很精致,但给人的感觉却过分的沉重,头顶上的天空灰蒙蒙的像是蒙着一层纱,站在门边迎接他们的女管家穿着黑色的管家制服,脸色灰白,表情僵硬,见到他们,机械的九十度弯腰,然后用尖锐刺耳的声音道。

“欢迎客人们来到夢幻庄园,接下来的七天,将由我来为大家服务,各位有什么需求的话,尽管吩咐。”

“我们刚才是在地底?现在才是地面?”

康尧悄悄的问白洛,这样的预期落差让他感觉有点微妙。

明明在一楼的时候,他就感觉是在地面了,怎么这到了二楼,却还是地面呢。

“刚才也是地面。”白洛看了康尧一眼,接着道:“出去以后,建议你去某直辖市城市旅游一下,玩儿多了就会习惯这种层面落差了。”

康尧愣了一下,随后反应过来:“你说的,难道是那个上楼二十层,结果出来还是一层的城市?”

白洛:“是的。”

康尧:“…………”

女管家带着大家一路往庄园里走去,一边走,一边向大家介绍情况。

“赛克斯先生是夢幻庄园的主人,六天后是赛克斯先生的生日宴,届时会举办盛大的舞会邀请大家参加。”

“在生日宴之前,我会为大家安排礼仪课程,每天晚上会随机抽查三次考试,一次抽查一人,被抽查的人要考试及格才能继续参与第二天的课程学习。”

众人:“…………”

学渣康尧直接崩溃:“如果我做错了什么,请让法律来惩罚我,而不是让我在进入海市蜃楼以后,还要参加考试……”

白洛倒是没什么特别的感觉,他都已经在海市蜃楼里当过充气公主了,现在发生什么状况他都无所谓了。

“考试及格的标准是什么?”白洛问道。

女管家回过头来,从冲着白洛诡异的裂开嘴巴,“满分一百,考试卷面分达到八十就算及格。”

“怎么确定卷面分数呢?是人工批改还是机器扫描?打分之后还可以修改吗?”白洛又问道。

白洛的问题有点多,女管家不太耐烦,笑容收敛,语气也愈发的生硬起来。

“人工批改,红笔打分,分数一经评定不可更改。”

回答完以后,女管家回过了头,走路的姿势愈发僵硬冷漠,浑身都笼罩着一种可怕的气息,似乎只要白洛再多问一句,她就要暴走了。

“哦,这样啊……”白洛了然的点了点头,然后无视女管家的情绪,该问什么还问什么。

“随机抽查可能连续三次都抽中同一个人吗?”

众人:“…………”

大哥你可悠着点啊,否则的话,他们这段路还没走完,就要中道崩殂了。

女管家听到白洛的问话,再次转过头来,她这次没有再回答白洛的问题,只是死死的瞪着白洛,牙齿咬得咯咯咯的响,眼看着就要爆发,白洛见好就收。

“我知道了,谢谢您的回答,您继续带路吧。”

女管家这才罢休,转过身带着大家前往安排好的房间。

“小洛,考试到底会不会连续三次都重复抽一个人啊?”还没开始考试,康尧额头上已经开始不停的冒冷汗了。

他好不容易才热爱上学习,可是对于考试仍旧是诚惶诚恐啊。

“你觉得呢?”白洛反问。

康尧:“…………”

“应该不会有人这么倒霉被连续抽中三次吧……”

白洛:“谁知道呢……”

整个庄园都修建得十分奢华精致,但是整体的格调却是黑白色的,连房间里也是,他们随便往哪个地方一站,拍出来都是一张黑白照片的风格。

这里不像是住人的房间,倒像是专供死人的灵堂。

女管家给他们每个人都安排了一间房,但是黑户口喜欢跟着白洛,根本就没去自己的房间,只是一直跟在白洛脚边转悠。

房间里提供了年份极佳的红酒,两米宽的大床上丝绒的被子柔软舒适。

这个地方,除了颜色让人格外不适以外,似乎并没有什么别的毛病。

白洛盯着这房间打量半晌,总觉得不是很舒服,连呼吸的空气都有些粘稠。

黑户口则是直接就跑到了床边,然后开始疯狂拆被子,一口锋利的牙齿把被子撕扯得稀烂。

白洛也没管他,只是走到了窗户边,往外面看去。

庄园里除了他们,还住着不少其他的人。

这些人看起来像是海市蜃楼里的土著,他们似乎也是来参加赛克斯先生的生日宴的。

白洛他们到庄园的时候,时间本就不早了,就这么一会儿,天色竟然就已经慢慢的黑了下来。

白洛盯着那逐渐暗沉的黑色看了几秒,眉心轻蹙。

女管家说每晚都会随机抽查三次考试,并没有排除今天晚上。

也就是说,今天晚上女管家也会从他们这些人里随机抽查人考试,可他们现在连学习什么课程都不知道,要怎么应对考试?

“叩、叩、叩——”

门外忽然响起敲门声。

白洛去开了门,只见着女管家脸色灰白的站在门口,看着白洛公式化的通知。

“十分钟后到图书馆集合,开始学习今天的课程。”

女管家通知完白洛以后,就离开了。

白洛没再房间里逗留,女管家一走,他就出了门,叫上康尧一起去找图书馆。

庄园里的每一个地方都标注得非常明确,因此白洛没费多少工夫就找到了图书馆。

他到图书馆的时候,赵老师和木偶师都已经到了一会儿了,孕妇、护士小姐姐还有黄毛姗姗来迟,但是都赶上了时间。

除了他们以外,还有不少其他的人,也都在这里等着女管家。

女管家看了大家一眼,也没清点人数什么的,直接就拿出钥匙,转过身去打开图书馆的门。

“多读书可以提高一个人的文化修养,你们今天的学习时间是一个小时,背完这里所有的图书,一个小时后我会过来抽查人参加考试。”

随着女管家话语落下,图书馆的门被完全打开,露出里面的上完排书架以及无法估量的密密麻麻的书籍。

众人:“…………”

“一个小时背完这些书?别说背了,你就给我一百年时间看,我都看不完啊。”

康尧见到满图书馆的书,整个人都绝望了。

“MD,这都是什么鸟语啊,看都看不懂……”

黄毛随手抽了一本书下来,上面的文字歪七扭八的,根本就看不懂写的什么。

其他人也纷纷拿了一本书下来,翻开一看,心底或多或少都有点苦涩。

这图书馆里的书,除了目前比较常见的中文、英语、法语、日语、韩语等,还有不少根本就没多少人知道的生僻语言。

他们现在的问题,除了看不完这些书,没时间背,又多了一个,那就是连看都看不懂!

“这分明就是要我们的命。”

康尧找了个座位坐下,翻开一本书试图认真的看,但是他看着看着,就忍不住睡着了,然后打起了呼。

其他的人也都知道,老老实实看书背诵肯定是不行的,但是目前他们也没想到很好的办法来应对,只能先翻翻书,能看多少是多少。

白洛本来也是想翻翻书的,但是黑户口一见着书就开始狂撕,为了防止黑户口影响到别人看书,白洛只能牵着黑户口离开了图书馆,然后在庄园里到处转悠着遛狗,顺便思考着解决办法。

背完图书馆里所有的书肯定是不现实的。

就算是白洛这样记忆力极好的人,也不可能在一个小时内看到图书馆里所有的书并且背诵下来。

但是海市蜃楼既然出了这么一个看起来不可能解决的难题,就必定有他的意义存在。

这次的海市蜃楼,跟上一次白洛去过的珊瑚村很不一样。

珊瑚村的一切,都是顺着来的,他们从一开始就出现在珊瑚村,然后随着游玩时间的增加,层层剥开笼罩在珊瑚村的迷雾。

可这一次,他们最先开始出现的地方,都不一样。

他们被圈禁在虚幻的意识世界里,直到所有的人都醒过来了,才通过空旷大厅里的旋转阶梯进入到了这座庄园。

他们所处的环境,是跳跃式的,环境之间的关联性很小,唯一的相似之处,大概便是,都有一个正常逻辑下不可能完成的任务目标。

游乐场的不可能完成目标是找出所有的游客并集齐密码。

而这里的不可能完成目标则是一个小时内背诵完所有的书籍并且考试及格。

很快,一个小时的时间就过去了。

白洛提前牵着黑户口回到了图书馆里,女管家按时出现在门口,然后开始随机抽查。

女管家死鱼一样的眼睛在图书馆里的众人身上扫过,然后随机指向了一个躲在角落里尽量减少存在感的人身上,喊道。

“你,跟我来。”

没有办法躲避,那人只能磨磨唧唧的从角落里走了出来,然后跟着女管家去了图书馆隔壁专门用来抽查考试的屋子。

那个人并不是白洛他们这边的人,而是庄园里的其他宾客。

那人被抽查考试的时候,其他的所有人都在图书馆里等待着,谁也不能离开。

考试时间只有十分钟,很快,考试就结束了,屋子的门被打开。

女管家从里面走出来,后面跟着两个女佣,他们一人拽着一只脚,从屋里拖出来一具尸体。

那个进去考试的人,已经死了。

死后,他的手里还紧紧的攥着一张用血色的红笔标注着0分的试卷。

考试不及格,会死。

这是大家都心知肚明的事情。

可是看着那考试不及格的人的尸体被拖出来,大家心里还是五味陈杂。

一时之间,整个图书馆里的氛围,变得格外沉重起来。

女管家又回到了图书馆里,她死鱼一般的眼睛再次从众人身上扫过。

她的目光落在赵老师的身上,赵老师忍不住打了个冷颤,就在他做好心理准备英勇就义之时,女管家的目光却移开了,然后落在了坐在他旁边不远处,抱着狗的白洛身上,喊道。

“你,跟我来。”

白洛:“…………”

康尧担心的看着白洛,刚想举手自告奋勇的去参加考试,白洛就把狗塞到了康尧怀里,然后站起了身来,回答。

“好。”

“小洛……”康尧想说点什么,但是白洛递给他一个安心的眼神,然后就跟着女管家离开了。

康尧眼睁睁的看着那用来考试的屋子门打开,又关上,只能不停的在心里祈祷默念。

“学神白洛,逢考必过!学神白洛,逢考必过!”

考试的屋子布置十分简单,只有一套考试用的桌椅,以及一套批改试卷用的办公桌和办公椅。

考桌上工工整整的摆放了一张试卷和一支答题用的钢笔。

而办公桌上则只放置了一支打分的红笔。

白洛拉开椅子,坐了下去,女管家也走到了办公桌后面坐下,然后开始监考。

考试时间,只有十分钟。

白洛扫了一眼卷面上的题目,嗯,没有一道题是他能看得懂的。

女管家坐在办公桌后面,死鱼眼冷漠的看了白洛一眼,就收回了视线,转而抬起手腕,盯着自己手腕上戴着的表。

“嗒——嗒——嗒——”秒针不停的转动着。

只要十分钟,只要再等十分钟,这个烦人的宾客就可以去死了。

女管家默数着时间,然而,连一分钟的时间不都不到,原本应该正在考试答题的白洛,却忽然站起了身来,拿着试卷走了过来。

“你好,我要交卷。”

白洛把试卷放在了办公桌上。

女管家看了眼白洛的试卷,一片空白,一道题都没有答。

“放弃答题?”女管家问道。

白洛只是安静的看着她,没回答。

女管家冷笑,心想这又是一个蠢货,抬手就准备拿起红笔给白洛打分。

结果她的手还未碰到红笔,站在办公桌旁边的白洛,却忽然抬起手来,抢先一步把红笔拿了起来,然后迅速的在自己的试卷上画下一个大大的100!

女管家:?

白洛放下红笔,拿起试卷在女管家面前晃了晃,笑得人畜无害。

“人工批改,红笔打分,分数一经评定不可更改,我应该没记错吧?”

女管家:“…………”

人工批改:白洛是个货真价实的人√

红笔打分:白洛用的是办公桌上女管家用来打分的红笔√

这100分白洛打得完全没毛病!

分数一经评定不可更改,女管家看着白洛,心里恨得牙痒痒,却又拿他没有任何办法。

“学神白洛,逢考必过!学神白洛,逢考必过!”

康尧抱着黑户口,闭着眼还在不停的默念祈祷着,十分钟的时间,那么短暂,又那么漫长煎熬。

这十分钟,仿佛已经成为了白洛最后的生命时长。

康尧心里默默计着时,精神紧绷得整个人都快要虚脱了。

白洛进去考试简直比他自己进去考试还要让他紧张害怕。

“咔哒——”考试屋子的门开了!

康尧猛然睁开眼,还懵了一下。

这还不到十分钟啊!怎么这门就开了啊!

其他的人也都疑惑的盯着那考试的大门,正当他们在猜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时,就见着白洛慢悠悠的从门内走出来,然后还轻松的朝着他们打了个招呼。

“嗨~”

众人:“…………”

这是考过了?

众人正等着白洛回到了图书馆,就赶紧向他取经考试过关的方法。

结果白洛才走出那考试的屋子没两步,都还没来得及好好呼吸一下外面新鲜的空气,一只灰白的手就忽然从屋子里伸了出来,然后不由分说的就直接把白洛给抓了回去。

女管家冰冷的声音犹如催命的令符,冷酷无情。

“你给我回来,接着考!”

白洛:“…………”

哦豁,他成了那个被连续抽查两次的倒霉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