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装王座[无限]

作者:提笔画骨

天才一秒钟记住总裁小说站网址:www.zongcaixs.cc 总裁拼音+小说两首字母+.cc!记住了吗?

解剖教室的时间流速与校园里的时间流速是一样的,整个解剖课持续了大约一个多小时就结束了,因此白洛从教学楼出来的时候,大约是在下午四点。

天空阴沉沉的,下起了绵绵细雨。

白洛撑开了油纸伞,遮住了头顶的雨丝。

康尧估摸着白洛快要下课的时候,早就站在操场里等着白洛了,这会儿看着白洛出来,就赶紧迎了上去。

“小洛,你怎么提前下……”

最后一个“课”字还没说完,康尧就明显感觉自己的身体好像受到了什么挤压,但那种感觉只有一瞬间就消失了。

这种身体受到挤压的感觉,康尧并不陌生,因为先前他和白洛进出镜门的时候,也遇到过同样的情况。

可是现在,他和白洛是在操场里啊。

“小洛,你刚才有感觉到什么……”

“被挤压的感觉,对吗?”

康尧话还没说完,白洛就接了上去。

两人同时沉默了下来。

也就是这短暂的沉默的几秒钟,两人明显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又被挤压了好几下。

白洛拿出手机,看了下时间,然后发现,现在手机上显示的时间,已经变成晚上七点七分了。

天空飘着的小雨蓦然变成了黑色的,浓烈的福尔马林味道和血腥味混杂在其中,整个学校都被雨水染上了一层黑色的阴霾。

“啊——”

忽然有同学尖叫了一声,大家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就见着原本还好端端的同学莫名其妙的身上的毛发就开始疯长,指甲修剪得圆润的手指也开始变形伸长,变成了尖锐的利爪。

他的身体在不停的变大变高,不一会儿的时间,那位同学就彻彻底底的变成了一个狼人,失去了所有的意识,然后开始发疯,发狂,攻击其他的同学。

但其他的同学身上,也接二连三的出现异状,有的变成了白鼠的样子,满地乱窜,有的返祖变得像猴子一样,随意一跳,就能攀上墙沿。

它们互相攻击,撕咬,整个校园里顿时全都乱了套!

“是雨的问题!”

“是黑色的雨让他们变成这样的,我们快找地方避雨。”

富太太几人身上被雨淋过的地方也开始发痒,然后长出浓密的毛发,但是没有被雨淋到的地方,就还正常。

而白洛因为撑着伞,几乎没有被雨淋到,因此他也是所有人里最正常的一个。

大家都退回到了教学楼里,但是那些发了疯的身体出现异化的同学却并不会因此就放过他们,而是跟着追到了教学楼里来。

狼人尖锐的利爪在墙壁上留下长长的划痕,白洛一看到那划痕,就想到了解剖台上的划痕。

那些痕迹,也是这些狼人留下的吗?

再看这些同学,在变成狼人之后,身高便猛然拔高到了两米,这么一看,跟展览室镜门后面的玻璃箱的高度刚好吻合。

所以,镜门后面的那些玻璃箱里,原本装着的,也可能是狼人这一类身体出现了异化的同学?

“啊啊啊啊!我要疯了啊!!!”

富太太看着自己手臂上浓密的毛发,整个人都快要崩溃了。

死亡不可怕,卸妆也不可怕,可怕的是她是个女人,身上却毛发旺盛!

这简直要了她的命!

“冷静一点。”

白洛捂住了富太太的嘴巴,然后就把人拖到了顶楼上去。

其他几个人见状也赶紧跟上。

整个学校里的学生都迅速的完成了异化,只有他们几个外来的人的身体变化得相对较为缓慢。

他们的理智还尚存。

爬到顶楼,冷风吹得人骨头都在发凉。

因为已经傍晚七点多了,天色很暗,但好在学校里也有不少路灯都开着,因此他们可以看见满学校的学生、老师,但凡是淋到黑色的雨的,全都疯了。

它们攻陷教学楼,攻陷实验室,攻陷宿舍楼,遍布于学校的每一个角落。

“很快,它们就会爬到顶楼来,这所学校里,已经没有安全的地方了。”

白洛看着沿着教学楼的墙体不断往上攀爬的猴人,眉心微蹙。

黑色的雨来得很突然,被异化后陷入疯狂的同学们也完全没有办法交谈,白洛已经不可能再用之前的办法来应对这些被异化的同学们了。

“没有安全的地方,那我们岂不是死定了?”

康尧感觉也很糟糕:“这些怪物的数量太多了,如果我们不能批量处理掉它们的话,就算我们不被它们杀死,也会被它们累死。”

他们是人类,又不是钢铁。

短暂的抵挡一下那些怪物对他们来讲不是什么难事,可要让他们把所有的怪物都打趴下,那真的是要累死人的。

白洛撑着伞,从上往下俯瞰着整个学校的概况。

他们所在的这所学校,就像是一座孤岛,他站在顶楼,也只能看到学校里的情况,而学校则是白茫茫的一片,什么也看不清。

白洛静默半晌,想到了什么,忽然开口道。

“人类很多时候都有一种惯性思维。”

康尧:?

“忽然聊这么哲学的话题干什么?我听不懂的。”

白洛知道康尧听不懂,也不跟他打哑谜,直接就道:“一般情况下,遇到问题,我们就要想办法解决问题,是不是?”

康尧:“是啊,迎难而上,解决问题,是人类的传统美德。”

白洛:“可有时候,我们也可以选择不解决问题,不是吗?”

“你的意思是逃避问题?

康尧好像明白了什么,但随即就又开始纳闷了,“可是逃避问题,问题依然存在啊。”

“这个世界上存在的问题多了去了,但不是每一个问题都会对我们造成影响的。”

白洛指尖轻轻在伞柄上摩擦着,眼帘微垂。

自从进入这所学校之后,他就在不停的解决问题,因为只有解决问题,他才能继续活下去。

可是,这所学校里的问题好像根本就解决不完,解决了一个又来一个。

直到现在,问题已经几乎快要把他逼近死胡同了。

他没有办法解决这些狼人、猴人、白鼠的问题,他没有办法让他们恢复正常,这些被异化的同学会一直攻击他们。

他的前面已经无路可走了。

那怎么办?

既然没路可走,那为何不试试往后退一步呢?

也许,退一步就海阔天空了呢?

“我知道不是每一个问题都会对我们造成影响,可是现在的问题是,这些问题就是会影响到我们的生死啊。”

康尧握着棒球棒,将好几个爬上顶楼的猴人给打了下去。

“只要我们还留在这学校里,就没有办法避开它们的。”

“你说的没错。”

白洛点了点头,然后抬起手,指向学校外面那白茫茫的一片。

“所以,我们要离开这所学校,远离这些被异化的学生。”

刚才白洛已经观察过了,这些被异化的学生学校里的每一个地方都会去,后山也会去,但是没有任何一个学生离开这所学校。

所以,他们只要离开这所学校,就能避开这些发了疯的学生。

“离开学校?”

“要是离开了学校,我们还怎么通关啊?”

“不通关的话,我们还是会死在这里的。”

康尧脑子都不够用了,

“而且,我们要怎么离开学校啊?离开学校不就等于离开海市蜃楼,不就等于通关吗?”

“光幕都没有出现……”

“问题就出在这里。”

白洛抬脚就将一只朝着他扑过来的猴人给踹了出去,接着道。

“这也是我们的惯性思维,我们在这所学校里呆久了,就以为这所学校就是海市蜃楼,离开学校,就是离开海市蜃楼,就需要光幕。”

“可是,如果我只是离开学校,而不是离开海市蜃楼呢?”

“那我是不是只需要从学校的大门走出去就行了?”

“你这样说好像也没错。”

“可是学校外面白茫茫的一片,什么也没有啊。”

康尧看了眼学校外面漫无边界的白雾,担心不已。

“而且谁知道白雾里会不会隐藏着什么更加凶猛的怪物,也许我们一出去,就被咬死了。”

“有可能。”

这一点,白洛也已经考虑过了。

“但是那边是未知的,不知道能不能解决的问题,而这边的是已经确定无法解决的问题,所以,我还是去看看那边未知的问题吧。”

“如果两边的问题都无法解决呢?”

康尧说完就抬手用力拍了一下自己的嘴巴,“呸!乌鸦嘴。”

“如果两边都是无法解决的问题的话。”

白洛顿了顿,笑了:“那就趁早给自己定一副棺材,以后寻找无字药方的任务,就交给大师兄他们了。”

哪有人能一直活下去呢?

在海市蜃楼里混,迟早都是要还的,只是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罢了。

白洛想得通透,心里自然也就没那么多顾忌了。

“等会儿我先出去看看,要是没什么危险,我再回来叫你们。”

话语落下,白洛便从顶楼下去。

康尧见状,赶紧跟上。

“等等我啊,我跟你一起!”

疑惑归疑惑,担心归担心,但是出生入死这种事情,不管搞没搞清楚,他都会跟着白洛一起去的!

校园里的狼人、猴人、白鼠数量都极多,一见着白洛和康尧出来,就立刻追堵了过来。

但白洛身形灵活,武器傍身,康尧体力尚足,加上距离校门口的距离也不是很远,他们不与那些异化的学生们正面对刚,只是躲避,倒也没费什么功夫就到了校门口。

校门口的保安也已经异化了,见到白洛和康尧,喉咙里发出野兽一般的嘶吼声。

两人冲到保安室,康尧与保安缠斗到了一起,白洛按下控制学校大门的开关,就将门给打开了。

外面真的就是白茫茫的一片,什么也没有,没有天,没有地,没有路,什么也没有,好像一切归于混沌。

按照正常的思维,这样的地方真的没有丝毫值得探查的价值,甚至还会赔上自己的性命。

但是在校门打开的那一刻,白洛和康尧还是毫不犹豫的,就冲了出去。

一出去,白洛就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变得轻飘飘的,没什么重量了,好像轻风一拂,就能把他带走。

而康尧则是头重脚轻,凭空走了两步,就栽倒了下去,漂浮在半空中。

倒下之前,他看着白洛,勉强留下一句话来。

“小洛,我好像……要在现实里醒过来了……”

这所学校里的身体,不是他现实里的身体。

他只是在现实里睡觉的时候,意识不小心进来了这里而已。

而现在,他的意识要离开这里了……

康尧说完这句话,白洛的身体也开始变得虚幻起来,紧接着,他的身影就慢慢的消失了。

顶楼。

“老板不是说,如果没什么危险,就回来叫我们吗?”

富太太站在顶楼,看着白洛和康尧一起冲出了学校大门,可是他们的身影在刚离开学校的那一刻就消失了,然后他们就什么也看不见了。

一直到现在,他们在这里都等了一个多小时了,白洛却还是没有回来。

最可怕的是,天上的雨已经越下越大,他们的身体也异化得越来越严重,再这样下去,恐怕再等不到一个小时,他们也会变得跟那些学生一样了。

“不管了,反正呆在这里也是死。”

“不,也许死不了,但是会变得跟这些怪物一样。”

厨师看了眼那些只会撕咬的猴人、狼人们,想了想,心一横,便做出了决定。

“与其留在这里变成这样,那还不如出去死了算了。”“我也赞成离开。”

一直沉默不语、没什么存在感的画师也开了口。

富太太见状,也不纠结了,当下了做出了决定。

“那我们就出去看看吧,怎么说咱们也都是小纸人生物实验室的员工了,要是不找到老板,谁来给我们发工资啊。”

话语落下,富太太又看向身体虚弱得像是随时都会倒下的公主切,问道:“你要跟我们一起出去吗?”

公主切看了看大门的位置,又看了看富太太等人,犹豫片刻,然后摇了摇头。

“不了,我就留在这里吧……”

如果留在这里和出去都会死,那她选择留在这里,再多苟活一会儿,也总好过现在就自己去送死。

如果留在这里不会死,那她变成怪物也行……

公主切坚持留下,富太太几人也没强求,三个人结伴便一起相互扶持着离开了顶楼,直奔校门口去。

富太太她们那边已经过了一个多小时,而白洛这边,实际上才过去几秒钟而已。

他睁开眼,头顶是是一片雪白的天花板,他正躺在白色冰冷的单人床上,头顶上透明的输液管里的液体折射出微亮的光,一丝丝凉意顺着他的血管里往身体里蔓延。

单人床旁边接着的心电仪稳定的跳动着,心跳频率维持在68次/分左右。

整个房间非常的大,躺着上百人,而他的旁边的单人床上,躺着的分别就是富太太、画师、厨师几人,他们的心跳频率也都维持在正常的范围内。

除此之外,已经死亡的曾家父子还有大顺溜冰场的老板也都躺在单人床上。

只是他们的心电仪上显示是一条直线,已经没有任何起伏,而心跳频率也变成了0次/分。

整个房间里,除了排列整齐的单人床以外,还放有不少的环境模型,有学校,有小区居民楼,还有医院等。

这些模型全都被存放在密封的玻璃箱里,背后有一条线,分别连接着一台电脑。

电脑是开启着的,从电脑显示的页面来看,每一台电脑都操控着对应的玻璃箱。

白洛拔掉了手背上的针管,从床上下来,走到那些模型面前,便发现,里面还有不少活动的小人,他们都在井然有序的进行着自己的生活。

其中白洛最为熟悉的,就是学校的模型了。

因为这所学校的模型,正是他刚离开的那所大学。

他在模型里,还能看到许多熟悉的身影,后山的小纸人,顶楼的富太太几人,还有满学校的已经异化的学生。

而此刻,玻璃箱的顶部不停的洒下黑色的水,到了学校里,便成了黑色细雨。

白洛一直以为,学校的小白鼠是试验品,学生也是试验品,可却没想到,原来整个学校都只是一个试验品,而他们这些外来的人,其实也是试验品的一部分。

如果他没有选择从学校大门里出来的话,恐怕永远也发现不了这个真相。

玻璃箱顶部黑色的水还在不停的往下洒,白洛盯着电脑屏幕看了一会儿,操控着鼠标点下一个黑色的图标,玻璃箱顶部洒下的黑色水滴便停了下来。

这个玻璃箱,就像是培养花朵植物的温室一样,可以自由的调解玻璃箱里面的环境气候。

他移动着鼠标,点击了代表太阳的图标,学校里便是一片晴天。

他点击代表雪的图标,学校里就开始飘起了大雪。

他点击代表时间的图标,时间变飞速流逝,或者是缓慢如蜗牛。

“唔——”

身后传来轻微的动静,白洛在学校模型里寻找了一下富太太几人的身影,发现富太太几人已经消失不见了,只剩下公主切一个人留在顶楼被冻得瑟瑟发抖。

他停止了下雪,转过身去。

富太太几人已经醒了过来,看到面前的环境懵了一下,然后便拔掉了手背上的针管下了床来。

“这是怎么回事?”

“我以为我们已经死了……”富太太一边朝着白洛走来,一边忍不住嘀嘀咕咕。

“还好我们选择了出来,不然的话,你都不知道,那学校也不知道是抽了什么疯,一会儿出太阳一会儿下雪的,差点把我整成阴阳人。”

白洛:“…………”

“咦?这不是我们学校的模型吗?”

“这电脑又是什么东西?”

富太太几人很快发现了模型与电脑之间的关联,开始仔细研究。

白洛盯着几人看了半秒,忽然想到了什么,抬手在自己衣服上摸了一下。

什么也没摸到。

小纸人没有跟着他一起出来。

呆在学校里的,似乎是他们被压缩的意识,康尧因为现实里的身体没有进来,所以在离开学校大门后,意识就回到现实里去了。

而他的意识,则是回到了这里。

小纸人也是没有身体的,它只是海市蜃楼里的一只有意识的小纸人,所以,它虽然一直贴在白洛的衣服上,但却并没有跟着白洛一起出来。

小纸人本来就很小,更何况是在被缩小无限倍数的模型里,就更小了。

肉眼几乎都难以看见这些小纸人。

可小纸人也是模型里的一部分,也属于被观察对象,所以一定有什么办法可以清楚的观察到它们才对。

白洛四处找了找,然后找到了一个放大镜。

他拿着放大镜,透过放大镜再看学校模型,没多一会儿,他就找到了独自坐在后山山坡顶上的小纸人。

小纸人双手托腮,头顶遮着一朵芭蕉避雨,目光飘远,神游太虚,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但是看起来很伤心的样子,整张纸看起来都没什么精神。

后山其他的小纸人被黑色的雨水淋了之后,全都变成了黑色的纸人,并且因为身体吸水充足,且吸收的水分还未完全蒸干,又长到了人类的高度。

因为避雨而没有长高,也没有变色的小纸人混在里面,看着就像是一个异类。

本来,大家都是一样的纸人,小纸人又比其他纸人更具有灵识,因此其他的纸人都听它的话。

可是现在大家都变了,只有小纸人没变。

身高压迫、肤色歧视,种种问题顿时就爆发了出来。

眼看着,所有的黑色纸人都朝着小纸人围拢过去,似乎大有将小纸人推翻的趋势,白洛想了想,然后移动着鼠标,点击了下雨的图标。

他操控着玻璃箱,让玻璃箱里下起了小雨,但是这雨下得很绝,并没有覆盖整个学校,而是只覆盖在了小纸人的头顶。

小纸人往哪儿移动,他的雨就往哪儿下,小纸人撑着芭蕉挡头顶的雨,他的雨就横着飘。

总之,无论小纸人怎么避雨,白洛总是能精准的让雨下到小纸人的身上。

小纸人吸了水,很快身体就开始长大,不过十几秒钟的时间,它已经长得比其他的黑色纸人都要高大了。

黑色纸人似乎都有先天条件上的限制,它们吸水会长高长大,但是长到一定的高度之后,无论再给它们吸多少水,它们都不会再长了。

但小纸人不一样,小纸人的身体吸水似乎是无止境的。

白洛一直给它浇水,它就一直长。

长啊长啊,一不小心,这小纸人就长得比学校还高了。

它的脑袋突破了学校的天空,“嗤——”的一声从天幕下钻了出来,然后,就看到了站在玻璃箱旁边的白洛。

小纸人:!

白洛:……

小纸人看到白洛,先是愣了一下,然后整张纸都变得生动起来,它的手贴上密闭的玻璃箱,竟然直接就穿透了过去,然后跳到了白洛的手背上。

它的身体已经变大很多倍了,但是,白洛的身体也变大了很多倍。

因此它呆在白洛手上的时候,还是跟之前一样,就是一只小纸人。

但是,大概是因为房间里的温度较高,又比较干燥,总之,小纸人身体里吸收的水分,很快就被蒸干了。

紧接着,白洛就看到本来就小小一只的小纸人,迅速的又缩小,变得比蚂蚁还要小了。

而小纸人,只能仰着头,眼睁睁的看着白洛的身体变得越来越大,最后变成了……巨人白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