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装王座[无限]

作者:提笔画骨

天才一秒钟记住总裁小说站网址:www.zongcaixs.cc 总裁拼音+小说两首字母+.cc!记住了吗?

白洛把这间隐藏的克隆实验室也在概览图上标注了出来,然后就离开了。

当他离开那间实验室的门口,他的身影便又出现在了富太太几人面前。

富太太惊疑不定的看着突然出现的白洛,问道。

“老板,你刚才怎么突然消失了?”

“这里的空间有点问题,我刚才往回走的时候进入到隐藏空间了。”

白洛简单的解释了一下。

富太太几人都有些讶异,没想到还有这种隐藏空间。

短发女人闻言,却是学着白洛刚才的样子,直接就往回走。

不一会儿,短发女人的身影就消失在了大家面前。

那间克隆实验室,往前走的时候根本看不到,回头看也不会看到,但是当你往回走到它面前的时候,它就会出现在你面前。

富太太几人见状,也跟着往回走,不一会儿几人的身影就纷纷消失。

白洛没再跟着回去,只是留在原地等他们。

不一会儿,富太太几人就出来了。

几人眉头都皱着,显然是碰了壁。

“那间实验室根本就进不去啊……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难道要我们找到什么开关才能打开吗?”

“也许吧。”

白洛回了一句,然后就接着往前走了,根本没有要去找什么钥匙的打算。

接下来的时间里,就没有再发现什么特殊一点的实验室了。

白洛把整个实验楼的概览图都画了出来,然后发现,这整栋实验楼呈现封闭环形的状态。

他们就像是被困在蛋壳里的鸡,除非把这壳给破了,否则根本就没有出口。

可是,白洛也检查过了,这实验室的墙壁都不知道是用什么材料做的,根本破坏不了。

换而言之,他们想要离开这里,只能通过光幕。

然而,他们都把这偌大的实验楼给逛了遍了,压根就没遇到任何的怪物,这让他们连动手,都不知道该对谁动手。

在海市蜃楼里通关,光幕就会出现。

可若是这关都没有,那他们还通什么啊?通下水道吗?

白洛把电脑收了起来,找了个地方靠着墙根就坐下来。

他们已经在实验楼里转了一整天了,既然暂时没有什么离开的眉目,那就先休息一会儿,恢复一下体力和精神力也是不错的选择。

白洛背靠在墙上,低垂着头,盯着自己的掌心,看了几秒,目光忽然就落到了自己的衣服上。

这身淡青色的旗袍做工极好,款式也是极为好看的。

可惜,是女装。

想要换掉。

白洛脑海里忽然闪现过这样的想法。

“老板……”

就在白洛休息的时候,富太太忽然姿态忸怩的走了过来。

“怎么了?”白洛抬眸,看向富太太。

“老板……”

富太太张了张口,似乎是有些不好意思开口,但是又不得不开口。

“那个,都转了一天了,也不见你们上洗手间,你们都不憋的吗?”

白洛:“…………”

白洛在进入海市蜃楼以后,的确很少去洗手间。

因为海市蜃楼里危机重重,大部分时间可能都在逃命,所以白洛一般都会刻意调整自己的身体状态,少吃少喝,减少不必要的生理需求去,其中,尽量少上洗手间也是其中一项。

“那个,老板,我想去一下洗手间来着……”富太太静默了两秒,继续开口。

白洛:“…………”

富太太想去洗手间,为什么要特地来告诉他……

白洛抬手指了一个方向,回道:“洗手间在那边往前走50米就到了。”

“我知道。”

富太太垂在身侧的手指捏了捏衣摆,轻轻呼出一口气来,到底还是鼓足了勇气开口。

“是这样的,老板,我从刚才起,右眼皮就不停的跳,总觉得要出什么事。”

白洛静默着,等着富太太把话说完。

“所以,老板你能陪我去一下洗手间吗?”

白洛:“…………”

“老板,我知道这有点难为情,但是,我心里是真的害怕……”

这里除了白洛,还有画师、厨师和短发女人。

按理来说,她想去洗手间,找同为女人的短发女人陪伴会更合适一些。

可她跟短发女人不熟啊,谁知道短发女人是好是坏。

而画师和厨师虽然也是一起合作过的小伙伴了,但是在富太太心里,还是觉得白洛更靠谱一些。

“老板,你要是陪我去洗手间的话,我保证以后不再给你介绍对象了。”富太太拍着胸脯保证。

白洛哭笑不得,轻声叹了口气,站起身来。

“走吧,我陪你去。”

“谢谢老板!”

富太太闻言,总算是松了口气,然后往洗手间走去。

白洛跟在富太太身后,看着富太太进入了洗手间,而他则是站在门外等候。

不知道是不是马教授对性别始终是有偏见,先前那间实验室里所有的女性尸体都被改造成了男性尸体。

现在这实验楼里的所有洗手间,竟然也只有男性洗手间,而没有女性洗手间。

白洛知道女人上洗手间的时候速度会慢一些,但是他万万没想到,富太太的速度竟然会那么的慢。

他都站在门外等了十分钟了,富太太竟然还没有出来。

里面一直传来哗啦啦的水声,也不知道富太太到底是在做什么。

担心富太太出什么事,白洛便隔着门板问了一句。

“你还好吗?”

“我挺好的,老板,久等了,我马上就出来。”

话语落下,洗手间里的水声就停止了,随后富太太便拉开洗手间的门从里面走了出来。

富太太脸色有些尴尬,身上氤氲着一些冰冷的水气,好像刚才在里面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一般。

白洛也没有探寻别人隐私的爱好,并没有多问什么。

白洛和富太太回去的时候,画师还蹲在地上画画,厨师靠在墙边休息,而短发女人则是不知道从哪儿弄来一根棒棒糖,含在嘴巴里,但她眉心却紧皱着,整个人显得有些烦躁。

短发女人这样的情况,白洛并不陌生,因为当初四师兄贺栗戒烟的时候,就是这般模样。

富太太见状,随口便问了一句。

“烟瘾犯了?”

短发女人闻言,抬起头来看着富太太,愣了一下,然后把嘴巴里的棒棒糖拿了出来,扔进了垃圾桶里。

白洛的目光不动声色的从短发女人身上扫过,随后从她身边经过,走到了画师旁边。

画师的画已经画了一大半了,他低垂着头一直聚精会神的盯着自己的画板,似乎是因为长时间的盯着画纸让自己的眼睛产生了疲劳,他抬起手,中指抵在自己下眼睑的位置往上抬了一下,然后揉了一下自己的眼睛。

旁边,已经累得睡着了的厨师,轻轻的打起了鼾。

白洛的目光沉了沉,突然就转身,往洗手间跑去。

“老板,你去哪儿啊?”

“你们在这里等我,我很快就回来。”

白洛留下这么一句话,然后就迅速的离开了。

他回到了刚才富太太来过的洗手间,洗手间的门还开着,一切都还维持着他和富太太离开的时候的模样。

白洛走了进去,然后发现,洗手间里所有的隔间的门都是开着的,门板的位置都维持在相同的角度,隔间里所有的马桶,马桶垫都是掀上去的,看起来并没有人动过。

除此之外,白洛还发现洗手台上洒了不少的水,地板上也留下了一滩又一滩的水迹,而旁边的小便池,有一个像是刚被冲过水,还湿漉漉的沾着不少水迹。

白洛的眸色,陡然沉了下来。

他们全都中招了!

对手不是没有出现,而是早就已经附身在他们的身上,并且潜移默化的在影响他们的思维,可他们却根本没有察觉到。

白洛抽出自己的油纸伞,就跑了回去。

富太太看着白洛回来,正想跟白洛打招呼呢,结果她一句“老板”还没喊出口,跑过来的白洛忽然就将油纸伞翻转了一下,手掌握着伞尖,就用伞柄在她腹部用力敲了一下。

“老板?”

富太太错愕的看着白洛,但是白洛却已经来不及解释什么,握着伞尖,转身就朝着画师和厨师身上也敲了一下。

紧接着,他便想往短发女人身上也敲一下,但是短发女人的反应很快,白洛的伞柄还没有碰到短发女人,就被短发女人给避开了。

“老板,你怎么了?”

三个人莫名其妙的被白洛打了一下,全都疑惑的看着白洛。

短发女人则是全神戒备的看着白洛,手中握着匕首,似乎是准备白洛要是再动手,她也不会再客气了。

白洛只能停了下来,把油纸伞收了起来。

富太太他们全都看不见,看不见他们的身体里还多了另一道意识体,也看不到被白洛赶出来的意识体。

其实白洛最开始也是看不见的,直到他确定,他们所有的人都被附身了,他才看见,原来大家的身体里,还寄存着另一道意识。

白洛本想跟大家解释一下的,但是他张了张口,却发现自己什么相关的信息都说不出来,只能说一些其他的无关紧要的话语。

“没什么,就是测试一下你们的反应能力而已。”

“神经病。”

短发女人看了白洛一眼,把匕首收了起来,然后转身便离开了。

她已经不准备再继续跟白洛他们一起行动了,反正都不熟,继续一起行动也只会碍事。

白洛看着短发女人离开,也没有阻止什么,只是问了一句。

“你应该从来不抽烟吧?”

短发女人脚步微顿,随后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短发女人的身上没有任何的烟味,先前一起行动的时候,白洛也没有从她身上发现任何有关烟瘾的行为。

但是刚才,短发女人却做出了为了戒烟而吃糖的行为。

当然了,白洛跟短发女人并不熟,也许短发女人只是单纯想吃糖,而跟戒严没有任何关系呢?

但是富太太、画师和厨师,却已经跟白洛一起行动很久了。

因此当他们三人的身上出现一丁点儿异常的时候,白洛立刻就发现了。

首先是画师,画师的视力很好,是不戴眼镜的,可是刚才画画的时候,眼镜感到疲惫,他竟然用手指抵着下眼睑的位置往上抬了一下,这分明是抬眼镜的姿势。

不是长期戴眼镜的人,是不会有这样习惯性的动作的。

然后是厨师,厨师的异常行为非常好辨认,因为先前在学校的时候,他们四个人是一个宿舍的,虽然白洛晚上很少呆在宿舍,但是也知道,厨师晚上睡觉是从来不打鼾的。

可是刚才厨师靠着墙边休息的时候,竟然开始打鼾了。

最后,是富太太。

因为富太太是女人,男女之间还是有一定的距离感的,所以白洛最后才反应过来富太太的异常表现在哪里。

富太太去洗手间上个厕所,上了整整十分钟,出来以后,身上还带了一身的水气。

当时白洛的第一反应就是,富太太该不会是在洗手间里洗了个澡吧?

不过这毕竟是很私人的事情,所以白洛也不会去多问什么。

而事实上,富太太也确实在洗手间里洗了半个澡。

因为她在上洗手间的时候,被附身在身体里的意识潜移默化的影响,有了男人的思维和习惯,使用了小便池,而没有使用隔间里的马桶!

她的身体毕竟还没有被彻底改造成男人,这会儿却有了男人的习惯,显然是十分尴尬而又不方便的一件事情,因此她才会在上完洗手间以后,还洗了半个澡才出来。

所以当白洛发现洗手间里的异常现象,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以后,立刻就跑了回来。

然后,他就看到了附身在富太太几人身体里的意识,然后用伞柄把他们给敲了出来。

但是,白洛却看不到附身在自己身体里的意识。

他确信,自己也被附身了。

因为,他虽然一直都不太待见APP提供的衣服,但是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进入海市蜃楼了,而APP每次提供的衣服功能性都不错,所以后来他也没想过在海市蜃楼里就把衣服给换掉这件事了。

可是刚刚,脑海里似乎就一直有一个声音在影响着他,他穿这身衣服不好,换掉才好。

白洛对女装已经没有什么成见了,所以,这道暗示他换掉衣服的声音,明显不是他自己的意识!

可惜,他看不见附身在自己身体上的那道意识,也没有办法自己将那道意识给赶出去。

但白洛也不是很慌张,因为不用他赶,附身在他身体上的那道意识迟早自己也会受不了离开的。

就像是从来没有发现过自己也被附身了一样,白洛慢慢的放掉了自己对身体的控制权。

他的脑子里什么也没想,但是他的身体却像是有了自己的想法一般,然后就朝着实验室走去。

一般人遇见这种情况,怕是早就慌了。

白洛却像个观众一样,不仅不慌,甚至还起了一丝看好戏的兴致。

白洛看着自己的身体到了实验室,打开了实验室里的专用衣柜,就从里面取出一套白大褂来。

这白大褂白洛并不陌生,先前他们见过的那间实验室里,所有身体被改造过的女性尸体身上穿着的,就是这样的白大褂。

白洛猜测,附身在他们身上的意识,多半就是马教授了。

小纸人进去过的那间克隆实验室,克隆的不是尸体,而是意识。

所以他们都进不去,只有是意识体的小纸人能进去。

而马教授能够同时附身好几个人,也是因为他的意识有好几个克隆体,并且这些克隆体都已经成长到了一定的地步,有了自己独立的意识,不会像刚刚克隆出来的两个小纸人一样,什么选择都是一样的了。

从白洛目前所得到的所有信息分析来看,这马教授对于性别十分执着。

他只接受男性躯壳,不接受女性躯壳,所以如果合格的躯壳里有女性的话,他会把女性躯壳改造成男性躯壳。

并且不接受穿女装,所以会把穿女装的躯壳都换上实验室里的白大褂。

按照正常的附身进度,马教授现在肯定是没有办法轻松的操控白洛的身体来换衣服的。

他只能通过将躯壳原主的一些不引人注意的小习惯慢慢同化成自己的,最后让自己完全取代原主。

可谁能想到,白洛竟然自己主动放掉了对身体的控制权呢?

因此,马教授很容易就拿到了白洛身体的控制权,并且迫不及待的,就想要换掉白洛身上的这身旗袍。

白洛的身体他还是很满意的,很年轻,很有活力,身体素质也是极好,肯定能让他使用好长一段时间了。

马教授把白大褂从衣柜里拿了出来,放在旁边,然后就开始脱身上的旗袍。

只是他的手指在衣服上扒了扒,结果却发现,这身衣服竟然完全脱不下来?

什么鬼?

马教授心里闪过一丝疑惑。

这衣服该不是长在身上的吧?怎么脱不下来呢?

就马教授脱衣服这会儿,粘贴在白洛旗袍上的小纸人察觉到不对劲了。

白洛这脱衣服的动作,怎么不像是本人啊?

正当马教授准备检查一下这躯壳是怎么回事时,呆在白洛左肩右膀上的两张小纸人对视一眼,随后不约而同的,分别粘贴到了白洛的手心。

随后,马教授就发现,他想摸摸躯壳的手臂,结果掌心碰到手臂,他自己的手臂就被尖针扎了。

是的,就是他自己的手臂,他的意识体的手臂被扎了,而不是白洛被扎!

马教授不信邪,又想摸摸躯壳的脸,结果他的脸就又被尖针扎了。

他想整理一下发型,结果脑袋能也能被尖针扎!

这具躯壳好像全身都长满了针,无论他碰哪儿,总会被扎!

身上的衣服脱不下来也就算了,还碰哪儿扎哪儿,这特么真的是个人?

马教授开始怀疑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