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装王座[无限]

作者:提笔画骨

天才一秒钟记住总裁小说站网址:www.zongcaixs.cc 总裁拼音+小说两首字母+.cc!记住了吗?

周围全都是厉鬼们的欢呼声,隔着茫茫众鬼,白洛见到了正从门后走出来的那个男人。

男人穿着黑色的华服,身高腿长,脑后束起的长发一直到腰间,看起来和他根本就不像是一个世界的人。

可偏偏,就是这样一个人,和他有了一张见鬼的结婚证。

男人身上的气场很强,举手投足之间,都带着从深渊里杀戮出来的威严。

众鬼们虽然迫于白洛的压力,壮着胆叫了谢星寒妈,可是当谢星寒从它们身边经过时,刻在它们骨子里的恐惧却让它们忍不住往后退。

所有的鬼,都打从心底里怕极了这个男人。

然而,白洛看着男人,心里却是轻轻松了口气。

他想,他终于来到了真正的酆都,见到了谢星寒。

离婚的事情,终于有着落了。

白洛迈开脚步,就朝着谢星寒走了过去,当走到对方面前时,白洛停下了脚步,谢星寒也同时停下了脚步,简直默契得像是提前商量好了似的。

谢星寒比白洛高,因此当白洛在看谢星寒的时候,还需要稍微仰一下头,而谢星寒看白洛的时候,则需微微俯身垂眸。

这样的画面,看起来本来是应该挺美好的。

可白洛心里想的却是:周围这么多鬼,我就这么跟谢星寒说离婚的事情不太合适,等周围没什么鬼的时候再说吧。

而谢星寒想的则是:小洛为什么天天想着跟我离婚?是我站得还不够高吗?

无论双方心里怎么想,但两个人的确需要一些独处的时间。

于是谢星寒摆了摆手,屏退了两边的厉鬼。

厉鬼们得令,顿时就飞快的跑没影了,眨眼之间,这里就只剩下谢星寒和白洛两个人,

白洛沉吟片刻,斟酌了一下措辞,总算是开了口。

“谢星寒,当初是我草率了,我为我的不负责任道歉,我不奢求你原谅我的过错,但是希望你能明白,我们之间并没有什么感情基础,就这么结了婚不合适,我对你没有那种感情,我不想骗你,也不想耽误你,希望你能考虑一下和我离婚。”

谢星寒垂眸,静默的盯着白洛看了好几秒,然后才缓缓开口,却不是回应白洛的话语,而是问道。

“白洛,你有爱的人吗?”

白洛摇了摇头,如实回答:“没有。”

谢星寒对于这个回答一点都不意外,也没有表现出任何的失落,只是回答道:“我有。”

白洛一听到这句话,就知道要不好,然而,他根本来不及阻止什么,就听着谢星寒接着道。

“并且,我爱的这个人,是你。”

谢星寒这句话说得很认真,他墨色的眼瞳里映照出白洛有些慌乱的模样,低低笑了笑。

“我跟我爱的人结婚本就是求之不得的事情,既然如此,那我为什么要答应和你离婚呢?”

“可是……”

不知道为什么,听到谢星寒这些话之后,白洛突然就不敢再看谢星寒的眼睛了。

他视线偏移,避开了谢星寒的目光,坚持回答。

“可是我不爱你啊……”

“你真的对我一点感觉都没有吗?”谢星寒追问。

“没……”有。

白洛两个字还没说话,站在他对面的男人,却突然就捧着他的脸,倾身吻了过来。

不是很单纯的吻,带着强烈的占有欲与爱意,连呼出的气息,都不再冰冷,而是温热。

“白洛,看着我的眼睛回答我,你真的对我一点感觉都没有吗?”

白洛抬眸,对视上男人的眼睛,刚想说点什么,结果就听见男人笃定的开口。

“小洛,别否认了,刚刚我都听到你心跳加速的声音了。”

白洛:“…………”

谢星寒是狗吗?耳朵这么灵敏……

不过,他的心跳突然变快,真的是因为对谢星寒有感觉,而不是因为被吓的吗?

白洛还没想清楚其中的关联,谢星寒一抬手,周围的场景就变了。

周围不再是空旷的道路,而是一座巨大的寝殿,谢星寒只是按着他的肩膀,把他轻轻往后一推,白洛的身体就不受控制的往后跌坐到了床上。

“虽然,我发现了你喜欢我,但是你自己好像还没有发现,现在,就让我来帮你确认一下吧。”

谢星寒将白洛推到到了床上,接着道:“接下来的事情,如果你感觉非常的排斥,可以随时推开我。”

谢星寒好像要对他做什么奇怪的事情。

白洛向来聪明,对于成年人之间的事情也接受过正常的教育。

可是这会儿他躺在床上,大脑却像是出了故障似的,虽然在不停的思考,但是思考的方向却总是奇奇怪怪……

咦?

谢星寒好像离他有点近,床这么大,谢星寒为什么非要来挤他?

谢星寒脱他衣服了,是嫌他不够冷,想让他冻感冒吗?

谢星寒作为一只鬼,现在手掌却一点都不冰,是刚刚烫过手了吗?

白洛的思绪如同脱缰的野马,越奔越远,而谢星寒还毫不知情。

谢星寒怕白洛排斥,他所有的过程都是循序渐进的,就在他确定白洛并不排斥他的触碰,收回手正准备进行下一步时,一直安安静静的白洛却突然开了口。

“怎么停了啊?”

谢星寒:?

白洛:“你按摩得挺舒服的,请继续吧~”

谢星寒:???

我在给你做按摩?我自己怎么不知道?

而且,衣服都脱光了,你跟我说我在给你做按摩,这……

谢星寒本来是想解释清楚的,可是目光随便往白洛身上一扫,都能清楚的看到他皮肤上的淤青,那是通过酆都第九殿,被锁链束缚后留下的痕迹。

到底还是心疼,谢星寒轻声叹了口气,无奈应道:“好。”

谢星寒的按摩手法自然是无可挑剔的,白洛在进入蝴蝶的门以后,连续通过酆都十殿没有休息过,身体早就已经疲惫不堪了,这会儿好不容易能躺下休息一下,还有一个尽职尽责的按摩师,没两分钟时间,白洛就沉沉的睡了过去。

谢星寒见着白洛睡着了,又继续帮他按摩了一会儿,然后帮他换上了布料舒适柔软的睡衣,这才离开。

酆都鬼城本就是鬼魂们生活的地方,长年累月的不见光。

白洛醒来的时候,也无法判断自己到底是睡了多久。

身上盖着薄薄的毯子,他虽然穿着绵软舒适的睡衣,但是身上并没有多出什么奇奇怪怪的痕迹。

脑子终于恢复正常运转的白洛,这才后知后觉的发现,他好像无意间有点太信任谢星寒了,竟然这么轻易的就在谢星寒面前放心的睡了过去。

寝殿里空荡荡的,不见谢星寒的身影,也不见其他的鬼魂出现,一切看起来都很安静很正常的样子。

但白洛四处打量了一下,又看了看自己身上的睡衣,总感觉有什么地方不太对劲。

好像,是他的睡衣不太对劲……

白洛低头,继续审视自己身上的睡衣,睡衣的布料是纯棉的,很舒适,尺寸大小都非常合身,颜色是浅淡的蓝色,款式很保守,从脖子到肩膀到腿都遮得严严实实的……

白洛正在一条一条的捋,结果耳边就忽然传来一道爆炸的声音,震耳欲聋。

是出了什么事吗?

白洛只能先放弃思考自己睡衣的问题,立刻起身从床上跳了下来,然后往声音传来的方向跑去。

不需要靠近,白洛都能清楚的看到从不远处的屋顶上冒出来的浓烈的黑烟,数万厉鬼惨叫着从黑烟里冲出来,跑在最前面的两个,赫然正是白洛见过多次的黑白无常。

是谁向酆都投放了火药吗?

白洛心存疑惑,抬手就抓住了想要从他身边跑过的黑白无常,然后开口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黑白无常在酆都的身份地位不低,平日里也没什么鬼敢来拉扯他们,这会儿突然被白洛抓住,还愣了一下,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自己是被白洛给抓住了。

白洛的身上,穿着的已经不是先前来的时候的那套衣服了,自家主子和白洛在寝殿里发生了什么事情,已经不言而喻。

更何况……

黑白无常看了看身后的滚滚黑烟,又看了看白洛,心中更加确定了白洛的地位。

他们可以得罪自家主子,但是绝对不能得罪白洛。

没见着他们家主子都为了白洛亲手炸酆都了吗?

于是黑白无常非常老实且迅速的就将整个事情的经过向白洛交代了。

“爸爸,其实也没发生什么大事,就是咱妈想给您做个饭,让您醒了就有饭吃,但是一不小心操作不慎,就把厨房给炸了。”

白洛:“…………”

黑白无常这声“爸爸”叫得可真顺口,听得白洛都不习惯了。

不过,谢星寒怎么就突然想到要给他做饭了?

“砰——砰——砰——”爆炸的声音一声接一声,好像没有要消停下来的样子。

酆都的厉鬼们不明觉厉,只感觉自家主子脾气阴晴不定的,不知道又要搞什么事情了,生怕自己一不小心就成了那个祭天的倒霉蛋,全都躲得远远的,瑟瑟发抖的望着冒烟的地方。

眼见着整个酆都都变得乌烟瘴气,白洛都看不下去了,只能加速往冒烟的地方跑去。

隔着浓烈呛鼻的黑烟,白洛隐约可以看见还停留在厨房里的那道身影。

他找了一张毛巾,打湿了水,然后捂住口鼻,就埋头往里面冲了进去。

整个厨房里浓烟滚滚,锅里烧热的油冒着大火,而谢星寒就站在灶台面前,认真的盯着那口着火的锅。

他看到白洛进来,怕白洛受伤,抬手就将白洛拉到了自己身边,形成了一个真空地带,隔绝了外面的火和烟雾,然后虚心请教。

“小洛,你说,为什么锅里会着火呢?”

白洛:“…………”

“可能是你的油烧太烫了。”

“哦,那我等下就不烧那么烫了。”

谢星寒抬手就把火给灭了,然后换了一口新锅,倒了一桶新油。

白洛看着那满满的一锅油,已经无力吐槽。

上帝给了谢星寒一副令人艳羡的好皮囊,也给了他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惊人实力,但是可能忘了给他正常人的脑子。

哦,不,谢星寒本来就不是正常人,他只是一只鬼。

可是谢星寒有时候连正常鬼的脑子都没有啊……

眼看着,锅里的油温已经烧得刚刚好,谢星寒拿起旁边装着水和菜的盆,就连菜带水的一起倒进了锅里。

“砰——砰——砰——”

这下,锅里没着火了,可是炸出来的油简直都快三丈高了!

白洛:“…………”

“谢星寒,其实你不用特地为我做饭的。”

“小洛,你是在质疑我的厨艺吗?”

谢星寒从小到大都没下过厨,也没吃过正常人类应该吃的饭菜,唯一吃过的人类的东西,可能就是当初白洛给他的糖果。

但是他自认学习能力还不错,只要多尝试几次,他就会成功的做出人类能吃的饭菜的。

谢星寒对自己充满了信心,但白洛却毫不留情的就一盆冷水给他泼了下来。

“我是在质疑你的安全性,我怕还没吃上饭,就先被你给炸死了……”

谢星寒:“…………”

谢星寒看了看周遭被他破坏的环境,对于白洛这话,竟然无法反驳。

白洛怕谢星寒坚持做饭,没再继续说这件事,赶紧就转移了话题。

“我有话想问你,找个安静的地方吧。”

谢星寒倒也没有多想什么,应了一声,就跟着白洛离开了厨房。

厉鬼们见着自家主子终于消停下来了,全都大大的松了口气,然后赶紧灭火的灭火,修复建筑的修复建筑。

当然了,黑白无常也专门找来了会做人类的饭菜的厉鬼,重新给白洛准备食物。

白洛和谢星寒一前一后的走着,白洛对这里不太熟悉,不知道该往哪个方向去,同时,他也还没想好要问谢星寒什么问题。

刚才他那么说,只是缓兵之计而已。

白洛大脑迅速转动着,结果一低头,就又看到了自己身上穿着的睡衣。

“!”

他终于发现自己身上的睡衣哪里不对劲了!

白洛在想着怎么应对谢星寒的时候,谢星寒也在猜测白洛想问什么问题。

白洛好像一直都不太清楚他的身份,也不太清楚黑白无常跟他的关系,以至于先前闹了不少误会。

那他是要先跟白洛解释一下黑白无常的问题呢?还是先解释自己的身份问题?

对了,还有酆都的问题,这里的酆都和先前白洛去过的那个酆不太一样,他要先解释这个问题吗?

谢星寒正在斟酌先解释哪个问题,结果走在前面的白洛忽然就停下了脚步,然后回过头来看着他,就问道。

“谢星寒,你为什么给我穿的是女孩子的睡裙啊?”

谢星寒:!

糟糕!失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