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装王座[无限]

作者:提笔画骨

天才一秒钟记住总裁小说站网址:www.zongcaixs.cc 总裁拼音+小说两首字母+.cc!记住了吗?

“老和尚说,熬夜的孩子会被放入油锅里,早睡的孩子才能……”

白头:???

为什么熬夜就要被放到油锅里啊?早睡的孩子又会遇到什么啊?

白头正听得兴起,可白洛讲故事的声音却已经变得越小越小,越来越模糊。

白洛的睡前故事,成功的让自己困意越来越多,眼看着,就要睡着,耳边却突然传来“砰——”的一声响,随后那紧闭的房门就好像被什么给用力撞开了,紧接着,白洛身下的床垫往下一沉,一具高大的身躯就稳稳的砸落在了床上,躺在了睡在中间的白头的左侧。

白洛:?

白头:?

“小洛,不好意思啊,刚刚手痒跟弟婿切磋了一下,结果不小心没控制好力道,把你的房门给撞开了。”

贺栗站在门口,十分抱歉的用手挠着头,看起来还真像是那么回事似的:“夜深了,你们慢聊,我还有事,就先回房了。”

话语落下,贺栗的身影迅速消失,临走之前还不往把刚刚才被撞开的房门给拉上。

白洛:……

不小心?切磋?

这种鬼话谁信啊!

“小洛……”

偏偏有人演戏上瘾,躺在床上,一副十分虚弱的模样。

“小洛,我好像伤到内脏了,起不来……”

白洛:“…………”

白洛自然是不信这些的,但他要是再把谢星寒赶出去,还不知道这男人今晚又会闹出什么幺蛾子来呢。

他在心底轻声叹了口气,转过头倾身准备关掉床头的灯,结果就听到谢星寒温和的问白头。

“儿子,小洛爸爸是不是你心里最重要的人?”

白头不知道谢星寒爸爸为什么突然问这个,但是谢星寒爸爸既然问了,他就要老老实实回答的。

“是啊,小洛爸爸是我心里最重要的人!”

谢星寒闻言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接着问:“既然小洛爸爸是你心里最重要的人,那你是不是应该好好保护小洛爸爸呢?”

白头:“是啊是啊,我会好好保护小洛爸爸的!”

白洛一听两人这对话,心里就有种不祥的预感,果不其然,下一秒,谢星寒就暴露了自己的真实目的。

“你既然要保护小洛爸爸,那怎么能让小洛爸爸睡边上呢,小洛爸爸是人类,万一半夜不小心滚下床摔着了是会受伤的。”

白头:“是哦,小洛爸爸是人类,半夜摔下床会受伤的……”

但是,小洛爸爸不是已经是大人了吗?大人应该不会半夜摔下床吧?

白头心里有诸多疑问,正准备问出口,结果抬眸就对上谢星寒爸爸充满关爱的眼神,于是话到嘴边,立刻就机灵的拐了弯。

“所以,为了保护小洛爸爸不受伤,我们应该让小洛爸爸睡中间,对不对?星寒爸爸!”

谢星寒得到了想要的回答,对白头的夸奖也是毫不吝惜:“聪明。”

白头也是一个行动派,得出了白洛应该睡中间的结论之后,原本睡在中间的白头就立刻坐起身来,想要睡到边上去。

结果他才刚抬了一下头,就被白洛给按了回去。

“躺好。”

白洛的语气依然温和,但不知道怎么的,白头后背却开始阵阵发凉,本能察觉不妙,白头也不敢再乱动了,只能乖乖的听话躺好。

但是谢星寒爸爸的暗示他也不能完全无视,当白头正想用眼神询问谢星寒爸爸接下来应该怎么办时,结果转头就看到自家谢星寒爸爸被白洛爸爸毫不留情的连人带被子踹下了床。

谢星寒狼狈摔下床,白洛淡淡微笑:“地上和你自己的房间,选一个吧。”

谢星寒:“…………”

他还有得选吗?

睡小洛房间的地板也比自己独守空闺强啊。

认清现实的谢星寒坐在地上抱着被子不敢造次,白头躺在床上乖巧围观不敢求情。

白洛也不管他们了,去柜子里又抱了一床被子出来铺在了床上,然后躺下睡觉。

在床头灯成功关闭,眼前陷入一片黑暗的那一刻,白洛都忍不住悄悄的舒了口气。

这父子俩总算是消停下来了。

*

不知道是睡了多久,白洛在半梦半醒中醒来,黑暗中视线变得很是模糊,可是眼前却不断的有彩色的斑点洒落。

振动着翅膀的蝴蝶优雅的萦绕在床边,白洛原本还有些迷糊的意识一下子就变得清醒过来。

蝴蝶又出现了!

谢星寒不知道什么时候躺到了床上来,白洛却没空去计较这个了。

因为,白洛眼前的世界正随着蝴蝶的翩迁起舞一点一点割裂……

当被割裂的世界再次重组完成的时候,白洛身边是一片巨大的森林,漆黑的夜空中悬挂着半轮明月,可这半轮明月却不是弯月,而更像是被无情割裂成两等分的圆月的一半。

借着着浅淡的月光,森林的模样也映入白洛的眼帘中。

这片森林里的每一棵树,都高耸入云,枝繁叶茂,可奇怪的是,这些树也都像是被什么对等分了一般,只有一半的树身呈现半圆柱体的模样伫立在土壤里。

白洛观察了一下周围的环境,然后开始检查自己的着装,这次进入蝴蝶的门,APP依然没有发出任何提示的声音,但当白洛身处这片大森林的时候,他的身上已经换装完毕了。

与以往格外优雅美丽少女的装扮不同,这一次,APP擅自给他换上的,是特工女装……

黑色的皮衣皮裤完美的贴紧了身上的每一寸皮肤,却因为衣服的质地非常柔软韧性极佳,让白洛活动起来不仅不会觉得束手束脚,反而如鱼得水更加灵活。

这次的服装,好像槽点不多,但,又出现了新的问题,且这个问题不在衣服上,而在于白洛自身。

白洛缩水了。

准确的来说,是他的身体状态变成了七八岁的样子,他现在身高只有一米二,原本一步能到的距离,他现在要走两步……

因为整个身体都变小的原因,原本戴在他无名指上的戒指也戴不住脱落了下来。

好在白洛还能够使用APP,他很快就拿出来了一条细细的红绳把戒指给串了起来固定住,然后挂在了自己的脖子上,塞进了领子里藏好。

森林里的树又高大又茂密,白洛现在还完全处于身高劣势,如果他想要了解这片森林的情况,就必须要爬到树上去。

不过,这可难不住白洛。

白洛抬起右手,对准前方一棵大树的顶端,随后左手搭在自己右手手腕的暗扣上轻轻一扣,附着在黑色手套上的钢爪就带着一条极细的钢丝便从暗扣里弹射了出来,死死的钉进了大树的树身里。

他单手抓住绳索,手腕稍微用力一拉,那弹射出去的钢爪便开始极速的收缩钢绳,白洛便借着这绳索收缩的力道,一路踩着树身往上爬。

几乎没有费太大的功夫,白洛就轻轻松松的爬到了树的顶端,从高处往下看,白洛的视野果然变得宽阔了许多。

可是,爬到树上却并没能让他找到出去的方向。

因为,放眼望去,周围全是一望无垠的森林,好像这整个世界都被树给占据了,根本看不到别的地势面貌。

白洛也不着急,他就坐在树干上,慢慢的观察着。

好一阵儿之后,白洛听到树丛下方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好像是什么人走动的声音。

白洛手拉着钢绳,沿着树干往下滑了一段距离,然后沿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只见着一个满身萦绕着白色雾气的人正跌跌撞撞的往这边走来。

那个人身上的雾气不是很浓郁,但白洛就是看不清对方的模样,只能从对方的步伐大小和偶尔从喉咙里发出来的还未经历变声期的声响判断出,对方大概率是一个孩子。

小孩儿的步伐很乱,整个人身上都散发着恐惧的情绪。

可是白洛观察了一下,这片森林里并没有什么野兽,甚至连虫子鸟儿都没有一只。

“哒——”小孩儿又慌乱的往前走了几步之后,身形忽然就顿住了。

紧接着,“砰——”的一声,倒在了地上,呼吸停止,身上萦绕着的白色雾气也随之消散。

小孩儿死了,更诡异的是,小孩儿的一半身体像是被蒸发了一般迅速消失得无影无踪……

白洛:?

他可以确定,他刚才没有看到有任何东西攻击小孩儿,那小孩儿怎么会突然死亡?

而且,小孩儿消失的那一半身体又是怎么回事?

白洛在树干上停留了一会儿,确保了周围环境的安全性,然后才跳了下去,走到了小孩儿的身边。

距离靠近了很多,又没有了雾气的遮挡,小孩儿的相貌特征也清楚的映入了白洛的眼帘。

小孩儿看起来也就七八岁的样子,身高约莫一米二,剩下的半边眉眼精致且温柔,但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这个小孩儿的模样像是缩小版的萧挽音叔叔!

“萧挽音叔叔?”

“不可能。这不是萧叔叔……”

白洛很快就否定了对方是萧挽音叔叔的可能性,因为,眼前这小孩儿虽然跟萧挽音叔叔长得很像,可他在这小孩儿身上感受不到任何熟悉的气息。

如果是萧挽音叔叔出现在他面前,他不可能一点都感觉不到。

那眼前这个小孩儿的模样,又该如何解释?

白洛又仔细的检查了一下小孩儿的尸体,小孩儿剩下的这一半身体上只有轻微的擦伤,一看就是在森林里走动的时候不小心弄的,除此之外,并没有其他可疑的伤痕,也没有任何中毒的迹象。

没有遇到任何攻击,也没有中毒,难道是突发性疾病吗?

比如心梗或者是脑溢血之内的?

可白洛也不是专业的医生,对此尚且无法做出准确的判断。

从小孩儿身上找不到什么其他的线索了,白洛便把小孩儿的尸体放到了大树下,然后捡来了一些枝丫,将小孩儿的尸体盖住了,又在附近的几棵大树树干上做了标记,然后才离开。

这片森林里所有的树都长得一模一样,并且覆盖范围很广,如果不沿途做好标记的话,很容易就会迷失在这里面。

白洛倒也没有想着要走出这片森林,但至少他要清楚自己走过哪些地方,周围的环境又在发生什么变化。

“呜呜呜……我不想走了,我们根本就走不出去,也找不到大哥和二哥,呜呜……”

前方一米处突然传来小孩儿的哭声。

白洛闻声,正在做记号的手微微一顿。

白洛自认听觉还算敏锐,距离不说多远,但是在有人靠近他身边五米范围之内,他还是肯定能够发现的。

可现在,前方动静竟然在距离他两米的时候他才听到声音!

“你要是不想走,那就哭死在这里好了,我自己去找大哥和二哥。”

另一个小孩儿看着坐在地上哭泣的小孩儿冷言冷语,然后转身就走。

“呜呜……呜呜……”

哭泣的小孩儿哭得更厉害了,但还是挣扎着从地上爬了起来,跌跌撞撞的跟上:“我才不要哭死在这里,呜……我也要去找大哥他们……呜呜……”

两个小孩儿似乎并没有发现正站在大树后面的白洛,朝着远处走去。

从两个小孩儿离开的方向来看,他们似乎是从白洛所在的方向走过去的。

这就奇怪了,如果他们真的是从那个方向走过去的,白洛不可能一点动静都察觉不到。

白洛再次看向自己正在做记号的大树树干,大树树干上他刚才刻下的一半标记还在,并没有任何的改变,也就是说,白洛面前的这棵大树还是刚才那棵大树。

白洛迅速的把标记刻完了,然后去找其他的几棵刚才被自己刻下标记的大树,但是白洛找了好几遍,却发现另外几棵被自己刻好标记的大树已经消失了。

“难道,这片森林里的每一棵树都会悄无声息的移动吗?”

或者是,这片森林里的每一棵树扎根的那片土壤也会跟着移动,所以当白洛在刻标记的时候,那两个小孩儿才会突然出现在白洛附近的地方。

正当白洛准备跟上去追上那两个走远的小孩儿的时候,他却又听到了小孩儿克制的哭声,而且那哭声在距离白洛很近的地方。

果然,这里的大树和土壤会悄无声息的移动,还把刚才走远的两个小孩儿又送回来了!

“呜……呜……”

小孩儿似乎摔倒崴了脚,但是因为小孩儿身上的白雾比死去的那个小孩儿身上的白雾还要浓郁,白洛也看不清小孩儿身上的伤势到底怎么样了,只能听到小孩儿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声音

“我知道你……嗝……早就不想管我了,现在好了……嗝……我走不动了,你自己去找大哥……嗝……让我一个人死……”

“上来吧。”

哭泣的小孩儿本来都已经自暴自弃了,结果却没想到,向来对他没几句好语气的小孩儿却突然背对着他蹲下了身,然后指了指自己的背。

哭泣的小孩儿错愕的愣在了原地,一时之间都忘了怎么哭了。

“你……你……你不是很讨厌我吗?为……为什么……”哭泣的小孩儿结结巴巴的问道。

“怪我命不好,摊上你这么个弟弟。”

另一个小孩儿的语气还是很不好,但却主动伸手把哭泣的小孩儿拉到了自己背上。

哭泣的小孩儿磨磨蹭蹭的趴在了冷漠的小孩儿的背上,含糊不清的嘟囔了一句:“又不是亲弟弟……”

冷漠的小孩儿起身的动作微顿:“我们也不是大哥的亲弟弟。”

“噢……”哭泣的小孩儿恍然大悟:“所以大哥的命更不好,摊上我们几个弟弟!”

冷漠的小孩儿:“嗯。”

冷漠的小孩儿背着哭泣的小孩儿艰难的在森林里行走着,但是步伐却十分坚定。

白洛不远不近的跟在两个小孩儿身后,心里总感觉有些莫名的熟悉感。

那个冷漠的小孩儿,好像三师兄傅越司。

而那个哭泣的小孩儿,白洛记得,小时候四师兄贺栗好像很爱哭来着,虽然后来长大了就变成了那么不靠谱的样子……

如果前面的两个小孩儿真的是傅越司和贺栗,那么,他们口中的大哥和二哥,是不是就是陆青商和康尧了?

白洛越想越觉得这个可能性很大。

蝴蝶的门好像与海市蜃楼有些不太一样。

白洛进去海市蜃楼遇到的是随机的危险与事情,可是蝴蝶的门每次出现,都好像是有一定的针对性的。

比如上一次,白洛进入蝴蝶的门,就遇到了小时候的谢星寒,并且与小时候的谢星寒一起闯过了酆都十殿。

而这一次进入蝴蝶的门,刚开始白洛就遇到了与萧挽音叔叔长得很像的小孩儿,现在又遇见了疑似师兄们的小孩儿。

难道这一次的这个世界,跟萧叔叔和师兄们有关吗?

森林里的大树在不断的移动着,白洛虽然紧跟在两个小孩儿的身后,但还是架不住这里的每一寸土壤都能瞬息移动,没跟多久,白洛就把两个小孩儿给跟丢了。

在知道那两个小孩儿有可能是师兄们的情况下,白洛自然是十分担心那两个小孩儿的安危的。

可森林里大树的移动找不到任何的规律,白洛就算是想去找他们,也是有心无力。

在森林里冒冒然横冲直撞显然是不理智的行为,因此白洛便找了一处隐蔽的地方躲藏起来,继续耐心的观察,争取获得更多有用的线索。

果然,没过多一会儿,周围的大树就又开始移动了,白洛耳边传来好三个小孩儿的脚步声。

这三个小孩儿没有说话,只是沉默的往前走着。

他们的身边也都萦绕着白雾,只是每个人身边的白雾的浓度有所区别。

三个小孩儿走了一小段距离,走在最后的那个小孩儿忽然就停下了脚步,然后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随后,小孩儿身上的白雾消散,显露出来的身体迅速蒸发了一半,只留下一半的尸体还在原地,与第一个小孩儿的死状一模一样!

前面两个小孩儿见到最后那个小孩儿死了,匆匆看了一眼,就加快脚步迅速跑走了。

只是,还没跑几步,跑在最前面的那个小孩儿就也突然的倒下了。

白雾消散,只留下一半的尸体,那一半尸体的模样,与萧挽音叔叔小时候一模一样……

刚刚还是三个人,突然就变成了只剩自己一个人,剩下的那个小孩儿短暂的停留了两秒,然后更加迅速的跑走了。

森林移动,小孩儿跑远了,不见踪影,刚才死去的两个小孩儿的尸体也跟着消失了。

白洛坐在大树上方的树干上,将所有的情况尽收眼底。

这里的每一个小孩儿身上似乎都萦绕着白雾,可白洛打量了自己一番,却根本看不到自己身边的白雾。

不知道是他自己看不见,还是他身边没有。

除此之外,这里的每一个死去的小孩儿,都是萧叔叔小时候的模样,不知道是原本就长这样,还是死亡之后变成这样的。

白洛眉心轻蹙,然后从APP里拿出来一面镜子,观察自己的模样。

镜子里的他,并没有什么异样,但白洛就是感觉不太对劲。

于是他抬手摸了摸自己的五官,然后惊讶的发现,他现在的五官,竟然也跟那些死去的小孩儿一模一样!

为什么镜子里的他,跟他自己用手摸到的模样不一样呢?

为什么他进入到这个世界之后,他的模样会发生改变,变得跟萧叔叔小时候一样呢?

也许,所有进入这片森林的小孩儿,都会变成萧挽音叔叔的样子……

太多太多的疑问萦绕在白洛的心头,他需要重新理一下思绪了。

白洛找了个相对舒服的位置躺在了大树的枝丫上,冷淡的月光透过树叶缝隙挥洒下来,他抬手捂住了自己的眼睛,整个人身上的气息慢慢的变得平静下来。

首先,这里的每一棵树,都只有一半的树身,天上的月亮也只有一半,就连死去的小孩儿,也只能留下一半的尸体。

其次,这里的每一个活着的小孩儿身边都萦绕着不同浓度的白雾,且死去的小孩儿都长得像萧叔叔小时候。

然后,小孩儿们死亡的时候,并未受到任何攻击,尸体上也没有什么致命伤,死因成谜。

最后,白洛已经在这片森林里活动了很长一段时间了,但是他并没有感觉到饿,并且遇见的其他小孩儿身边也没有带任何的食物,也没有发现他们有出现饥饿的症状。

再仔细想想,还有没有漏掉什么细节?

那些白雾肯定不是无缘无故存在的,一定有什么特殊的寒含义。

白洛仔细的搜寻着脑海里的每一寸记忆,就在这时,他的身边,却突然传来异样的动静。

并没有感受到什么恶意,对方似乎并不打算攻击白洛,只是在白洛身边来来回回的移动,白洛按兵不动,维持着原先的模样,打算看看对方想做什么。

“窸窸窣窣……”

好一会儿之后,一只冰冷且硌人的手,搭在了白洛领口的位置,然后指尖探入领口,竟然将他塞进领口的戒指给拿了出来!

对方的目标是戒指!

得出这个结论之后,白洛的本能反应比大脑还要更快一步,睁开眼直接就抬起左手抓住了那只试图将戒指拿走的手,然后愣住。

因为,他抓住的是一只骷髅手,骷髅手手指连接着手腕,没有任何的皮肤组织,看起来森白又冷然。

这只骷髅手也没有任何其他的身体部分,自己就能独立存在活动。

骷髅手被白洛当场抓包,没有丝毫心虚的样子,也没有要挣脱逃走的意思,只是单手向白洛比划手语。

因为只有一只手,就算是比划手语,也有许多困难的地方。

骷髅手比划了好几次,白洛才理解了对方的意思。

骷髅手是在询问他。

[是你的戒指吗?]

白洛不确定骷髅手的意图,便没有答话。

奇怪的是,骷髅手竟然也没有再追问,只是微微弯曲了手指关节,然后在白洛抓着它的手的无名指上轻轻碰了碰。

白洛眉心轻蹙,察觉到了什么。

他低头看向自己的无名指,发现自己的身体虽然在这个世界变小了,手指也变小了,没有办法再戴上那枚戒指,但是他无名指上留下的戒痕却并没有消失!

骷髅手什么也没解释,短暂的沉默之后,就轻轻松松从白洛的手里挣脱了出来,然后化作一缕黑烟消失得无影无踪。

真是一只莫名其妙的骷髅手,突然出现,又突然消失。

而且,那只手,怎么感觉有点像……

白洛正这么想着呢,结果那消失的骷髅手就又突然出现在白洛面前了。

并且高兴的告诉白洛:[我给你带了礼物回来。]

礼物?

原来骷髅手刚才突然离开,是去拿礼物了吗?

不过白洛对骷髅手带回来的礼物并没有什么兴趣,他更感兴趣的是,骷髅手竟然这么轻轻松松就找了回来。

难道骷髅手不会在这随时都在变幻的森林里迷路吗?

白洛正想着怎么把这只骷髅手抓住好好研究一下,结果就见到骷髅手抬手一挥,半空中就撕裂了一道口子,随后吐着舌头的长舌鬼,脖子上缠绕着好几圈绳子的吊死鬼,头发上挂着不少水草的水鬼,嘴巴都咧到耳根的裂口鬼,还有饿成干儿的饿死鬼就“哗啦啦——”的从空间裂缝里掉落出来,在白洛面前堆成了一个高高的小山包。

最后,骷髅手站在这由各种各样的鬼堆成的小山包面前,自豪的向白洛介绍:[这是我从家乡给你带来的土特产,希望你能喜欢。]

白洛:???

骷髅手这家乡的土特产,还真是……

惊【la】喜【yan】啊【j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