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装王座[无限]

作者:提笔画骨

天才一秒钟记住总裁小说站网址:www.zongcaixs.cc 总裁拼音+小说两首字母+.cc!记住了吗?

“第二次见面的时候,你小洛爸爸答应了下次见面会把介绍对象给我带来。”

白洛的身体轻柔的跌落到床上,耳边传来男人低沉的嗓音,是谢星寒正坐在床边在给白头讲睡前故事。

“其实我觉得带不带人来不重要,只要你小洛爸爸来了就好,没想到你小洛爸爸比我还要急躁,第三次见面的时候,直接就要和我拜堂成亲……”

白洛:???

谢星寒又在给小孩儿乱讲什么啊。

白洛想出声反驳,结果仔细回忆了一下,发现谢星寒说的竟然好像没有什么错。

他和谢星寒前两次见面都是在蝴蝶的门里,如果他后面没有再进入蝴蝶的门的话,那么对于谢星寒来讲,他和谢星寒的第三次见面,应该就是他第一次进入海市蜃楼的珊瑚村的时候了。

那一次,好像的确是他主动要和谢星寒拜堂成亲的。

白洛:“…………”

一失足成千古恨,往事不堪回首。

“小洛爸爸回来了!”

白洛刚出现在床上,白头就发现了,原本有些昏昏欲睡的脑子一下子就变得清醒过来,然后掀开被子从床上爬起来就扑到了白洛怀里,脆生生的喊道。

“爸爸!”

白头的脸跟白洛离开之前相比并没有什么变化,但是身体却膨胀了很多,像个圆鼓鼓的气球一样,白洛差点就抱不住了。

看着膨胀得差点让人认不出来的白头,白洛忍不住就问了一句。

“最近吃了什么,长这么胖?”

白头:“…………”

“就,最近很想爸爸,所以就化思念为食欲多吃了点……”

白洛倒也没有嫌弃白头的意思,就是看着白头这样多少有点担心。

膨胀得这么厉害,不会出什么事吧?

就像是明白白洛心中的疑问似的,不等白洛开口询问,谢星寒便回答道:“不用担心,过段时间它把吃下去的怨气消化了就会恢复正常了。”

“那就好。”白洛放下心来,忽然想起自己离开蝴蝶的门之前,留下的那枚黑色的种子。

现在距离谢星寒刚成为鬼王那会儿已经好长一段时间了吧?

不知道这么长的时间过去,那枚种子有没有发芽结果。

白洛刚想开口问问,结果门外就传来轻微的咳嗽声和谈话声。

“咳咳咳——”

“青商,小洛还没有回来吗?”

“谢先生在屋子里等着呢,要是小洛回来了,会第一时间告诉我们的。”

白洛动作忽然顿住,这声音……

他抬眸看向谢星寒,像是在向谢星寒求证什么。

谢星寒轻微点头,算是验证了白洛心中的猜想。

白洛立刻就坐不住了,放下白头,从床上下来就跑到了门边,然后打开了门。

房门外面,陆青商正推着轮椅经过,坐在轮椅上的人一头白发如雪,容颜染上岁月的痕迹,脸色病态一般的苍白,眉眼却极度温柔。

“萧叔叔——”

哪怕在听见声音的时候,白洛就已经猜到了说话的人是谁,可是当他真的看见萧挽音的时候,眼眶还是忍不住微微发酸。

萧挽音叔叔醒过来了!

萧挽音闻声,抬起头来,看见白洛,温柔的笑了笑,然后朝着白洛伸出了手,“小洛回来了啊。”

“嗯,我回来了。”

白洛迈开脚步,走到了萧挽音身边,然后蹲下身,小心翼翼的握住了萧挽音的手。

萧挽音的手很凉,不像是正常人应该有的体温。

他露出的半截手腕也呈现很不健康的灰白色,看不到丝毫血色。

萧挽音的确是醒了过来,可他的身体状况却好像比住院的时候更加糟糕了。

“回来了就好,你不在的时候,我总是有些担心你。”

萧挽音抬起另一只手摸了摸白洛的头,本想再多跟白洛说会儿话,可喉咙却一阵发痒,让他忍不住又开始咳嗽起来。

陆青商见状,立刻就开口道:“萧叔叔,有什么话就等明天再和小洛说吧,今天时间已经不早了,早点休息吧。”

白洛也跟着应和:“是啊,萧叔叔,时间已经不早了,早点休息吧,明天您想和我说多久的话就说多久的话。”

萧挽音感觉得到孩子们对他的担心,见陆青商和白洛都这样说,他也不再坚持,点了点头,应道:“好吧。”

“小洛,我先送萧叔叔回房休息了,等会儿再过来找你。”

陆青商留下这么一句,然后就帮萧挽音推着轮椅离开了。

白洛回到房间,本想先跟被突然放下的白头道个歉,然后就去楼下客厅等陆青商的,结果他还没开口,就见到白头定定的看着他,然后认真问道。

“爸爸,假如有一天,我和爷爷同时掉进水里了,你会选择先救谁?”

白洛沉吟片刻,回答:“从客观角度出发,你掉进水里应该不会有危险。”

白头:“…………”

好吧,它挑选的这个问题不适和用于人类与鬼怪之间。

可就这么放弃,白头心里又很不甘心,于是看了眼旁边站着的谢星寒,又问道。

“那我和星寒爸爸同时掉进水里了,你会选择先救谁?”

白洛认真想了下,回答:“如果你们同时掉进水里了,应该会玩儿得挺开心,我不敢打扰你们。”

白头:“…………”

它终于认清现实,它挑选的这个问题,也不适用于鬼怪与鬼怪之间。

白洛很明显的就感觉到了白头失落的情绪,他只是稍微一想,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于是走了过去,轻轻的揉了揉白头的脑袋,开口道。

“萧叔叔是给予我生命,抚养我长大的恩人,所以遇到危险,我一定会先救萧叔叔,但……”

白洛顿了顿,继续道。

“但睡前故事,我只讲给你听,因为,你是我唯一的孩子。”

“爸爸……”

白头听到白洛说它是唯一的孩子,感动得不得了。

但白洛的睡前鬼故事,就算是它,也可能被吓到啊。

唯一的特殊待遇与鬼故事的惊恐不断的在白头的心中较量,最后,白头努力的想出来了一个既不放弃这唯一的特殊待遇,又不至于被白洛的鬼故事惊吓到的解决办法。

“爸爸,我可以让星寒爸爸和我一起听爸爸讲睡前故事吗?”

谢星寒:“我没意见。”

白洛:“…………”

白头很好哄,不一会儿就睡着了,刚好陆青商也已经把萧挽音送回房间后回来了,于是便跟白洛一起下了楼,而谢星寒则是留在房间里照看已经睡着的白头。

夜已深,陆青商知道白洛离开了这么长时间,回来突然就发现萧挽音醒了过来,心里会有很多疑问,于是长话短说,很快就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跟白洛说清楚了。

白洛这次离开了差不多三十七天的时间,而就在白洛离开的第二十五天,一直以来闭门不出的萧吟月突然找上了陆青商他们师兄弟几个,让他们帮忙准备了很多稀有药材。

再然后,也不知道萧吟月是怎么做到的,反正萧吟月从萧挽音的身体里脱离了出来,然后萧挽音就醒了过来。

只不过醒来以后的萧挽音身体情况却并不乐观,原本只夹杂着几根白发的青丝变成了满头白发,皮肤也愈发的灰白,好像随时都会病死过去。

陆青商他们进不去海市蜃楼,自己的身体也暂时还没发现什么异常,就都留在这边照顾萧挽音,而萧吟月成日不见踪影,只会偶尔在午夜的时候回来去萧挽音的房间呆一会儿然后就又消失不见。

他们不知道萧吟月都在忙些什么,不过每次萧吟月回来之后,第二天他们就会发现萧挽音的情况好像好转了一些。

他们也曾试图与萧吟月沟通,一起帮忙治疗萧挽音的病情,但是除了找药材那次萧吟月跟他们师兄弟几人说过话,后来就再也没有直接接触到过,这让陆青商他们连开口询问的机会都没有。

*

白洛回到房间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三点了,屋里只开了一盏小夜灯,柔和浅淡的光晕将一大半的地板铺满,让整个房间都变得温馨起来。

听到开门的声响,半靠在床头翻看书本的谢星寒便偏过头来看向他,男人墨色的深眸在灯光的映照下显得格外温柔。

谢星寒还没有睡,他在等他。

对上谢星寒的视线,白洛心底忽然就涌起来一道说不清也道不明的情绪,复杂、悸动、矛盾、却也心安。

“睡觉吧……”

白洛轻声说了句,走到了床边,把白头小小的身体往中间移了移,然后躺了下去。

谢星寒等着白洛躺好,才关掉了床头的小夜灯。

房间里的光线一下子全都消失了,变得黑暗。

白洛闭上眼睛,安静的酝酿着睡意。

他很困,也很累,可是,他在心里默数了一千只羊,却还是怎么都睡不着。

他好像难得的失眠了,因为很多很多事情都还没有弄清楚,萧挽音的病情也不知道该如何去治疗。

白洛又在心里默数了一千只羊,还是睡不着,难受的翻了个身,平躺在床上,睁开了眼。

不知道谢星寒睡着没有。

鬼是像人类一样,每天也要睡足八个小时才健康吗?

白洛突然发现,他对谢星寒的了解少之又少。

“谢星寒,你……”

白洛下意识的就想问谢星寒问题的答案,可话才刚出口,他就意识到,现在是深夜,他这样吵别人睡觉的行为不太好。

可没想到的是,他话声刚止住,就听到男人回应的声音。

“怎么了?”

白洛怔了一下,忽然就忘了自己先前想要问什么问题,转而想到了另一件事情上。

“你的伤好了吗?”

他记得他离开蝴蝶的门的时候,谢星寒的伤势恢复还很慢。

谢星寒:“已经完全好了。”

白洛:“嗯。”

话题结束,气氛陷入了沉默中。

隔了好一会儿之后,谢星寒忽然问道:“你是不是睡不着?”

白洛:“嗯。”

谢星寒:“那需要我给你讲一个睡前故事吗?”

白洛:“不用。”

话题再次结束,气氛又一次陷入了沉默之中。

又是过了好久,这次是白洛先开了口。

“谢星寒,你还记得我们之前一起冥想的时候用的那个水晶球吗?”

谢星寒闻言,微微倾身拉开了床头柜的抽屉,然后就从里面拿出一个水晶球来递到了白洛面前:“在这里。”

这黑灯瞎火的,白洛也看不太清水晶球现在是什么样子,于是他将白头的被子微微往上拉了一点,遮住了白头的眼睛,确保白头不会被突然的灯光刺到眼睛,然后就打开了床头的灯。

谢星寒递过来的水晶球还是跟以前一样,是完全透明的颜色。

白洛接过水晶球,仔细的看了一下,结果却发现水晶球跟自己记忆中最后的样子不一样了。

他看向谢星寒,指着透明水晶球中间空空如也的部分,就问道:“里面的那枚种子呢?”

他记得清清楚楚,他离开的时候,这水晶球里凝结了一枚黑色的种子啊。

现在时间过了这么长时间,水晶球里的种子就算没有结出果实,也不应该消失吧?

谢星寒闻言,静默半秒,然后目光缓缓落在了躺在他们两人中间睡得正香的白头的身上,回答:“在这里。”

白洛:?

“你说什么?”

白洛一时之间,竟然有点没反应过来。

谢星寒见状,认真的、一字一顿,又重新解释了一遍:“我说,水晶球里的那枚种子就在这里。”

“白头就是那枚种子。”

白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