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装王座[无限]

作者:提笔画骨

天才一秒钟记住总裁小说站网址:www.zongcaixs.cc 总裁拼音+小说两首字母+.cc!记住了吗?

小哲的疑虑白洛都看在眼里,但这件事,还真不好解释。

就在这时,站在一旁的谢星寒却突然开口。

“带他去看看也无妨。”

白洛有些意外:“可以吗?”

谢星寒点头:“可以,我让白无常带他去。”

白洛:“好。”

小哲听着白洛的话语,看看白洛,又看看白洛旁边的一团空气,心脏紧张得都快要跳出嗓子眼了。

白洛刚刚好像又跟他看不见的什么东西说话了吧!

难道白洛同学也不是人吗?

小哲心中正惊疑不定,却听到白洛开口问道。

“你胆子大吗?要是胆大,我可以带你亲自去确认一下你母亲的情况。”

小哲:?

“亲自确认?”

难道白洛要杀了他,让他去黄泉下见妈妈吗!

“白洛同学……我……”

小哲显然不是一个特别会隐藏情绪的人,心中诸多想法几乎都表现在了脸上。

“我还年轻,还想多活几年来着……”

“我妈也跟我说,要珍惜生命……”

小哲脸都白了,白洛见状,有些无奈,立刻解释。

“你误会了。”

“我没有要你命的意思,只是带你去看一下你母亲现在的生活情况而已。”

小哲反复确认:“只是去看看?不是把我永远留在那边?”

白洛:“嗯。”

“等会儿你按照我说的做……”

小哲将白洛吩咐的话语谨记心中,然后就站到了旁边几乎不会有人注意到的角落里,闭上了眼睛,静静等待。

白洛真的能带他去见母亲吗?

就算是此刻,小哲心中也仍旧是疑惑的。

他忐忑的等待着,身边的声音好像突然就静止了下来,紧接着,一阵阴冷的风拂过脸颊,随后耳边传来轻微的锁链碰撞的声音。

未知的,永远都是最可怕的。

小哲害怕得想要睁开眼睛,但是想起白洛的叮嘱,就硬生生的克制住了睁眼的冲动。

白洛说了,在没有听到指令之前,不能随便睁眼,否则他的魂儿会被勾走的。

“哒、哒、哒、”

锁链碰撞的声音越来越清晰,随后小哲就感觉到自己的双手好像被什么给拴住了。

他完全不敢动弹,直到听到一道陌生而冷淡的声音:“跟我来。”

他不用辨别方向,也不用思考,他的身体就像是被锁链牵引着一般,朝着某个方向走去。

好像走了很久很久,又好像才走几步路,牵引着他身体的锁链终于停了下来。

小哲紧张得手心里冷汗直冒,可他始终谨记着白洛的叮嘱,不敢睁眼,直到听到对方的声音:“可以睁眼了。”

小哲这才小心翼翼的睁开了眼,出现在小哲面前的,除了他能看见的白洛以外,还有无数块电视机屏幕大小,且标注着详细的日期和时刻的显示屏,而这些显示屏上的影像全都是他的母亲。

当然了,这些摄像头拍摄的地点和位置,被拍摄者都是知情且同意的,且都属于公共场合。

至于非常私人的画面,是不会出现在这些显示屏上的。

2021年8月28日,上午十点整,富太太拿着小哲在她头七的时候烧的最新款水果手机去了美甲店,开开心心的做了个指甲。

中午十二点至两点进行午睡,下午三点至五点约了刚认识的几位阔太太一起逛街买包,然后傍晚六点又约了几位牌友一起打麻将,直到深夜才回到住处。

2021年8月29日,上午十点整,富太太去了酆都最好的美容馆做SPA,中午十二点至两点午睡,下午三点至五点,跟正在追求她的大长腿帅鬼一起去看了电影,傍晚六点与牌友们再次相聚棋牌室。

小哲:“…………”

看完自家母亲最近黄泉下的生活近况,小哲心中只有一个想法。

母亲每天的鬼生都过得相当惬意,压根不需要他瞎操心!

而且,母亲好像又给他找了个后爹,估计也不太需要他这个儿子的陪伴了……

小哲的体质偏阴,在酆都久留的话,可能会变成真的鬼魂,因此当他确定他的母亲过得很好之后,就被白无常给送了回去。

而白洛则是留了下来,去确认了一下厨师在酆都的生活状况。

当初和白洛一起从海市蜃楼里出来的富太太、厨师和画师三人,现在富太太和厨师都死了,只剩下画师还活着。

好在酆都的生存环境还是很和谐的,对于他们这些初来乍到的新鬼也十分友好,这让白洛放心了不少。

不过,除此之外,白洛还发现了一个奇怪的地方,那就是富太太和厨师的后颈上,都有一块蓝色的印记,散发着不祥的气息,看起来格外刺眼。

“他们后颈上的蓝色印记是什么?”

白洛观察了一下其他的鬼魂,发现其他的大部分鬼魂身上,都没有这个印记,只有少部分鬼身上有,且蓝色印记的大小深浅不一。

“是被海市蜃楼腐蚀的印记,也就是你们认为的诅咒。”

谢星寒抬起手来,掌心微光盈动,一本薄薄的黑色小册子就呈现于他的手中。

“进入过海市蜃楼的人灵魂会被腐蚀,进去的次数越多,灵魂腐蚀的速度就会越快,被腐蚀的面积也会越大。”

“当他们的灵魂被海市蜃楼腐蚀到一定的程度之后,将无法再修复,死后也不会进入酆都转世,而是从此烟消云散。”

白洛一直都知道诅咒的存在,可现在却是第一次真真切切的看到诅咒本身。

富太太和厨师后颈上的印记看起来面积还不算大,可是颜色却非常深,白洛甚至怀疑,谢星寒所说的侵蚀面积,并不是指的他们灵魂表面上被侵蚀的面积,而是内在的,无法用肉眼直观的看到的内在侵蚀面积。

很快,谢星寒就证明了白洛心中的猜想。

谢星寒翻开了手中的小册子,指着其中一页红色的名单让白洛看。

“生死簿上记载着每个人的名字,当人死后,名字就会由黑色变为红色,正常情况下,每一只鬼的名字颜色都是相同的,但是当这只鬼的灵魂受到侵蚀以后,他的名字颜色就会变淡。”

白洛很快就从谢星寒翻开的那一页上找到了富太太和厨师的名字,然后发现这两人的名字的颜色几乎已经淡得快要看不见了,也就是说,他们的灵魂已经被海市蜃楼的诅咒大面积侵蚀了!

白洛眉心紧紧蹙起:“他们……”

“不用担心,他们还能进入酆都,就说明他们的灵魂还有能够修复的可能性。”

“我已经吩咐下去了,但凡是因为海市蜃楼的诅咒而死亡的人,只要是还能进入到酆都的,都可以在酆都停留到灵魂损伤修复以后再入轮回。”

这也算是个好消息了。

因为,当他们受损的灵魂修复以后再进入轮回的话,他们的下一世就不会受到这一世的诅咒的影响了。

海市蜃楼诅咒的印记只有死亡之后才能看见,白洛和师兄们现在都还活着,根本看不到后颈上的印记,生死簿上的名字的颜色也不会改变,也不知道他和师兄们的灵魂被侵蚀到什么程度了。

不过,这生死簿虽然看不了他们被诅咒腐蚀的程度,但是却可以看活人的寿命。

不知道他能不能在这生死簿上面看到师兄们的寿命?

白洛抬眸看向谢星寒,指着他手中的小册子,就问道:“这小本子,可以借我翻翻吗?”

谢星寒相当干脆的就把生死簿合上递到了白洛手上:“可以。”

这生死簿,看着明明只是薄薄的一本,可是到了白洛手中,他却突然感受到了极为厚重的分量。

白洛掂了掂手中的生死簿,直觉让他没有莽撞的就翻开。

“这本子给我随便翻,对你不会有什么影响吧?”

谢星寒神色如常:“如果是外人,就有,但你是我夫人,你翻就等于我翻,所以没有。”

白洛:“…………”

这话听起来就不太靠谱。

白洛思虑再三,还是选择了放弃翻看,然后把生死簿还给了谢星寒。

“下次再翻吧,时间不早了,我要回去了。”

“爸爸——给我翻翻看呀——”

白头已经盯着谢星寒手上的那本小本子看很久了。

看起来像是个很厉害的东西,好想玩一玩。

“你不可以。”

谢星寒毫不犹豫的就拒绝了,然后把生死簿收了起来。

白头:?

“为什么我不可以呀?”

“爸爸,我不是你儿子吗?我们也是一家人,我翻不等于你翻吗?”

谢星寒面无表情:“不等于。”

白头:“……”

终究是我错付了。

白头:“爸爸你偏心。”

谢星寒:“这有什么不对吗?”

“…………”

白头无言以对。

“啪——啪——啪——”

突然有什么破碎的声音响起,随后就只见着细密的黑色尘埃不断的从谢星寒的手里溢散出来。

谢星寒眉心轻蹙,摊开掌心,生死簿在掌心若隐若现,那些细密的黑色尘埃正是从谢星寒掌心里的生死簿里溢出来的!

“发生什么事了?”

白洛还不太清楚,生死簿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

那些溢散出来的黑色尘埃,好像生死簿上的名字……

谢星寒语气冷沉:“生死簿上活人的名字正在大量消失。”

活人的名字从生死簿上消失有两种情况。

一种是像白洛这样的,名字消失了,但人还活着。

另一种是,名字消失,人也死了,并且是烟消云散,再也没有来世。

白洛这样的存在毕竟是极少数特例,所以,现在生死簿上大量的名字消失,只能说明现在正有大量的活人灵魂在彻底消散。

白洛:“我心里有种很不好的预感,我们出去看看。”

“好。”谢星寒打开酆都的门,然后抱着白头,就和白洛一起离开了酆都。

再次回到现实的世界,头顶烈日正晒,街道上人群熙熙攘攘,看起来一切正常,可谢星寒手中的生死簿上的名字,却依然在不断的消失。

他偏过头看向站在身旁的白洛,然后发现白洛眉心紧蹙,目光定定的盯着远方,似乎在看什么东西。

“你看到什么了吗?”谢星寒问道。

白洛紧抿着唇,好一会儿才回答谢星寒的话语,“这个城市,有一半的天空被黑夜笼罩了……”

是的,在旁人眼中看起来格外正常的城市,此刻在白洛的眼中却是一半艳阳天,一半被黑夜笼罩。

艳阳天的那一半城市生活安稳祥宁,人们生活如旧。

可被黑夜笼罩的那一半城市,却已经被高耸入天的大树刺穿,发散的枝丫上挂着的全都是人的尸体。

街道上依然人来人往,他们专注的做着自己的事情,好像完全看不见那些被树枝挂着的尸体,也没有发现自己已经活在了黑夜中。

最重要的是,那些活着的人身上,开始萦绕着白色的雾气,简直跟当初白洛在蝴蝶的门里看到的情况一模一样!

是那个戴着月白色斗篷的人做的!

当初谢星寒和月白色斗篷两败俱伤,谢星寒回到了酆都养伤,月白色斗篷也从此消失在没有出现过,时隔多年,没想到现在又出现了。

白洛:“我过去看看。”

话语落下,白洛迈开脚步就朝着黑夜的那一半城市跑了过去。

“我跟你一起去。”

谢星寒见状,立刻跟上。

可是跟了几步之后,白洛的身影忽然就从他眼前消失了,他再往前走,却仍旧停留在正常的世界里。

“谢星寒?”

身后的谢星寒刚消失,白洛就发现了。

他停下脚步,回过头,他仍旧能看到另一半的城市在正常的运作着,只是却找不到谢星寒的身影了。

他和谢星寒,大概是被什么结界给分离开了。

身后,空气忽然凝滞。

白洛眸色微冷,侧身避开,一只手掌便贴着他的肩膀擦了过去。

白洛稳住身影,抬起头来,便看到了那熟悉的月白色斗篷。

“果然是你!”

白洛四下看了看,抓起路边一把扫帚,折断了下端的帚穗,握着帚柄就朝着月白色斗篷攻击了过去。

月白色斗篷游刃有余的避开了白洛的攻击,伸出手来,却不是攻击的姿势,而是想要抓住白洛。

白洛和月白色斗篷依然存在着力量上的差距,月白色想要杀死白洛不算难事,可想要活捉白洛,就不是那么容易了。

白洛跟月白色斗篷交手数次,始终感觉束手束脚的施展不开。

于是当他又一棍子被月白色斗篷抬手挡下来之后,白洛当机立断就往后退了好几步,与月白色斗篷拉开了距离。

他为什么会感觉施展不开呢?

是因为这里是城市吗?

不对,当月白色斗篷出现的时候,周围的人群就已经无意识的远离这里了,他们现在所处的位置除了破损的建筑物和参天大树之外,并没有什么其他的障碍物。

白洛仔细的排除了一下周围的原因,然后在低头看到自己身上的衣服的时候,终于发现了问题所在。

现实世界是非常安稳且有秩序的,白洛在现实世界里几乎没有参与过任何的打斗。

他的每一次战斗,要么是在海市蜃楼,要么是在蝴蝶的门里。

而在这两个地方,他穿的都是女装!

他已经习惯穿女装战斗了,所以现在穿着现实世界的休闲服装,反倒是觉得束手束脚的施展不开了!

白洛:“…………”

发现这个事实的白洛稍微有些绝望,不过他也很快就调整好了自己的情绪,然后试图启动APP。

也许是因为这半边的城市被月白色斗篷操控已经变得不正常了,所以APP里的服装他也非常顺利的就调用出来了。

月白色斗篷只觉得站在面前的白洛身上白光一闪,随后白洛身上的衣服就从简约风的休闲套装换成了一袭素白的束腰长裙。

月白色斗篷:“…………”

这是这个世界上新出的全息换装游戏吗?

月白色斗篷有片刻的晃神,白洛刚换了衣服,正是状态极佳的时候,趁此机会,握着手中的长棍就朝着月白色斗篷侧腰打去。

月白色斗篷立刻侧身避开,可白洛却在即将到达的前一刻改变了长棍的方向,转而去挑开月白色的斗篷!

“哗啦——”

白色的斗篷从那人头顶上跌落,可白洛还没来得及看清对方的模样,一只手掌却突然用力拍在了白洛的胸膛。

“噗——”

白洛只感觉到胸膛一阵气血翻涌,喉咙里涌上一股腥甜,随后他的身体就倒飞了出去,重重的撞在了后方的大树上。

“沙沙沙——“他的身体沿着大树树干不断往下跌落,尖锐的枝丫将他的裙摆都刮破,原本长到脚踝的裙摆瞬间被撕扯到了大腿根部。

“砰——”的一声,白洛的身体重重的跌落到了地上。

等到他从地上爬起来,月白色斗篷已经重新将斗篷戴好了。

月白色斗篷真的太强了,先前跟白洛的打斗一直留有余力,连被他制造出来的环境里的大树枝丫都能把白洛的裙子刮破。

要知道APP提供的衣服布料向来特殊,连海市蜃楼里的怪物都抓不破。

但,因为对方太强,白洛就会害怕吗?

不!白洛只会越战越勇,他今天非得看清楚这藏头露尾的神秘人长什么样不可!

白洛抬手,用拇指擦去了嘴角溢出的鲜血,捡起地上掉落的木棍,再一次朝着月白色斗篷攻击过去!

“你不是我的对手。”

月白色斗篷出声提醒,但白洛根本不闻不问,甚至连防守都完全放弃,只是全力进攻,并且找准一切机会试图再次将斗篷掀掉。

“砰——”

白洛又一次被打飞回去重重摔倒在地上,但他就像是完全感觉不到痛一般,很快就又从地上爬了起来,再次朝着月白色斗篷袭去。

差一点,只差一点,他就能达到目的了。

与白洛疯子一般的攻击行为完全不同的是,白洛淡色的眼眸里情绪冷静得可怕。

他手中的长棍再一次朝着月白色斗篷的头上挑去,月白色斗篷抬手格挡,下一秒,白洛手中的帚柄尖端却突然伸出来一截锋利的刀片,顺着月白色斗篷的袖子就一路划到了他的手背上!

白洛这一次的目的,是要让月白色斗篷受伤!

月白色的袖袍被锋利的刀子割破,手臂上被刀锋划过的地方留下深深的痕迹。

月白色斗篷的手臂并没有流血,被划破的地方充盈着浓郁的白雾,正在修复伤口,可白洛的这般行为却明显激怒了月白色斗篷。

月白色斗篷反手抓住了帚柄,就将白洛给扔了出去。

白洛的身体不受控制的往后倒飞出去,堪堪落地之后,踉跄着往后退了几步,眼看着就要摔倒,一双手却突然凭空出现,稳稳扶住了白洛的腰。

是谢星寒找来了!

月白色斗篷见状,毫不恋战,转身就走。

“别跑!”

白洛站直了身体,就想去追,肩膀却被谢星寒抓住。

“别追了。”

谢星寒脱下了身上披着的外袍,拢在了白洛的身上,将白洛的身体遮得严严实实。

“可是那个人手上的伤很快就会恢复,我们要是不抓住这个机会,等时间长了可能就很难去确认对方的身份了。”

白洛好不容易才在对方身上留下疤痕,就这么把人放走了,着实有些不甘心。

谢星寒垂眸,看了眼白洛被遮掩在外袍下面已经短得连大腿根都遮不住的破烂裙摆,深眸里杀意翻涌,可面对白洛却依然语气温和,带着些许轻哄的意味。

“乖,咱们下次穿长一点的裙子再追。”

白洛:?

“我的裙子是防走光的!”

谢星寒态度坚决:“那也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