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为崽崽氪金吧!

作者:闻声有无

天才一秒钟记住它www.11zw.cc更短更小,若被各大浏/览/器/转/码阅读,可返回到本站继续阅读,记住了吗?

傅年年第一次来到福利院。

这是一个看起来相当陌生的地方,在他和楚淮舟相遇以来,傅年年第一次接触到这样的能看出几分陈旧的建筑。

他难免觉得好奇。

今天到这儿来的傅年年,是作为福利院里的小孩子们的玩伴——他本可以当老师,但因为傅年年并不知道该教他们什么,所以他今天只是来看看的。

车停在福利院门口的时候,楚淮舟这样和傅年年说道:“年年在这儿试试看,若是你喜欢这里,以后都可以过来帮忙。”

在楚淮舟看来,这的确是最适合傅年年的地方了,能给予傅年年做自己想做的事情的地方。

楚淮舟甚至没送他进去。

“这里的孩子很多都认识我,他们都很聪明,若是看到我送你进去,我不能保证他们是喜欢你还是因为我喜欢你。”楚淮舟揉了揉傅年年的头发,缓声道。

有些孩子是天生聪慧,但也有的,是后天的经历逼迫出来的,他们比任何人都敏锐,知道讨好谁,能给自己带来好处。

哪怕是那些年纪很小的孩子也是一样。

这种敏锐,在大人的眼中,就是聪明、懂事、乖巧的代表。

傅年年有些不赞同地看了楚淮舟一眼,嘟囔道:“我和好多崽崽的关系都很好,我和这里的崽崽关系也一定会很好的,才不像你说的那样呢!”

看傅年年不服气,楚淮舟无奈笑笑:“好好好,还不进去嘛?”

傅年年“哼”了声,正要下车的时候,突然松开了拉开车门的手,扭过头又去看了楚淮舟一眼。

似乎是见他毫无反应的样子,傅年年噘着嘴有些不高兴地道:“都跟我一起睡觉了,还不记得分开之前要给个亲亲吗?”

楚淮舟被傅年年着突如其来地一句话给弄得呛到了。

他自然还记得,这话是《我超喜欢你哒》里面的台词,但是……人家的睡觉和傅年年此刻的睡觉可不是同一个意思。

在楚淮舟努力平复呼吸的时候,傅年年深深地叹了口气:“算了,还是我自己来!”

他凑上去,在楚淮舟的脸颊上重重地亲了一口,然后才心满意足地下了车,绕到后面去搬他给福利院的小孩子们带的好吃的。

王阿姨帮他做的鸡蛋糕和小蛋挞,全都被傅年年打包装在了盒子里。

楚淮舟本想给傅年年直接订了送来的,但是傅年年说第一次见面,自然是要准备自己真心准备的礼物——王阿姨做蛋糕的时候,傅年年也去厨房帮忙了。

四舍五入,那就是傅年年出了力的,自己做的蛋糕!

傅年年费劲地把两个大袋子都拎了出来,刚才亲楚淮舟的时候还没脸红,现在拎了两个袋子脸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红了。

傅年年:“好重啊!”

楚淮舟:“……”

楚淮舟都在想要帮傅年年把吃的都搬进去的时候,被傅年年义正严辞地拒绝了!

“我自己来!”傅年年飞快地朝大门口跑了两步,“崽崽们都会喜欢我的!”

他跑得快,连车门都没关。

好在他才刚走进福利院大门,前不久刚接到楚淮舟电话的院长正小跑出来。

那是个胖乎乎的中年女人,看着就让人心生好感的那种,在通过车窗和楚淮舟打了个招呼,就非常快地接过了傅年年手上的袋子,替傅年年分担了重负。

傅年年是不认识他的,但是院长和王阿姨一样,都让傅年年忍不住放下戒备。

再加上……

“诶呀,来看小孩儿就看小孩儿,带什么东西呀!咱们这儿什么都不缺,好得很!”

她一边说,接过傅年年手上东西的动作却半璼鬴点没停,甚至还有种直接“抢”过去的霸道感,傅年年还是头一次遇到这么热情的人,根本无法招架。

他有些茫然地回头看了眼楚淮舟,下一秒,院长已经把一手拎两个袋子,空出那只手来拉着傅年年快步朝院里走去,同样没给傅年年考虑的机会。

傅年年:诶?

楚淮舟就这样目带笑意地看着傅年年被带进了福利院,开车照常去公司工作,只等着晚上下班的时候早早地过来接傅年年回家了。

到底出楚淮舟带来的人,院长自然是要好好招待他的。

傅年年到这儿的时候,福利院的孩子们正起床洗漱准备吃早餐。

到底是小孩子,还不要他们那么早起床,也能睡睡懒觉。

不过这些孩子中那些年纪大的,早就已经起床帮着福利院的阿姨们准备起早餐来了。

院长拎着手中沉甸甸的袋子,不着痕迹地打量了下傅年年。

楚淮舟和傅年年的那些事,就算是他也有所耳闻,他自然是知道傅年年的,但他不知道傅年年为什么要来这儿。

养尊处优的小少爷,哪怕看着再软绵再温和,也不像是会来这儿体验生活的样子。

但这只是她心中下意识的想法,再多看几眼傅年年,她便忍不住又为他辩解,他看起来就像是个好孩子,是心地善良的人。

她清了清嗓子,难得没有用平日里大大咧咧的嗓门讲话:“我们幸福福利院是楚氏集团赞助的福利院,因为他们每个月都会拨款过来,所以这里的孩子算得上是所有福利院中条件最好的了。你看,宿舍里还有空调呢。”

院长带着傅年年进去的时候,屋子里暖融融的,一帮小豆丁正在穿衣服,约摸有十几个,一时间显得闹哄哄的。

几个年纪大点的小女孩正在小床间来回穿梭,帮她们的弟弟妹妹们梳头发,整理衣服。

在看到院长的时候,这些小豆丁们都分外乖巧地喊了声“院长阿姨早上好”,然后,那些黑漆漆的单纯的眸子就落在了傅年年的身上。

“哥哥好!”

“姐姐好!”

两种截然不同的声音在房间里响起,喊话的小孩子们惊讶地看了看对方,然后试图去说服自己的小伙伴。

“他就是哥哥,才不是姐姐呢!哥哥长得好看!”

“胡说,姐姐才会留长头发,她是漂亮姐姐!”

几个年长的小女孩手忙脚乱地去捂自己弟弟妹妹的嘴,而院长也有些尴尬地看向傅年年:“小孩子们不懂事。”

出乎她预料的是,傅年年并没有生气,他脸上甚至还带着笑容。

“刚才是谁说我是姐姐的?这个想法是错误的哦!哥哥也可以留长头发的,就像我这样!”傅年年抓了把自己的头发,顺滑的发从他指缝里漏下去。

院长原本以为,像傅年年这样的小少爷,虽然会来这里,但多少也不会适应这里的环境,毕竟原本处于干干净净一尘不染的环境中的人,总也会对这里并不是非常优越的条件生出点抗拒来。

但傅年年却非常自然地坐在了一张小床上,给那个跪在床上正自己歪歪扭扭地扎头发的小姑娘编起辫子来。

刚睡醒,她的头发有些乱,傅年年拿着她手上都被摸得圆润了的木梳子,一下一下地帮她梳通头发,然后给她编了两个麻花辫,一左一右垂在她肩膀上,非常漂亮。

小姑娘“哇”了一声,瞪大了眼睛去看傅年年。

傅年年骄傲地眨了眨眼:“我的手艺可好啦!”

他很自然地就融入到这群孩子们中去了,甚至没有什么刻意的语言或者表情,他就像是本来就该在孩子堆里的。

之前喊他“姐姐”的男孩子,这会儿正呆呆地看着他,仿佛不太敢相信他说的话,傅年年就很自来熟地走过去,伸手刮了刮他的鼻子。

那个男孩子便立马捂着鼻子往后躲了躲。

傅年年都没给他躲的机会,直接坐在了他的身边:“你喊错了我又不生气,你躲着我干什么?”

小男孩迷迷茫茫地看他,张张嘴也不知道说什么,最后就“啊”了声,被傅年年抱住了在脸上亲了口。

那声音,比他亲楚淮舟还要来得响,整个房间里的人都吓住了。

傅年年却凑近他道:“你干嘛还躲?我知道所有的崽崽都喜欢这样的亲亲!”

大声的,非常显眼的,总会让人看过来的,小孩子们最喜欢这样的亲亲了。

他叫小孩子们“崽崽”,院长听得怪怪的,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可就像是他说的那样,当傅年年说出那句话的时候,其他的小孩子也眼神闪烁,有些渴望地看向他。

他们也想要这样一个亲亲。

在傅年年鼓励的目光中,却是那个年纪最大的小姑娘先嗫嚅了下,虽然没发出声音来,却还是让傅年年看到了。

傅年年看向她:“你也想要亲一下吗?”

小姑娘没动。

屋里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她身上,她下意识地就开始紧张了,她不敢说话。

傅年年朝她招招手,她不动,所以下一秒傅年年自己朝她走过去了。

“你不说的话,我能像刚才那样亲亲你吗?”傅年年问道,“你不说话,我就当你答应了!”

傅年年没有一点犹豫,凑上去在她额头上也亲了一口,一样地响亮。

小姑娘捂着脸,眼睛突然有点红:“我……我妈妈以前也是这么亲我的。”

傅年年摸摸她的额头,没接话,只是在过了一会儿以后,轻声道:“以后也会很快乐的。”

小姑娘看着他点了点头,带着红红的眼眶继续帮弟弟妹妹们穿衣服。

而这时候,一只又一只的小手举起来。

“我也想要亲亲!”

“我也要!”

乱糟糟的声音中,傅年年往门口一站:“那出去的崽崽们,来我这里领一个早安亲亲!”

小豆丁们飞快地穿好衣服梳好头发,整整齐齐地排着队在傅年年那儿领一个响亮的亲亲。

旁边的院长惊讶地看着傅年年,傅年年狡黠地笑笑。

以前在崽崽养成APP的时候,作为崽崽养成APP中最可爱的崽崽,在大家还住在一起的时候,他每天早上都要给出好多好多亲亲,可忙了!

一边朝着院长笑,傅年年还是非常敏锐地抓住了某个试图再度混进亲亲队伍的小豆丁:“你刚才亲过了哦!”

小豆丁脸都红了,就要迈步跑出去,却还是被傅年年抓住了胳膊。

“看在你乖乖排队的份上,再亲你一口好了!”

傅年年,是天生的孩子堆里的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