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为崽崽氪金吧!

作者:闻声有无

天才一秒钟记住它www.11zw.cc更短更小,若被各大浏/览/器/转/码阅读,可返回到本站继续阅读,记住了吗?

傅年年都没怎么让院长给他介绍,就有不少小豆丁围着他,带着他去了洗漱间。

他动作熟练地帮那些小豆丁挤好牙膏,并抱着胳膊盯着他们仔细刷牙,但凡有哪个小豆丁的刷牙时间短于两分钟,一转身就能看到站在旁边的傅年年正板着脸看着他。

傅年年曲起两根手指,先指指自己的眼睛,再指指那个小豆丁,威胁的意思明明白白。

我盯着你呢!

以前在“崽崽养成APP”中的时候,总有些崽崽不喜欢刷牙,身负“崽崽养成APP最乖小崽崽“美名的傅年年就会帮着策划爸爸把那些崽崽都抓回来。

在他傅年年的面前,休想有崽崽不好好刷牙!

一时间洗漱间里就只有小豆丁们认认真真地刷牙的声音,他们都不想让这个漂亮哥哥生气。

院长用震惊的目光打量着傅年年,他不知道眼前的人有什么魔力,能这么轻易地俘获这些孩子的心。

幸福福利院的孩子们比起其他的福利院的孩子们来说,要幸福得多,但家庭背景和过去的不好的经历到底会让这些孩子们变得早熟,并且或多或少有些对陌生人的抗拒。

新来的老师们总是要花上些时间,才能融入这些孩子们中,也得是真诚的人,才能让这些孩子们发自内心地喜欢他们。

迄今为止,只有傅年年,只用了那样短暂的时间,就赢得了这些孩子的喜欢。

而他花的时间,可能就只是他走进房间,说出那句话所耗费的时间。

幸福福利院的孩子们并不只傅年年刚才看到的那个房间的那些,旁边还有两个屋子,住着稍微年长些的小孩儿,这时候也都慢慢地进了洗漱间。

小豆丁来得比他们还快,这让他们有些惊讶。

他们也不认识傅年年,只是看到院长妈妈陪在他们身边的时候,也有些好奇地去打量他。

而这时候,之前那些小豆丁就叽叽喳喳地为他们介绍起了傅年年,单纯稚嫩的声音,全都是夸傅年年的。

夸他长得漂亮,夸他是个好人,夸他的亲亲格外的棒!

小豆丁们虽然很努力地在跟小伙伴们讲悄悄话,但这边听一点,那边听一点,傅年年就听全了。

谁也不能从他的身上看出半点被夸奖的羞赧,他反而非常骄傲地扬起了头。

被崽崽们夸奖什么的,他都习惯了!

只是后来被那么多主人候选人放弃消磨了傅年年的自信心,其他的崽崽们也都被各自的主人接走了,他才慢慢地和那些崽崽们失了联系。

傅年年沉默了一瞬间,很快又开心地笑了起来。

没关系,眼前这些崽崽们,也会是他的好朋友!

这时候正有其他的孩子在盯着他瞧,傅年年察觉到了他的目光,对着他眨了眨眼睛,那孩子就红着脸偏过头去。

傅年年心中得意地笑:他在崽崽们中的魅力,还是如此之大!

年纪大些的孩子,明显比小豆丁们要来得警惕些,没有被自己弟弟妹妹们的话和傅年年的外表带得直接倒戈,但还是有那么一点点地心动。

小孩子远比大人要来的敏锐。

他们在傅年年身上看不出他对他们有什么渴求,也感受不到傅年年对他们的怜悯和同情,他给他们的感觉,就像是他也是他们之中的一员一样。

其实包括院长阿姨在内,那些照顾他们的人在看着他们的时候,总是带着心疼的、怜爱的感觉。

尽管大多时候这种目光会让他们想要依赖,但是,有些时候,他们也会难过。

这是傅年年和其他所有人,截然不同的地方。

之前被傅年年亲过的那个女孩子正低声和自己同伴说话,嘀咕几句以后,那个女孩也走到了傅年年的面前,仰头看他:“哥哥,能…能请你也亲我一口吗?”

有了一个人带头,在见识了下傅年年的亲亲以后,其他的那些孩子们也纷纷凑上来要傅年年的亲亲。

难免又有几个“聪明”的小豆丁又凑在其中想再让傅年年亲一口,却都被傅年年给揪了出来,被拍了下屁股以后嘻嘻哈哈地跑开了。

到了上学年纪的那些大孩子们,这会儿已经去上学了,但总也有稍小些的自尊心却格外强的小男孩固执地站在原地,不愿主动凑上来让傅年年亲亲。

当然,这些小孩儿也都被傅年年给揪了出来,强制给予了一个亲亲。

当响亮的亲吻声在他们的额头响起的时候,所有的小孩儿们都沦陷在了傅年年的石榴裤下,只知道追着他跑了。

从来没有人能让这些小孩子们这样一起喜欢过。

看着被包围在小豆丁群里的傅年年,院长惊讶地说不出话来。

傅年年甚至都不需要他介绍,就已经分辨出了每一个孩子,并将他所知道的名字和这些孩子一一对应上。

就像有魔力一样。

而这时候,傅年年力排众豆丁,终于到了院长的面前:“走吧院长,我们先去吃早饭,我都饿坏了。”

傅年年出门的时候就没有吃早餐,他带的那些东西,就是为了和这里的孩子们分享的。

同样没要院长带路,傅年年只是拜托了一个小豆丁,对方就兴高采烈地蹦跶着在前面给他们带路了。

被孩子簇拥着的傅年年反客为主,极其自然地融入了这座福利院。

今天孩子们的早餐是奶油小刀切配炼乳。

因为奶香气十足,它们总是小孩子们的最爱。

傅年年又接手了原本阿姨的活,给小孩子们分早餐吃。

只可惜放在蒸笼里的面包实在是太烫了,傅年年一伸手就被水汽熏了下,手都红了一片,只好重新把活还给了阿姨。

但抱着手冲凉水的傅年年还是得到了所有孩子们的安慰,他们一个一个凑到傅年年面前来,噘着嘴给他吹吹手,又要把自己的小面包分一个给傅年年。

真要这样收下了,傅年年面前就能硬生生堆出一座面包小山来,他可吃不完。

于是,这些小豆丁们的示好被傅年年义正辞严地拒绝了。

委屈巴巴地拿着自己的小盘子回座位吃饭的小崽崽们哼哼唧唧,不时用眼神瞅傅年年,都在担心是不是自己惹他生气了。

而傅年年在领了自己的那份早餐以后,便把自己带来的蛋糕也拿了出来。

每个孩子都能分到的鸡蛋糕,一人一个,连工作的阿姨们也有份。

黄褐色的蛋糕胚体有点油汪汪地亮,鸡蛋的香气,即便只是稍稍加热了下,也已经疯狂地往外溢了。

“这是我给你们带的礼物,小崽崽们得把自己的早餐吃完以后,才可以吃哦!”傅年年拍拍手,对着所有孩子们道。

他像是一下子,又扮演起了老师的角色,并且收获了一大批乖乖点头的好学生。

幸福福利院的孩子们其实很少吃蛋糕,只有每个月统一给孩子们过生日的时候,大家才会分着吃一个蛋糕。

人一多,每个人大概就只能分到一口。

幸福福利院由楚氏集团资助,其实资金并不紧张。

只是孩子们长大了,就会有学费的支出。

院长便能省则省,终归他们的条件,依靠楚氏集团,却也没法真的当成理所当然。

所以哪怕这鸡蛋糕上没有奶油,却还是同样让这些孩子们欢喜。

有小姑娘跑到傅年年面前,小声问:“年年哥哥,我能把这个蛋糕留到明天吃吗?”

其余的孩子也看着傅年年,尽管他们没开口,傅年年却也能看出他们的想法。

他们也想,留到明天吃。

傅年年摇摇头:“不行。上午不吃掉的话,下午就没有小点心吃了!”

他的蛋挞还在冰箱里放着呢。

小姑娘显然有些泄气。

傅年年摸摸她的头发:“如果三个小时内不吃完,它的味道就会变得没有那么好吃。等到下午,它就会变得难吃了!”

这倒不是傅年年哄她,他清楚,食物会坏的。

就像他曾经开了升级礼包,里面的面包和牛奶,他也不舍的一次吃完。

尽管收在系统的背包里,东西永远都不会坏,但或许是傅年年的心理作用,那块被他每天咬掉一口的面包会越来越不好吃。

小姑娘有些懵懂地点点头:“我知道了。难怪路路之前吃完藏起来的蛋糕以后拉肚子了。”

被点到名字的小男孩显然有些害羞了,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

但只有旁边的院长她们才突然意识到,原来之前有两个孩子突然拉肚子是因为什么。

他们没说出来,却在回答傅年年的时候坦然开口了。

是怕被骂吗?

她们想说点什么的时候,傅年年已经牵着小女孩的手走到那个男孩子面前了。

“是不是很疼呀?”傅年年这么问到。

那个男孩子是院里的小皮猴,总是上蹿下跳的,这次却不知怎么了,被傅年年一问就眼睛红红地低下了头,半天才憋出一个“嗯”来。

傅年年替他揉揉肚子:“明天会有更多好吃的,所以要把今天的都吃掉!好不好?”

路路点点头:“好。”

“你们呢?”

在此起彼伏的“好”中,傅年年再次拍拍手:“吃饭吧,我真的要饿坏啦!”

幸福福利院的小孩子们认认真真地吃早餐,比之前的每一天都要认真,都要快乐。

吃完早餐,傅年年带他们去休息室消食,然后才一起去外面的院子里玩耍。

由傅年年带头,其余的小孩儿们各自抓着前一个人的衣摆跟出去,到处都是欢声笑语。

院长和阿姨们看着他们出去,似乎终于明白了,为什么楚淮舟会送傅年年来这里。

他看起来好快乐。

孩子们也很快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