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总裁的闪婚新娘

作者:梧桐叶

天才一秒钟记住它www.11zw.cc更短更小,若被各大浏/览/器/转/码阅读,可返回到本站继续阅读,记住了吗?

【青涩年代时,埋藏在心底的那份初恋因为他的那句"嫚嫚,我回来了"而浮出水面,回首过往,对比今昔,这才发现,原来在豪门与真爱这场博弈中,我已输的倾家荡产,无力回头】

睁着通红的眸子望着纱帐,舒嫚浑浑噩噩的度过了有生以来最难熬的夜晚,当东方的天空刚刚露出鱼肚白时,挣扎了一个晚上的她猛然坐起,而后便呆呆的靠在床头,转眼,又是几个小时。

每每想到昨晚的噩梦,她的心就忍不住泛起疼痛,及那无言的悔恨和苦涩。

当眸子感觉到强烈的光线时,舒嫚出窍了一个晚上的思绪终于顺利归位。

感觉脑袋有些发昏,舒嫚撑着身子艰难的爬下床,再浑浑噩噩的摸进浴室,打开花洒,她闭着眼仰头感受着温热的水洒下,心里闷闷的。

蒸腾的热气弥漫整间浴室,飘飘忽忽的,掩盖去了无数的凄凉。

颤抖着手,舒嫚睁开眼眸看着那双手颤抖的抚过身上的jifu,当停在痕迹处后便发狠的揉搓着,似是想要将这一切伤痛扯去。

手,来到处,感受着那被蹂躏过后的痛苦,舒嫚狠狠的吸了一口气。

通红的眸子暗了暗,她苦笑道:"没事,就当是被狗咬了"想到这,她狠狠的擦去眼角的泪水,发狠的揉搓着。

即使是一只狗,她也不容许自己的身上有它的气味和触感。

升腾的热气盈满整个浴室,到最后亦模糊了梳妆镜,到最后唯有那单薄瘦削的身子迎着热水在凄凉颤抖

打kaifang门的那一瞬间,舒嫚惊愕的站在门口,忘了要做什么。

只见一排身穿黑衣,头戴白帽,腰围白裙的下人恭恭敬敬的站在那里,脸上噙着笑意,双眼迸射着谄媚。

"少奶奶早"众下人们排排站,纷呈两列阵势高声喊道,在这偌大的别墅内不断的回响着,彰显着一种高贵的威严。

挑眉看着他们,舒嫚不由的在心里冷笑。

这都日上三竿了,还早什么!

为首的一个腰围红裙,年纪约五十岁的妇人上前一步,亲昵的挽着她的手,柔柔的话语中带着严格,"少奶奶,叫我潘姨就可以,我是自小将少爷带到大的奶妈,从今天开始我便这里的管家,少奶奶有什么不满意或者什么要求尽管吩咐"

看着眼前这阵仗,舒嫚在心里嗤笑,这都安排好一切了,她还有什么可说的?

蹙着眉头,她扫视全场,美丽的小脸暗淡了下来。

"去给我准备辆车,我要出去一下"

潘姨恭恭敬敬的弯腰却没有任何动作,脸上是见惯了世面的波澜不兴。

"怎么?"抚着皱起的秀眉,舒嫚不悦的问道。

"少奶奶,少爷有交代,这几日少奶奶风头正盛,还是少出去为妙,免得被狗仔队跟拍,惹人闲话"

潘姨的话不偏不倚,因为有了秦漠寒这张王牌,所以更加的有恃无恐,气势十足。

"敢情这是在监视我不成?还是,我的存在只会让你们秦氏蒙羞?"缕缕有些凌乱的发丝,她状似慵懒的说道,双眸不自觉一沉,犀利划过。

潘姨垂下眼眸,淡淡道:"少爷,只是担心少***安危罢了。"

望着潘姨的坚定的神色,舒嫚倒也不急,只是随意的摆摆手吩咐道:"既然这样的话,那就让秦文来找我"说罢,转身走进房门,狠狠的将门甩上。

伏在门上,舒嫚眼睛暗了暗,却依旧噙着微笑。

与此同时,躺在chuangshang的蓝色手机响了起来。

快速的拿起来,她看着手机上的那个陌生号码,疑惑的按下接听键。

"嫚嫚,我回来了"

心儿一颤,那深深埋藏在内心深处的思念和记忆竟在此刻被挖掘了出来,暴露在空气中,显得尤为生涩僵硬,还蔓延着浓浓的苦闷。

这样低沉暗哑的声音或许将会是她这一辈子也无法忘却的思念了吧,舒嫚紧紧的握着手机,紧咬着唇瓣,一颗心开始剧烈的颤动开来

脑海中不断的回放着主人那英俊迷人的笑脸,舒嫚柔声说道:"浩然"

心里,在此刻,倏地化成一片柔软,就好像,之前所受的一切委曲都可以烟消云散,心情,忽地好了起来,舒嫚闭上眼睛深深的呼吸了起来

而另一边

秦文拿着手机皱着眉站在秦漠寒的面前,疑惑的说道:"刚才少奶奶让我去庄园一趟"

""秦漠寒不语,只是黑眸却越发深邃的盯着电脑上,正津津有味的汇报工作的工作人员。

""秦文无语,对着面无表情的总裁着实压力重重,若不是跟了这么些年早已有抗压的准备了,却还是无法承受这样高辐射。

好像经过昨晚,总裁越发的沉默了,可是这沉默中又带了些奇怪的感觉

天知道他是有多好奇的想要知道昨晚和少奶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可是,以总裁的脾气能让他知道嘛

"那个公司虽然股票大跌,但是还不是完全无可救药,你赶紧着手收购的准备,但要记住,我要你以最低的价格收购"秦漠寒冷冷的抛出这句话后方将视线从电脑上移开,鹰执的黑眸深沉的望着秦文。

"她要做什么尽量满足她,但是也得给我盯紧了。我不想秦氏因为她而惹上大丑闻。"

"是。"秦文无奈的摇摇头,一脸感叹。

【叶子的新文,欢迎喜欢的亲收藏,留言,投票哈】看完记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