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总裁的闪婚新娘

作者:梧桐叶

天才一秒钟记住它www.11zw.cc更短更小,若被各大浏/览/器/转/码阅读,可返回到本站继续阅读,记住了吗?

【我堵上我的一切健康爱情快乐只为让本该得到报应的人得到应有的惩罚。而今夜将是报复的开始】

偌大的化妆间内舒嫚的凌空降临让那因忙碌而灼热的气氛瞬间降至冰点。嗅觉敏锐的狗仔队们早已蹲守在化妆间的大门处企图得到这最新的娱乐大头条。

化妆间内两个女人傲然对立着可是一强一弱的气势却俨然已分出了胜负。

舒嫚嘴角噙着一抹嘲讽的笑容得意的看着脸色微微惨白的何琳柔和中带着蔑视的话语缓缓的吐露出来这几天倒是幸亏了你顶替我的位置好让我养病呢。说罢伸手揽了揽发丝那恣意飘扬的长发掩去了脸上的苍白到更增添了几许媚态。

顶着晕眩的脑袋舒嫚弯下腰慢慢的捡起那散落在地上的纱裙细细的摩挲着。

何琳咬着牙恨恨的望着舒嫚刚想破口大骂却孰料眼角不经意的瞥见那横亘在间的红点心霎时间沉入谷底。

脑海里充斥着胡思乱想心里狂烧着怒火。

快速的朝舒嫚扑去何琳张牙舞爪的撕扯下她的衣领那一声声凄厉的哀嚎响彻整个化妆间。

这个吻痕是谁留下的?你告诉我是谁留下的?她愤恨的撕裂着舒嫚的衣服不住泪如雨下。

工作人员上前将她拉开一旁的云洛亦上前小心翼翼的护住舒嫚摇晃的身子小心呵护。

朝云洛虚弱的笑了笑舒嫚瞥向脖颈处当看到那一颗颗草莓时不住冷笑。

吻痕是谁留下的你还看不出来?说罢将衣服拉开那上烙下的斑驳草莓深深的刺痛了何琳的眼亦击碎了她的心。

怔怔的后退了几步她面色哀戚的哭出了声。

你们她指着在场的所有人烧红了的眸子迸射出阴寒的冷芒你们这群骗子我会让你们生不如死。话尽之时却只见那一抹狠戾的光芒自那泛着水光的眸子一闪而过而后瘦削的身子晃了几步便瞬间推开化妆间的大门绝尘而去留下的是她满心的咒怨。

真是罪有应得。望着她跑开的身影高云飞啐道。

舒嫚无奈的摇摇头抚着额头一瞬间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

你没事吧?云洛将她扶正顺便也替她挡去狗仔队的拍摄。可当望向那的上留下的痕迹时眸子亦暗了暗而后便自嘲的笑了笑。

紧紧揣着手中的纱裙舒嫚轻轻的挣开云洛的怀抱回之以淡淡一笑我不会有事的我的王子。说罢快速的走进了更衣室徒留下云洛一人被那绝美的笑容深深的晕眩着。

今晚云洛知道原来晕眩感是可以传染的。

夜晚点

点时会场的灯全部暗了下来而后满场寂静。众人屏住呼吸静静的等待着这一旷世佳作的诞生。

五秒之后五颜六色的灯光起闪烁在会场四周柔和艳美的光芒四溢;再然后柔和的音乐响起聚光灯准确的对准了台的出口。

一时之间却只听到一片抽气声之后那雷鸣般的掌声。

镁光灯下是一对清新俏丽的佳人:英俊温和的王子头戴皇冠笑的让人如沐春风一袭洁白的骑士装更是将其高挑挺拔的身姿衬托的天衣无缝;靓丽清纯的灰姑娘身穿一袭白色纺纱群笑的倾国倾城借着世界级顶尖设计穿着那双高贵的水晶鞋其人温雅;其姿妩媚;其笑颠倒众生。

王子与灰姑娘相视而笑霎时间天地却好似静止了般不再转动。

绝配的容颜更是让天地汗颜日月无光

在这个名人政要精英荟萃的会场内无论你的身份有多高贵都无法不沉浸于此那如痴如醉的表情已分不清是痴迷于服装还是沉醉于美人与王子。

高云飞静静的坐在角落处手握一杯浅浅品尝却掩饰不住脸上的笑意以及内心深处前所未有的满足感。

嫚嫚的确是个优质美人。轻轻的押上一口酒高云飞回头望向站在身后的那抹愤怒的黑影。

身子朝里面挪了挪他给黑影让了一个位置嘴上依旧洋溢着明媚的笑容可是心里却是心虚的很。

毕竟这条复仇计策是他想的很难避免身旁的男人不刨根究底的杀了他。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个时候你应该在柏林里和先生谈着生意。为了一个无关紧要的女人你丢下几十亿的生意跟回来未免也不太划算了?握着手中的杯子高云飞邪魅一笑俊脸满是嘲弄和难以置信。

黑影沉默着坐到高云飞的身边深邃的眸子愤然的望着台上展尽无数笑颜的女人握在手中的杯子嘭的一声捏碎了。

巨响过后高云飞害怕的差点将口中的酒给喷了出来却还是强压着恐慌的乍了乍舌。

你很聪明懂的利用这个时间档让她逃回来还了我的手下。好像什么事都在你的掌握之中。冷眸犀利的一扫瞬间将高云飞全身上下剜了个透。

望着秦漠寒冰冷的黑脸高云飞呐呐的吐了吐舌头可是你还是追回来了?至少你的出现是始料不及的还有眼角不经意的望向身后的秦文在发现他的右手竟打着石膏之时一声愤怒的吼声瞬间迸射而出:

该死的秦漠寒你竟然动我的男人你废了他的右手?

很快这一声怒吼很不幸的就被淹没在这喧闹的会场之中。

然角落处的气氛却依旧是剑拔弩张。

高云飞心疼的望着一脸痛苦的秦文心碎的快要滴出血来。

秦漠寒冷哼一声咬牙道:哪只手递的机票就废了哪只手。你该庆幸他没有用双手去递。

将秦文牵到自己的身边坐下高云飞细细的吹着秦文的胳膊心疼的嗔道:你这个笨男人怎么也不跑你就那么心甘情愿的为他做事任他处罚吗?

闻言秦文身子一僵愣愣的望着一脸天真的高云飞俊脸不自在的抽搐了下。

总裁是跆拳道黑带九段他跑得了嘛。更何况心里有愧他又岂能一跑了之?

不安的望向面无表情的秦漠寒秦文惨白着脸低下头不住自惭形秽。

知晓他心中所想高云飞便不再说些什么只是看着他那痛苦的模样亦是心疼不止。

望向秦漠寒在望望台上那朵娇艳的女人花高云飞幽幽的叹了口轻气。

怎么?是在想该到表演结束时再惩罚她还是在想现在就冲上去扇她几个耳光?戏谑的讽刺响起惹得秦漠寒无法忽视它的存在。

不满的望向喋喋不休的娘娘腔黑眸沉了沉却没有在说些什么。

见她不语高云飞继续握着酒杯对秦漠寒说道:

我说过像舒嫚这样的女人是不容许别人侮辱她半分更何况你与何琳对她的侮辱又岂止是半分这么简单?

秦漠寒沉默冷不防盯了一眼高云飞那灼热的怒火让高云飞觉得自己几乎熔化。

漠寒。拧着眉高云飞幽幽的喊道双手抚上他的手掌语带恳求的说道:你明明后于她一步到却没有阻止她上台那说明你并不讨厌她。放过她吧自始至终都不是她的错如果一定要分个对错的话那就错在当时她一时贪恋嫁给了你。可是她却没有这个义务成为你和何琳所谓的爱情的牺牲品。她也只不过是个普通的女人一个与何琳一样甚至比她更可怜的普通女人

话音刚落却只闻得见一道不屑的冷哼之声高云飞心下一凛却再也无法开口说上半句。

三个人三双眼睛齐齐的望向台上的女人带着三种不同的情绪却是同时沉默着

霓虹灯与镁光灯晃来晃去晃累了他们的眼。

秦漠寒沉着眼复杂的望向舒嫚看着她对观众对周围的王子嫣然一笑以及那时不时的散发出来的魅惑人心的气质脸上依旧面无表情可是那双眼却是波涛汹涌在翻滚。

半晌之后他冷冷的开口说道:云飞你依旧是如此的天真你觉得今时今日我还有可能放过她吗?

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秦漠寒冷笑黑眸倏地闪过一抹阴狠为了达到目的她甚至可以不顾廉耻的连勾引我都用上了你说我如果不给她这个机会那岂不是太暴殄天物了?说罢嘴角轻扬勾起一抹邪魅的冷笑。

望着台上的女人他冷声说道:我与她的游戏今天才开始

高云飞惊愕的向后倒去一脸匪夷所思的望着刚撂下狠话的秦漠寒心下一凛却是再也没有说话。因为他深深的知道恶魔不发怒即可若要发怒则一发不可收拾肯定殃及池鱼。

霍地从座位上站起秦漠寒冷冷的睇了一眼秦文命令道:报仇也报了答应你的演出也演了等到演出结束后立即将她带回德国去容不得她有诸多撒野。既然嫁入秦氏就该有少奶奶的样子哪能容的了她几许在演艺圈混。说罢转身径直朝大门走去。

门外投进来的光线映照在他颀长的身影竟显得尤为恐怖。

秦文望着总裁的背影在望着台上一脸幸福的舒嫚忍不住摇摇头。

你们都用错方法了。他幽幽的说道:总裁是什么人?什么大风大浪没有见过少奶奶如果越强大这只会更加激发总裁内心的野心只会让他更加残酷的想要穷尽一切手段去征服她他从小跟在总裁身边对总裁的一切子几乎是了如指掌或许这个世界上只有他真正了解总裁的内心深处吧。

不秦文又自嘲的摇摇头。

或许总裁的内心是他一个手下所永远无法企及的秘密幽潭。

他好像越来越不了解总裁了。

听闻此话高云飞大骇惊恐的望着一脸苦涩的秦文满心满脑都是秦文所说的话丝毫没有顾及到台上那个苍白虚弱的人儿以及那渐渐倒下的身影。

舒嫚噙着笑看着台下欢呼的众人眼睛越来越朦胧越来越模糊到最后却只剩下一片白光人已进入了混沌状态摔倒了台之上。

霎时间场下一片混乱

高云飞闻讯快速的朝台跑去却孰料一个如飞腾的身影已捷足先登率先朝台跑去。

高云飞站在原地看着那抹急切的黑影心里是又惊又喜又怕。

台北市

一座估计的别墅一座古老的阁楼一个柔软的太师椅晃晃摇曳承载着一个老人安详却又好似透着些许担忧的睡眠。

秦氏老夫人就这样手中拿着那张泛黄的相片紧紧的丝毫没有松开的力道。

房间的大门被轻轻的打开门扉之外的一个头戴墨镜的保镖慢慢的走了进来

老夫人。拿着厚厚的资料他低头轻唤道。

闭着眼的秦老夫人缓缓睁开眼睛坐起身望着身后的保镖当看到他手中的资料时眼眸暗了暗。

你直说吧那些资料我也看不了。幽幽的话语吩咐而下保镖会意遂将资料放下。

都查明白了吗?

查明白了。保镖如实回答十五年前舒矝月逃到台南的一个偏僻的小村落里带着舒嫚在那住了一年而后又因为工作上的原因一路辗转分别在台中花莲待过但是我们去打探过除了在台南那的消息全点台中和花莲都没办法找到确切的地方。而台南那处据说当年唯一和她邻居的那一家也在十年前搬走了。后来待我们移民到后舒矝月带着舒嫚来到台北就此定居下来但是半年前舒矝月被诊断出癌症晚期我从少爷那的手下打探来的消息说舒嫚与少爷认识仅短短的一个月就宣布结婚有人说是为了少爷的钱和秦氏少奶奶这个职位也有人说是为了其母的病才不得以下嫁给秦氏。但是少爷并不爱她反而拿她当挡箭牌。

保镖一口气将所查到的资料全部说完却只见秦老夫人的脸色越发的惨烈。

不屑的冷哼一声秦老夫人说道:舒家的女人都是一个样癞蛤蟆想吃天鹅娘和野种一个样都是下的坯子。说罢眼底一抹狠戾闪过。

保镖一愣却还是保持沉默着不说话。

抚了抚额头秦老夫人继续说道:通知少爷让他带舒嫚来见我。

话音刚落却只见保镖一愣最后呐呐的说道:老夫人现在恐怕不行少奶奶现在还在进行时装表演呢前不久好像发生了一件事这时装表演的主角一度从少奶奶到何小姐而后今晚又有消息说主角又换回少奶奶了

闻言秦老夫人忽地拍案而起铁青着老脸骂道:这还了得嫁入秦氏就该遵守秦氏的规矩难道她舒嫚还不知道嫁入秦氏就得彻底金盆洗手退出娱乐圈吗?果然有什么样的母亲就有什么样的女人这真是反了反了。你赶快去叫少爷马上带她回来见我。

这保镖望着怒火狂飙的老夫人再次露出为难之色少爷在德国还有生意一时半会儿恐怕还不能带少奶奶回不来。

那就等他生意做完了马上回来还有别叫她少奶奶我还没承认她是秦氏的儿媳妇这样的随便的女人没有资格也不配成为秦氏的媳妇。我发誓只要有我在的一天她舒嫚就休想进我秦氏家门!话刚说完便狠狠的一张拍到桌上霎时间满室都被这一声巨响充斥张扬着主人发狂的怒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