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总裁的闪婚新娘

作者:梧桐叶

天才一秒钟记住它www.11zw.cc更短更小,若被各大浏/览/器/转/码阅读,可返回到本站继续阅读,记住了吗?

【正所谓好马不吃回头草那次面对林浩然的突然回国我心软动摇了;可是这次我这匹马绝对不会再回头。因为这颗心已经决定将他三振出局。】

很快的从林浩然与冷云那解救下来后两人又再次形同陌路。

一个人将自己关在休息室内形单影只的舒嫚一个人寂寥的发着呆。

心里闷闷的望着窗外的一切她却看不到尽头那一眼望不到边际的地方让她有些彷徨有些无措。

脑海里数不清的影像在交错林浩然的冷云的云洛的秦漠寒的每个人都有着不一样的形态可却都同样让她迷茫。

他们的身影就好像一个烙印般深深的刻在她的脑海里甚至是心里折磨的她几乎窒息。

自嫁入秦氏以来好像一切都乱了她的生活脱离轨迹越走越偏到如今自己不得不配合着秦漠寒演玩这个游戏。人前他们是恩爱夫妻人后他们是熟悉的陌生人

可是

她摸着发疼的胸口心里酸酸的。

随着这样超负荷的游戏渐渐深入她却又陷入迷茫。

理智告诉她这个游戏她玩不起否则她将万劫不复;可是埋藏在心底的那份叛逆又告诉她必须得继续这个游戏不为别的只为了不再秦漠寒面前认输只为了维持那所剩无几的尊严。

摸摸冰凉的脸颊她扪心自问:面子这个东西尊严这个东西到底值多少钱?

心下想时转眼又是一阵黯然。

混乱的世界混乱的人心还有混乱的自己。

她默默闭上眼睛企图理清这纷杂的思绪却孰料终究只是一无所获。

门外一声蟋蹙的松动舒嫚一愣惊讶的回过头去却只见一抹熟悉的身影快速的闪了进来。

一瞬间竟恍如隔世

林浩然的俊颜就这样随着距离的缩短而慢慢放大那气喘吁吁的表情彰显着他的急迫那剧烈跳动的心亦表明着他此刻的紧张。

舒嫚垂下眼帘不想看他。

见她转移了视线林浩然心下一惊快速的伸出手将她揽至怀中力道大的好似要将她嵌进骨髓里般。

舒嫚任由他抱着自己不在挣扎可是眼连带着心都甚是清明。

心满意足的闭上眼睛林浩然深呼一口气感受着独属于舒嫚的那份气息前所未有的满足感涌上心头转眼又是一阵喟叹。

嫚嫚我好想你。

听着那好不愧疚的话语舒嫚心下愕然使出全身力气她快速的将林浩然推开。

望着瞬间摔倒在地上的男人舒嫚冷眼相望却是始终不想开口说话。

林浩然黯然的笑了笑复又站起身双眸是一网深情。

对不起。简单的三个字从眼前的男人口中吐出却又好似来自几个世纪之后那么遥远般舒嫚听了唯有讽刺。

林先生你没有对不起我爱情这件事本就是你情我愿也无关乎背叛与不背叛只不过。她拧眉望向他讽刺道:既然你选择了冷云那就应该对她忠诚请不要如此随便的深情款款的看着另一个女人。

不是的不是的林浩然急切的抓住的双手俊脸写满了紧张。

舒嫚抬头冷眼望着他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林浩然顿了顿努力调整好思绪继续说道:嫚嫚我并不爱冷云和她订婚也只是权宜之计。话刚说完便感觉跟前人儿娇躯一阵。

抱着些许忐忑林浩然继续说道:我只是一个小小的律师凭我个人的力量根本无法把你从秦漠寒身边带走的而冷云是黑道头目她足够

话还没说完却被突然的冷声给打断。

林浩然停住话怔怔的望着怒火狂烧的舒嫚一颗心紧张的狂跳不止。

所以你就假装和她订婚好借助她的力量来挑战秦漠寒吗?林浩然你不要告诉我你甚至还想代替冷云接管黑帮?

闻言林浩然一愣怔怔的望着舒嫚停顿了半晌之后终于还是坚定的点点头。

倏地睁大了眸子舒嫚难以置信的望着林浩然双手紧握成拳胸口剧烈的起伏着。

缓缓闭上眼睛她强行忍住内心的怒火问道:冷云知道你的计划吗?

她林浩然张了张嘴呐呐的说不出话来到最后只能闷闷的应道:还不知道。

舒嫚的身子恍惚了下睁开眼睛她细细的看着眼前的男人这个她爱着的男人心里泛起苦涩。

休息室内是死一般的寂静。

舒嫚望着林浩然满眼怒火;林浩然望着舒嫚满眼疼惜。

浩然我现在过的很好不需要你来救赎。冷云是真心爱你的请你好好对待她顺便把我彻底忘干净。舒嫚说罢快速的转过身想要离去却孰料双脚还未跨出去身子已被抱了个精准。

将舒嫚紧紧的抱在怀里林浩然痛心道:嫚嫚你让我如何忘得了你在国外的那段时间我只想着尽快结束学业好回去和你在一起可是我还来不及学成回去你就已经嫁给秦漠寒了嫚嫚你可知道这辈子我做的最后悔的一件事就是当年狠心抛下你独自出国如若当时我顾及到你的感受而待在你身边我们之间就不会错过这么多话到尽头亦忍不住泪落阑珊哽咽其词。

往事历历在目却何其不堪回首到如今却只留下那些许无奈的苦涩萧索的黯然。

舒嫚仰着头极力忍住那翻滚的泪水却无法遏制的住那不断蔓延开来的心痛。

出国是你自己选的一条路嫁给秦漠寒也是我自己选的路既然都已经做出选择了那就得按照这条路走下去哪怕中途坎坷无数也回不了头了因为后悔已经来不及了。

不只要你愿意我就有足够的力量去和秦漠寒斗只要你点头我只想得到你的肯定。林浩然紧紧将她抱住低低的说着。

舒嫚伸出手掰开林浩然的转过身看着肆意哭泣的俊颜顿时心生苍凉之感。

捧起他的脸舒嫚说道:那你让冷云如何自处?她明知道你不爱她还是选择和你订婚难道你还天真的以为她什么都不知道吗?她如此爱你你忍心伤她?

我不在乎我可以什么都不在乎倏地一声怒吼之后却只见林浩然那烧红的双眼。

紧紧的抓住舒嫚的手哀戚的眸子悲切的望着舒嫚林浩然深沉的问道:这个世界上我只在乎你我什么都可以不要只求能够得到你的心嫚嫚答应我好不好你是我回国的唯一目的。如若就此将你让给秦漠寒我不甘心也不忍心

舒嫚一怔听着林浩然的话语那强行构筑起来的心墙瞬间坍塌被刻意压在角落里的某种情绪顷刻间占据上风直冲大脑。

见舒嫚顿住林浩然将头抵在她的额头上轻轻的摩挲着她光洁的用那带着哭腔的声音轻声呢喃道:我爱你嫚嫚我知道你还爱着我我也知道你并不开心秦氏只是束缚你的牢笼更是束缚你发展的绊脚石既然这样那为何不好好的为我们的将来拼一拼只要能打败秦漠寒那就成功了我们就可以永远的在一起了。

面对着心事被戳穿的悲哀舒嫚不可否认自己心软了。

秦氏是牢笼她发了疯般的想要逃出去可惜逃得了寺庙却逃不了如来佛的五指山。

其实

答应与不答应其实只在一念之间。

她本以为面对着眼前这样一个情深意切的男人她会义无反顾的选择答应。

可是为何大脑里会隐隐的闪现着某个不该有的怒容。

她疯狂的摇着头却孰料那个愤怒的影像反而如影随形一寸寸的吞噬着他的心智。

浩然我她鼓起勇气抬起头想要将最真实的感受说出来却孰料还未把话说全嘴巴就已被林浩然给封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