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总裁的闪婚新娘

作者:梧桐叶

天才一秒钟记住它www.11zw.cc更短更小,若被各大浏/览/器/转/码阅读,可返回到本站继续阅读,记住了吗?

【矢车菊遇见我的贵人从伊始】

慢慢的回转过身去舒嫚震惊的望着跟前的所有人看着何琳气急败坏的小脸在看看秦漠寒依旧面无表情的面瘫脸心下竟不知是何滋味。

人群中再次闪过欢呼声催促着她往前走去。

跟前的人潮瞬间开辟出一条小道宽阔到像是在邀请她走上去去寻找自己的幸福。

茫然的望着前方那布满期待的脸她看着秦漠寒轻移莲步慢慢的朝前走着。

那是自己的幸福?矢车菊幸福的象征代表着遇见贵人与幸福?那会是自己的幸福吗?

缓缓的登上台舒嫚迷茫的扫视全场从他们的眼中她读懂了何谓羡慕何谓嫉妒

小心翼翼的从盒子中拿出遇见再将它郑重的交到秦漠寒的手上轻笑道:这个可是对你今天冷落你家小妻子的补偿哦。说罢双眸微眯笑的和善。

秦漠寒沉默着接过戒指深深的望了一眼舒嫚在轻柔的执起她的手。

众人抽气连连紧紧握着手期待的望着眼前的这一幕。望着秦漠寒将戒指套进了舒嫚的手中。

那个戒指就好像是量身定做般的合适就那样轻而易举的套在了她纤细白嫩的无名指上。

稳稳套进去的那一刻秦漠寒抬首那一汪幽邃的深潭深深的凝望进舒嫚清澈的眸子里数不清各种情绪交错。

泪水朦胧了泪眼而后竟不受控制的掉落了下来。

不不是这样的不应该是这样的。舒嫚疯狂的摇着头却疯狂的掉着眼泪。

秦漠寒将她搂紧怀里低首附到她的耳畔沉声道:对不起小嫚我爱你

软软的话语响彻耳畔徘徊在心口处轻轻的荡漾着柔软的心房挑起一根根紧绷的弦。

舒嫚知道的眼前的一切只是个幻象只是逢场作戏她应该努力配合做好。她也知道不能感动可是却无法除去心中那化成一汪清池的心房。

漠寒她抬首更是无法止住泪水汹涌而出听着他们欢呼她好想大声的向全世界宣布这只是一个假象只是一个骗局。可是每次对上那双黑眸之时她都无法狠下心肠来到最后只能颓然的将这个念头打消。

我爱你。执起她纤细的下巴秦漠寒忽地漾起一抹如春风般的笑容而后在这三个字誓言之后轻轻的吻上了她的唇瓣轻柔的催人魂魄。

舒嫚流着泪缓缓攀上她的脖颈亦是用尽全部力气与他拥吻。

闪亮的灯光一闪一烁的悉数照射在这对璧人身上见证着一段外人所认为的真挚爱恋。

舞池中众人沉浸在各自的舞步中望着舞伴沉醉于此不可自拔。

舒嫚窝在秦漠寒的怀中任他牵引着自己一曲在这美丽舒适的舞池中共舞。眸子却是直直的望着手上的遇见嘴上挂着浅浅的笑意淡淡的干净的。

以后有的是时间看这个你何必急于一时。戏谑的声音自头顶响起这才拉回舒嫚的思绪。

抬眼望去却不期然对上那双泛着笑意的眸子。

我以为舞会结束后你就会将她转赠给另外一个女人了。望进他幽潭般的眸子舒嫚苦笑道。

闻言秦漠寒敛下俊眉沉默不语。

半晌后那薄唇忽地勾起一抹好看的弧度而后眼中的笑意亦泛滥开来。

秦漠寒忍着笑附到舒嫚的耳边说道:你今天的表现很好这是对你的奖励。说罢暧昧的在她的耳垂上轻轻一咬嘴角上扬的弧度更大了。

刻意忽略掉他眼中的笑意舒嫚不悦的挑起眉冷言相向:我从没可以想过要表现给你看只是对你犯下的过错弥补的及时罢了。

秦漠寒一愣那上扬出的好看弧度亦快速的收缩到最后消失不见最终又恢复面无表情。

舒嫚。冷眼望着一脸嘲讽的舒嫚秦漠寒冷声道:你知不知道如果你像何琳那样我就不会对你如此绝情了。

如果我跟何琳一样那就不叫舒嫚了。更何况那种女人我也不屑你喜欢她不喜欢我只能怪你眼光太差。她亦不客气的回绝道。

你秦漠寒忽地冷下脸来愤怒的看着扬起高傲小脸的女人竟不知道该如何应付。

惩罚也惩罚过了柔情攻势也攻过了可是这个女人似乎什么都吃的开脾气倔的跟头牛似得一旦认定了威逼利诱都拉不回来。

刚才还是柔情意这会儿又冷言相向了开去。

秦漠寒望着她撅起的红唇在看看她冷淡的眸子无奈到极致竟忽而笑了出来。

将她搂紧任由她的下巴抵在自己的肩上秦漠寒戏谑道:如果你像何琳那样说不定我会爱上你。

闻言舒嫚冷笑眼眸亦暗淡了下来很抱歉你的爱我不需要。更何况不用像何琳那样我舒嫚照样可以活的精彩照样可以吸引无数男人的目光。

话音刚落那美丽的唇瓣在男人怔愣之余微微上扬绽放出一抹好看的弧度。

双眼却是迷离的盯着前方那个一脸愤恨嫉妒的女人眼睛眨了眨翦翦睫毛更是调皮的扑闪着炫耀之意可见一斑。

何琳默默的站在他们身后冷冷的望着跟前紧紧相拥的两个人愤恨的眸子却早已将他们剜了个透。

握紧双拳何琳咬着牙任由眼睛红透眼眶湿润。

舒嫚我费尽心思才让他对我不离不弃你一个半路杀出来的程咬金有什么资格抽离他的心思。

嘴角勾起一抹残忍的微笑何琳漠然的转过身阴狠的身影消失在这美丽的夜色之中。

某个阴暗的角落里断肠人自行拿着一瓶又一瓶的名贵烈酒企图能够借酒消愁却孰料喝了心更痛肠更断。

林浩然耷拉着脑袋傻傻的望着前方痴痴守候。衬衫凌乱领带歪斜脸色憔悴更衬其溃烂的心情。

嫚嫚嫚嫚茫然望去他的双眼迷蒙不已。轻声低喃却孰料扯出心中最痛。

回到我身边好不好回到我身边好不好。为什么你宁愿待在那个恶魔身边也不愿和我在一起?为什么这到底是为什么?漫无目的的叫着喊着却终究只有空气与之交相辉映徒增满腔凄凉。

轻轻的摇晃着酒瓶林浩然苦笑一声泪水不住落了下来。

不就是失去自己的女人嘛?何必再这借酒消愁真没用。一道戏谑的女声在此刻响起彰显着她的鄙夷和不屑。

林浩然抬眼望去当看到来人时不住冷笑。

这跟你无关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我们好像并不是一路的。说罢摇晃着身子站了起来。

冷冷的望了一眼跟前的女人林浩然带着酒意从她身边飘然而过。

女人抓住了他的手待他回头正欲开口大骂时率先说道:我们合作怎样?

闻言林浩然嘲讽道:我和你有什么共同利益吗?为什么要与你合作。说罢狠狠的甩开她的手径直朝前大步走去。

我们当然有共同利益我们的共同利益就是想得到自己的心爱之人你不是爱舒嫚吗?那只要你跟我合作我保证你可以顺利的得到他。

此话一出却只见林浩然的身子瞬间僵直在原地。她会意的笑了笑眼中的憎恶一闪而过。

双眼朝舞池望去阴狠的气息瞬间弥漫在四周。

我发誓定要让你生不如死定要让你尝到身败名裂的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