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总裁的闪婚新娘

作者:梧桐叶

天才一秒钟记住它www.11zw.cc更短更小,若被各大浏/览/器/转/码阅读,可返回到本站继续阅读,记住了吗?

【我深深的知道爱上秦漠寒就等于自掘坟墓等于飞蛾扑火。而我深信也坚信我是不会蠢到去做傻事的。可是我也深深的明白一旦陷入爱情泥沼身不由己的压力又岂会让你知道什么是傻什么是蠢?】

黑暗中秦漠寒将舒嫚压在微眯着危险的黑眸望着身下已是红透了脸的女人。

舒嫚柔柔一笑小手环住了他的脖颈。

呼吸不紊胸口剧烈起伏发丝凌乱的纠缠在一起。借着淡淡的月光舒嫚深深的望着秦漠寒银色的发丝痴迷的用小手捧住。

我喜欢你的银发。她痴迷的说着放在手心你吻了吻。

秦漠寒一怔而后俊脸轻轻展开深沉的黑眸笑了开来。

我喜欢你的诚实。他温柔的说着而后迅速的俯身捉住了她闪躲的红唇。

唇齿相依间悄悄的拉近了两人的距离连带着那两颗跳动的心疯狂不已。

几许暧昧的银丝最相互纠缠的嘴角慢慢滑下勾画出一副温馨却又哀伤的画面。

秦漠寒抬起头望着身下已然迷醉的两人忽地笑着将她的两只手捉住并高举过头顶。

嘴角挂着一副邪邪的笑他轻声说道:隔壁有人可别叫的太大声了。

暧昧的话语响彻耳畔舒嫚娇躯一阵而后尴尬的红透了脸嘴角勾起一抹邪恶的笑容。

你不想让她听见大可现在出去投入她的怀抱便是。

闻言秦漠寒一愣紧抿着薄唇霎时间又恢复以往的面无表情。

半晌之后他方幽幽的开口道:你今天是我的生日礼物不享受完我又岂会善罢甘休。说罢再次低头在她的上狠狠的种下了一颗草莓。

嗯。舒嫚低吟一声小手不自觉的松软下来而后抓住他的大手互相嵌着紧紧的依偎着。

两只银色的遇见在月色的烘托之下显得尤为和谐与亮丽。

借着这特殊的夜晚唯美的月色炽烈的燃烧着疯狂的交融

几轮深深的纠缠之后直至晨曦破晓之时大的两人这才相依相偎的紧紧拥着沉沉的睡去。

睁开迷离的眸子扑闪着翦翦睫毛舒嫚用眼神温柔的勾勒着身旁男人刀刻般俊美的轮廓。

青葱玉指缓缓抚上俊颜累及了的小脸忽地绽放出一抹淡淡的笑容苍白却满足。

第一次没有了争锋相对没有了剑拔弩张两人竟可以如此安静的躺着

好像自柏林归来之后他们就是如此安静了

没有协议没有其他的约法三章仿佛就是这么简单的这么自然而然的安静了下来。

纤指轻轻的滑过他的眉他的眼还有那薄薄的唇瓣直至被男人一口咬住的那一刻娇躯方怔在原地。

黑眸倏地睁开秦漠寒一个翻身再次将舒嫚压在身下轻轻的点了她的俏鼻他调侃道:看来还是我不够努力。邪魅的唇瓣微微上扬秦漠寒微眯着眼深深的望着身下满眼媚态的女人。

低叹一声他俯身再次虏获了她的。

刚才叫的可真大声。戏谑的话语自身下响起惹得舒嫚娇躯再次僵住。

俏丽的容颜慢慢的爬上了一抹红晕却还是无法让倔强的人儿服软。

我就是想让她听到谁叫她上次叫的那么大声了。趴在他的肩膀上她闷闷的回答。

闻言秦漠寒在怔愣半晌之后忽地闷笑出声。

低头望着她气急败坏的脸他说道:是她刚搬进来的那个晚上?

恩她乖乖的点头忽又说道:几乎每个夜晚你都在她的房间里睡觉你说这简直是赤果果的炫耀我好歹是你名义上的妻子你怎么可以这么连着外人对付我。她抡起小小的拳头砸在她的身上却被他的牙齿狠狠的咬了一下。

傻瓜。秦漠寒低低的喊了一声而后紧紧的抱住她。

那晚她脚扭伤了我把她抱回房间帮她上药而已之后本来想进你房间的可是你把门繁琐上了我只好去书房睡了。这几天工作上的事情太忙回来的晚又进步了你的房间都是在书房睡的。温柔的话语悠悠的在耳畔响起带着主人沉闷的憋笑声让舒嫚不知如何是好。

秦漠寒复又抬起头来双眼已掩去了笑意一本正经的望着她。

你如此在意我是不是爱上我了?问出后又觉得无限尴尬竟憋闷着沉默起来。

舒嫚僵直着身子而后敛下眼帘将头偏开。

你别误会爱上你等于自掘坟墓等于飞蛾扑火我是不会这么傻的。冷冷的声音在这空旷的房间内响起。

如此甚好。闷闷的以及冷语却只见秦漠寒眸中的寒光闪过。

舒嫚继续偏着头不想去看身上的男人。

转眼又恢复了平静。好不容易经营起来温馨气氛再度被打破。

秦漠寒又恢复了面无表情周身冷冽的气息再度包围。他翻了个身径直下床朝浴室走去。

舒嫚单手支着身子看着他的背影怔怔的发着呆。

简单的淋浴之后秦漠寒方从浴室走出来。

因为从小训练的原因所以他早已习惯自己走路不发出任何声音。可是却孰料正因为这独到的好处而让他发现了一个惊世大秘密。

你在干什么?看着正一粒一粒的往自己口中喂药的女人秦漠寒大声喊了出来。

舒嫚一惊手上一抖整灌药倒在了地上。

秦漠寒快速的捡起药罐却在看到内容的那一刻起愤怒瞬间充斥整张黑脸。

紧紧的抓住药罐双眸迸射出骇人的寒意他狠狠的将药罐摔在地上而后趁着舒嫚还没来得及喘过气前抓住了她的下巴。

你竟敢背着我偷偷吃避孕药那一声怒吼响彻房间的那一刻舒嫚的人已被秦漠寒狠狠的摔倒在。

吃痛的摸着自己下巴舒嫚冷冷一笑扬起高傲的头不惧道:难道要我为你生儿育女吗?你有什么资格让我为你生孩子?我可不想我的孩子在生下来之后就与自己分开。她深深的明白一旦自己生下孩子之后就注定着要将自己的孩子拱手让给秦氏她不愿她不要她宁愿选择不生育也不想自己的孩子与她分开

舒嫚红着眼深深的凝望着已是铁青了脸的秦漠寒垂下眼帘不再看他那闪烁着危险气息的眸子闭上眼睛任由这满室的空寂与诡异充斥在周围。

我与你本就是逢场作戏为这样的游戏我根本没必要赔上这一切更何况你也没说我必须为你生孩子。她仰起头苦笑着看着他淡淡的说道。

好真好秦漠寒点着头那一刻疯狂燃烧的怒火让他的眼睛一片赤红。

既然你不生想要为我秦漠寒生儿育女的女人大有人在不缺你一个。嘴角泛起一抹残笑那泛在眉心的笑意顷刻间消失的无影无踪留下的是愤怒过后的残忍。

舒嫚低下头掩去眼眸中的悲哀她淡淡的说道:请便。

话音刚落却只听得见一声巨响秦漠寒已然摔门离去。

楼下隐隐传来他的怒吼:从现在开始你还有你给我搬出去如果让我在发现你们出现在这周围我就废了你们的腿。

而后是何琳那嘤嘤的哭泣声再然后便是老太太的谩骂声再然后是摔门声再然后是漫天的安静静的让她的心发寒。

蜷缩着单薄的身子缩在床的一脚处双眸无神的盯着的被褥她双眼迷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