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总裁的闪婚新娘

作者:梧桐叶

天才一秒钟记住它www.11zw.cc更短更小,若被各大浏/览/器/转/码阅读,可返回到本站继续阅读,记住了吗?

【我的母亲是这个世界上最伟大最温柔最美丽的母亲。她对女儿对儿子甚至是对丈夫都有着深深的爱只可惜当回首过往时她所做的一切努力都只因为当年的那些事而埋没了。】

自那次之后秦漠寒就再也没有踏入过别墅半步而何琳与老太太也搬出了别墅整栋房子内一瞬间只留下她与那些根本就不熟的秦氏家仆。

生活还得照样过饭还得照吃睡觉还得照睡只是那颗明明就完整的心不知为何就好像是缺了一个口子般有点难受

随意的插着饭舒嫚拧着眉无神的望着眼前可口的饭菜却怎么也咽不下去一点食欲也提不起来。

颓然的放下手中的碗筷她慢慢的起身而后在以潘姨为首的下人门浑浑噩噩的飘进了楼上的房间又开始了新一天的睡觉工程。

这生活过的真够颓废和糜烂的

将头深深的埋入被窝里面舒嫚闷闷的感叹着。

房间静的有些吓人周围的冷寂包围着她心惊胆颤。

手机铃声意外的想起打破了这可怖的时刻。

舒嫚无神的掀开被子然后再无神的拿起电话放在自己的耳朵上并不说话。

嫚嫚有空吗?我想见你林浩然近乎乞求的声音在耳畔响起那一刻舒嫚竟有些恍如隔世的错觉。

林浩然?什么时候自己已经偷偷的将他扔到一个毫不起眼的角落里了呢?

台北市立医院

一辆私家车缓缓的停靠在医院专门为高层人员明星们设置的后门前秦氏老太太戴着墨镜缓缓的走下车。

朝四周望了望她在保镖的陪同之下快速的闪入医院。

身后一辆诡异万分的车于角落中慢慢的闪现。

车内何琳望着眼前这鲜活的一幕嘴角轻扬眼里闪过一抹戏谑和讽刺。

车子缓缓开动而后转了个弯朝着相反的方向慢慢的离去。

医院的私人病房

病房的大门缓缓开启舒矝月那苍白的面容霎时间印入眼帘。

然得到的只是她嘲讽般的笑容。

睡梦中的舒矝月被吵醒了睁着惺忪的睡眼缓缓回过头朝大门看着。

那一刻当看到眼前的老人时眼眸中闪过惊愕闪过哀伤闪过害怕闪过痛苦却惟独没有闪过欣慰和笑容。

过往的记忆再次浮现在脑海里夹杂着她的不安和恐惧。

秦老太太朝下人挥挥手示意他们下去。

而后偌大的病房内再次安静下来只剩下对峙的两人。

十几年没见没想到你已经快死了。讽刺的话悠悠的响起彰显着主人此刻疯狂的笑意和蔑视。

舒矝月弱弱的笑了笑缓缓闭上眼睛我知道你迟早会来的自嫚嫚嫁给秦漠寒之后我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

听到舒嫚的名字秦老太太原本还带着笑意的脸倏地沉了下来咬牙切齿的看着躺在的女人她骂道:十多年前我费尽心思。千辛万苦的把你赶出去可是现在你竟然唆使你的女儿来迷惑我的孙子你这个女人可真是的可以。

闻言舒矝月惨淡一笑苍白的面容上满是无谓的淡然。

当年只不过是年少轻狂只不过是一抹痕迹只是不知正因为当年的一时冲动而种下了祸根。

嫚嫚嫁给秦漠寒完全是出乎我的意料之外可当我知道了之后我有的也是深深的欣慰或许冥冥中自有主宰吧这也让秦氏可以真正的成为秦氏

有她在秦氏就不会有安宁的一天你们母女都是祸害都是扫把星你看看我的好孙子都被她带成什么样了。忽地一声怒吼发出却只见秦老夫人气愤的身子颤抖双眼赤红。

舒矝月的眸子暗了暗盈盈水光隐隐的闪烁着想起自己苦命的女儿却再也无法忍住的落下了眼泪。

你放心嫚嫚五岁那年已经失去了记忆她根本想不起她五岁前到底经历过什么?虚弱的闭上眼睛舒矝月慢慢的说着不住心如刀割。

在嫚嫚的世界里母亲与事业是她的全部到如今或许爱情已经渐渐的占据了她的位置。

听到她的话秦老夫人眼神闪烁着一抹戏谑而后又似是放心般的沉了下来。

她是忘记了可是你还没忘自始至终你是唯一清楚的知道这件事始末的有你在我真不放心。说罢摇着头叹了一口气。

舒矝月冷笑挑着眉说道:我已是癌症晚期你还害怕什么?难道是怕我在咽气之前将你的事情抖出来吗?

你秦老太太怒极双手颤抖着指着舒矝月气急败坏的样子好不狰狞。

未免夜长梦多这也是好的。淡淡的说着双眼却是更为犀利盯着舒矝月这其中的意味已经很明显了。

舒矝月再次冷笑出声缓缓的合上眼帘她幽幽的说道:我只要嫚嫚幸福我只要子墨辛苦的基业不白费其他的都可以不要。

你放心只要她的记忆没有恢复这些我还是可以保证的。刻意忽略掉她眼中浓浓的哀伤秦老太太不带一丝感情的说着。

舒矝月缓缓抬头睁开哀伤的眸子那他呢?握住拳头她颤音问道。

他?老太太斜着眼脸上闪过一丝不屑。

托着下巴她憎恶的说道:我以为无情如你会将他忘得一干二净呢。说罢缓缓摸着自己的头发厉声道:

你别忘了你们舒家人从来都不是什么好人女的下男的也不是什么好东西爱谁不好却爱上那种人幸好当年我也一并赶了出去否则简直是侮辱了秦氏声誉。她说的一脸愤恨而后又忽地笑了出来。

不过那小子命大没了你这位无情的母亲依然自由自在的活的精彩无限。

看着跟前已是惨白了脸的女人老太太嘴角闪过一抹冷笑而后入浮云般的飘出了病房。

你这个扫把星本就不该存活在这个世界上你只会给人带来不幸你的儿子你的女儿甚至整个秦氏都因为你蒙羞。

声音轻飘飘的飘荡在这空荡荡的病房内带着些许嘲讽鄙夷甚至是仇恨的情感四处飘散话不尽散不去到最后徒留一抹伤心滞留在舒矝月的心里被折磨的痛心疾首。

偌大的病房内只剩下那哀怨的宁静与孤独。

望着那赫然紧闭的房门舒矝月苦笑出声。

紧紧的闭着眼睛被针管插着的手亦是死死的握着直至其青筋暴露直至鲜血倒流。

当再次睁开眼睛的那一刻那美丽的大眼睛里已盛满了泪花而后肆无忌惮的宣泄出来缓缓流下

我坚强的女儿我可怜的儿子是我对不起你们

她仰望着天花板心碎的哭泣着。

原谅妈妈妈妈只要你们幸福只要你们过的开心快乐。

妈妈不是个好妈妈不是个好妻子命中注定的会给人带来不幸甚至连你们也要受到牵连对不起

或许我的离去会是你们幸福的开始。

她心碎的哭着而后颤抖着手缓缓的伸向另一只插满针管的手。咬着唇瓣她强行的拔掉了这些针管一瞬间那只手鲜血四流而后满是狰狞的恐怖。

就这样都结束了吧结束了因她而起也因她结束了

她缓缓的闭上眼睛当最后一滴热泪自眼角滑下的那一刻却只听得见仪器的一声长长的滴之后人已经没了气息

眼角依旧残留着泪水晶莹剔透的好似她的心不染纤尘却可惜她却被尘世所染。

我可怜的女儿我可怜的儿子原谅妈妈下辈子我定会找到你们永远的也不会在将你们放弃再也不会了

【眼角湿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