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总裁的闪婚新娘

作者:梧桐叶

天才一秒钟记住它www.11zw.cc更短更小,若被各大浏/览/器/转/码阅读,可返回到本站继续阅读,记住了吗?

【妈妈告诉我为何你要走的如此突然是不是连你也要抛弃嫚嫚了?嫚嫚是不是做错什么事惹您生气了?虽然有时候我不乖虽然有时候我很倔强虽然我贪慕虚荣的嫁入秦氏可是这一切我只是希望自己不输人只是希望我和你能够永远的幸福下去。妈妈你走了让嫚嫚一个人如何是好?】

一座宁静的咖啡小巷一座独立的别墅包间。当舒嫚简便装扮的站在咖啡厅面前时满脸都是疲惫的神色。

戴上墨镜她压低帽檐的快速闪了进去。

快速的甩掉身后的服务员她快速的冲向林浩然所在的包间。

迅速的打开门而后在林浩然热切的注视之下迅速的将门关紧。

转过身的那一刻颤抖冰凉的身子已然陷入一个温暖的怀抱之中。

嫚嫚低低的一声闷喊却只见林浩然已经激动的热泪盈眶。

舒嫚轻轻的将他推开而后快速的绕过他坐在了椅子上。

林浩然讪讪的笑了笑转而坐在了舒嫚的对面。

舒嫚抬起头默默的看着西装革履头戴墨镜以及发行有些酷的老气的男人嘴角勾起冷笑。

你终究还是接替了冷云。她幽幽的说着将视线从他的身上移开望窗外的风景。

不知为何心里还是空落落的总觉得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一般难受。

林浩然爱怜的望着舒嫚双眼始终不曾移开过静静的勾勒着她优美的面庞静静的欣赏着她身上所有的一切只是这么的看着他就觉得这是一种幸福来自于天堂的幸福。

伸出手他紧紧的抓住了舒嫚的手一瞬间胸腔内巨大的幸福充斥着。

嫚嫚。他低低的说着忽而抬起头柔声道:如今我已经成功的执掌了黑帮只要再过些日子取得他们的完全信任之后我就把你从秦漠寒手里抢过来你愿意等吗?

我不愿意。舒嫚决绝的声音赫然打断了林浩然惴惴不安的话语而后倏地使出狠力挣脱开他的束缚。

霍地站起身她狠狠的拍了一下桌子怒道:浩然你这样对冷云不公平你怎么可以这样?我已经很清楚很明白的告诉过你我和你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请你不要在自作聪明不要这么幼稚了好吗?

林浩然的眸子暗了暗而后缓缓的低下头。

让我放开你我做不到。爱了这么多年就这么放开了我不甘心。低低的声音再度响起却惊得舒嫚一阵颤抖。

你舒嫚无奈望着眼前依然倔强的男人她苦笑着摇摇头。

曾几何时她的眼她的脸和他一样充满了期待也充满了倔强。可是如今这道光芒却已然被时光磨平。

她缓缓入座紧握着双拳厉声说道:浩然有句话我必须告诉你无论你将来如何我舒嫚绝不会再和你在一起。我已经不爱你了我不爱你了。说完抬起头无比坚定的看着他。

林浩然一愣而后黯然的垂下眸子沉默着。

她说他不爱他了怎么可能一定是她的谎话他的嫚嫚不可能不爱他的不可能。

他闭上眼睛疯狂的甩去这些想法

咖啡厅里柔和的音乐响起清灵的跳动着却丝毫撩拨不起那颗死寂的心。

舒嫚静静的喝着咖啡想用那热热的温度来舒缓心内的不安却孰料那颗心越是紧紧的纠结在一起。

清灵的手机铃声响起急切的震动开来。

舒嫚拿起手机看着上面的号码不住双手颤抖起来。

快速的按下接听键她紧张的喊了一声:喂?

电话那头传来了远方急迫的声音之后是肃穆的沉静。

舒嫚眨着眼泛着泪水

那一刻她只觉得天旋地转

与此同时咖啡厅的另外一侧

从洗手间往自己包间赶的云洛正一副悠然自得的哼着小曲脚步悠哉。

前方两个鬼鬼祟祟的身子在攒动。

向来对狗仔队敏感的他看着他们这一身装备就已经猜出个大概。

是来他的吗?他心下疑惑可是看着他们的方向又觉得不像。

心里的好奇胜过一切他轻手轻脚的快步跟了上去。

你确定舒嫚与林浩然会在雅间吗?一个狗仔轻声的问另一个狗仔道。

肯定错不了有个自称和舒嫚是敌人的人告诉我的谁不想看着自己的敌人的丑闻曝光。另一位记者悠闲的点了一根菸好不惬意。

两人继续沉默着朝前走去。云洛的眉眼却越来越纠结。

快速的转身他知道迅速的朝另外一个通道赶去。

急速奔驰的脚步快速的停在雅间门口云洛气喘吁吁的看着这安静的地方心里暗自庆幸幸好赶到及时。

手握门把他快速的打开门。正想冲进去却熟料身子已经被一个柔软却十分有力团给冲撞了。

低低的闷哼一声他在后退了几步之后终于强行站稳了身子。

低下头看着那抹熟悉的身影嘴角闪现出一抹抹温柔的笑。

可是当心爱之人抬起头的那一瞬间他的心立刻被满脸泪痕的她给深深的刺痛着。

快速的拉住她的手云洛趁着没有人的空当转身闪进了另一个没有人的包间内。

房门被关上的那一刻他即刻低下头说道:你差点被狗仔队了先别出声等他们走了之后在说话。

可是他的安慰却反而激起了舒嫚更多的泪水那泪腺就好像是坏了一般泪水汹涌而出就再也没有停过。

低低的抽噎声响起而后声音越来越大声。

听到外面的动静云洛无奈的低叹一声而后迅速的吻住了她的唇瓣轻柔的堵住了她的话语。

这个吻温柔的让人安心仿佛是不带一丝杂质般的干净。

他只是静静的捧着她直到门外的动静没了才松开。

可是刚松开就看到舒嫚泣不成声的软子一瞬间瘫在地上。

俯身他心疼的捧起她的小脸轻声问道:嫚嫚你怎么了?

心因为她此刻的脆弱而纠疼着。

舒嫚抬起臻首猛地抓住云洛的手臂心碎的望着眼前这个陪伴着她度过一年快乐时光的男人心里忽地酸涩了起来。

妈妈走了她什么也没有了就连最后也是这个她早已忘得一干二净的男人陪着她安慰着她

抬首望着云洛心疼的表情舒嫚嚅嗫着唇瓣泪水再次滑落。

云洛我求你快点带我去医院我妈她不行了她要离开我了

这一刻她的声音竟是脆弱的不堪重负

秦氏集团总裁办公室

忙碌了一天的秦漠寒抚着眉心休养生息。

秦文拿着手机站在他的面前惴惴不安。

总裁累了要不要回去休息一会儿。他期待的说着却孰料当他说完后秦漠寒那双冰冷的眸子倏地睁开迸射出无限寒光。

见总裁不说话秦文舔舔嘴巴终于还是鼓起勇气的说道:总裁你快去看看少奶奶吧我怕她会崩溃。

总裁之前交代不许对他说任何有关少奶奶的任何事情可是现在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他又岂忍心不说。

她?秦漠寒冷笑冰寒的眸子看不出任何表情一个敬酒不吃吃罚酒的女人而已有什么崩溃不崩溃的若要崩溃也只是她自找的。

不是的。秦文忽地抬起头对上秦漠寒逼人的眸子喊道:舒矝月死了刚才医院来电话说舒矝月于今天早上拔掉身上所有的医疗设备自杀死了

话音刚落他在庆幸自己终于说完后猛然感觉到身边一股疾风闪过待回过神时那办公桌上已没了秦漠寒的踪影。

还愣着干什么。一声怒吼之后回过神的秦文快速的跟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