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总裁的闪婚新娘

作者:梧桐叶

天才一秒钟记住它www.11zw.cc更短更小,若被各大浏/览/器/转/码阅读,可返回到本站继续阅读,记住了吗?

各位亲亲写着一张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秦漠寒真可怜眼角湿湿的

【生如夏花不求吾一生轰轰烈烈惟愿这辈子平淡度过生命的每一刻;世事难料再大的意志却终究无法抵过那无情的病魔】

连续忙碌了几个日日夜夜再通过的帮忙之后秦漠寒才将这一切烂摊子收拾的仅仅有条。

当最后一项敲定的时候台湾内所有股东都暗自缓了一口气。

众人风风火火的想要找出出卖情报的细却被秦漠寒的一句冷哼给阻止。迫于他的强势众人有苦难言只能抱着虚惊一场暗自缝补心口的那道伤痕。

可是他们却不知柏林这边秦文却早已为秦漠寒的病而吓白了脸色。

望着摇摇欲坠的秦漠寒秦文担忧的喊道。

站定秦漠寒摇了摇头而后眨了眨黑眸这才恢复眼前的一片清明。

秦文给我去倒杯水过来。话语里是说不出的疲惫秦漠寒揉着太阳缓缓的坐回椅子上

秦文快速的将开水递到他的面前俊脸上写满担忧。

总裁昨天去检查了不如现在就让陈医生把报告单送过来吧他试探的问道手却先于话的拿出手机迅速的拨通了号码。

简单的说了几句之后秦文这才将电话挂断。

陈医生是总裁在台湾的私人医生这几年一直陪伴在秦漠寒的左右为他做定时检查。

可是最近由于工作忙的原因而已经将近几个月没有检查身体了

老太太那边的情绪稳定下来了没有?沉着脸秦漠寒一边揉着太阳一边暗哑着嗓音问道打断了秦文幽幽的感想。

抽回思绪秦文幽幽应道:恩医院那边说已经醒了。

将头偏开秦文不忍去看一向高高在上的总裁那虚弱的表情。

那少奶奶呢?仿佛是隔了好久搬那话语方问出口可听着听着竟察觉到了些许微妙的急切。

还没醒医生说发高烧昏迷着呢

闻言秦漠寒不再言语疲惫的闭上黑眸俊脸上写满了倦怠。

秦文默默的站在一旁默默的看着总裁的脸心里却对他的身子骨越来越担心。

这样没日没夜的工作总归不是个办法他幽幽的想着心里却是不断的催促着医生快点到来。

时间一点一滴的偷偷溜走两人就这样默默的在办公室内沉默着休憩着担忧着。

当私人医生抱着箱子出现在他们的办公室前时秦文激动的只差没上前拥住他

然他的期待他的兴奋却最终柔化在私人医生那严肃而沉重的脸。

心隐隐的开始不安起来。

陈医生望着秦文错综复杂的表情复而望向面无表情的秦漠寒低叹一声之后缓缓将报告拿出来递到他的面前。

望着他手上那一叠厚厚的资料俊眉微微蹙起秦漠寒沉声道:我对我的身体心里有数你直接告诉我结果就可以了。

陈医生无奈的摇摇头转而将报告放到桌上缓缓叹道:秦总您头晕目眩黑曚的情况有多少时日了。

一个月

冒昧的问一下当年秦老爷子去世的真正原因是什么?

听到这句话秦漠寒忽地抬起头来沉默了半晌之后说道:自然死亡

这就奇怪了。陈医生略微思索的托起下巴一脸匪夷所思表情凝重的让秦文的心扑通扑通的狂跳不止。

猛扑到陈医生面前秦文低吼道:你快点说别咋咋呼呼的。急死我了。

沉沉的望了一眼秦文在看着俊脸上写满复杂的秦漠寒医生瞬间黯淡了脸。

拿起桌上的资料他幽幽的说道:秦总初步诊断您患的是脑癌

那一刻空气好像停止了流动丝丝气息透着不安带着些许难以言语的伤痛和落寞还有那毁天灭地的悲哀

总裁的生活习惯都很规律秦老爷子又是自然死亡既无平日习惯又无遗传我们实在找不出病因

陈医生的沉吟依旧在这空旷的办公室内响起却奈何另外的人却早已失了继续听下去的心情。

秦文怔怔的望着秦漠寒看不出任何情绪的脸当望向陈医生时不住红起了眼眶

嘴角生硬的扯了扯他摇着头苦笑问道:陈医生别开玩笑总裁身体从小就很好怎么会怎么会

他慌乱的摇着头快速的拿起放在桌上检查报告看了又看查了又查对了又对

他只想用这份证明证明陈医生的谎言可是无论他如何努力都始终找不到一丁点儿哪怕是一个不起眼的小角落也找不到。

他找不到他该死的找不到

怔怔的往后退去身上的力气仿佛被抽干了般手上一松却只见那一叠厚厚的纸从手上滑落凄凉的在空中打转而后哀伤的覆在了地上

抬起朦胧的泪眼放眼望去竟是一片苍茫

秦漠寒低着头望着地上的那摊纸清冷的表情看不出任何情绪却惟独能从那越发深邃的眸中猜出个大概转眼竟又是一片凄凉

【秦漠寒不会是的我不会让他死的放心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