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总裁的闪婚新娘

作者:梧桐叶

天才一秒钟记住它www.11zw.cc更短更小,若被各大浏/览/器/转/码阅读,可返回到本站继续阅读,记住了吗?

【林浩然的爱霸道自私;云洛的爱懦弱无私。前者将我伤的彻底可是后者却让我永远的活在愧疚当中。这两种爱我都要不起更无法要。但是我想说云洛你是如此伟大这要让我如何去偿还】

凄凉的夜色中被这惊天动地的声音狠狠的震动着而后却只见娇弱的身子被急速奔驰的跑车狠狠的撞向天空在空中划过一道凄美的弧线再然后随着樱红的鲜血喷洒而出的那一刻娇小的身子便狠狠的被摔倒了地上

嘭的一声响之后那身子亦摔倒了地上反射的向上弹了弹就再也没有了声息。

头上鲜血汩汩的往外淌。

孤寂清冷的街道唯有冷风徐徐吹过夹杂着几许凄凉的气息却再也没有其他。

何琳紧紧的抓住方向盘双眸睁圆睁大的看着倒在血泊之中的舒嫚嘴角忽地勾起一抹残笑。

迅速的发动引擎车子慢慢的向后倒去然后急速奔驰在这苍茫的夜色之中朝着相反的方向驶去

凄冷的夜缓缓的飘散着冷寂笼罩在血泊上的人儿然后渐趋冰寒

墨黑的街道拐角处急促的车声从拐角处闪现而后越来越近越来越急。

紧急刹车之后云洛与林楠慌张的身影出现在车门处当望着倒在血泊中的人儿时心中一痛急速跑过去的双脚亦踉跄不已好似有千斤重般的无法负荷

嫚嫚将她抱起看着额头上流淌而出的汩汩鲜血心跳霎时间漏了半拍。

颤抖的双手无措的捧着她苍白冰凉的脸任由那鲜血沾满自己双手撕心裂肺的痛。

嫚嫚一声凄厉的哀嚎之后却只看得见那哀伤的身影见证着凄凉无数

台北市医院

云洛发了疯似得从出事地点抱着昏迷的舒嫚奔至医院

喘着粗气怔怔的望着那被鲜血浸满的身子在看着随即而来的闪着红灯的手术室爆满血丝的眸子里恨意无限。

林浩然闻讯赶来汗流浃背的瞪着手术室。

嫚嫚怎么样了?抓住云洛的衣领林浩然歇斯底里的吼道。

闻言云洛挑眉冷眼望着跟前已然变质的男人嘴角勾起一抹冷笑手中的拳头亦慢慢的握紧。

狠狠的一拳砸在了他的脸上云洛吼道:林浩然你这样爱人的方式只会让你所爱之人走的越来越远你的根本就不配知道什么叫爱我打死你说罢咬着牙他带着满腔的怒火狠狠的揍了他一拳。

林浩然捂着被揍的火辣辣的脸颊双眼暴红的看着云洛抡起拳头他啐道:我与嫚嫚的事干你这个外人屁事说罢举起拳头对准云洛的脸。

一双有力的大手钳住了它待回头时却发现林楠正严肃的望着他。

你闹够了没有望着自家的不孝子林楠怒声道而后钳住他的大手往死里甩去。

林浩然没站稳身子踉跄了几步后才站稳。

浩然这次是你太过分了如果你真爱嫚嫚的话就绝对不会提出如此无礼的要求你知道的嫚嫚素来倔强她瞒着我们偷偷的到温泉会馆若不是工作人员不放心她跟了好远的话这次你可闯下大祸了

闻言林浩然猛地抬起头怔怔的望着林楠又望了望依旧一脸愤恨的云洛默默的低下头不再言语。

双拳紧握云洛强忍着无限的怒意才克制自己不去上前狠狠的揍那个可恶的男人一顿。

红透的俊脸满是悲屈的悲愤。

一时之间偌大的医院走廊手术室外头再次恢复了宁静

太阳从高高挂空到后来的日落西山转眼那被推入手术室的人儿已经经历了十个小时的殊死搏斗

云洛默默的闭上眼睛不忍去看手术室外头护士不断的忙来忙去。生怕下一次睁眼的时候就传来了她的噩耗。

今生她所受的苦太多太多他实在不忍看着她受再多的苦楚。

双膝颤抖着缓缓的无力的跪下云洛耷拉着脑袋双目哀戚到最后竟流出了哀伤的男儿泪。

紧握双拳俊美的脸上布满悔恨和痛苦舒阿姨对不起是我没用照顾好嫚嫚是我的错对不起

他低低的哀求着却丝毫抵挡不住心内的悔恨与愧疚。

这时候手术室的灯暗了还在发着呆的三个人蓦地回过神云洛闭着眼睛依旧不敢去看。

他怕很怕很怕

看着同时被折磨了十几个小时的三个大男人医生摘下口罩会心一笑舒嫚小姐之前是不是脑袋里有淤血?

话音方落却只见紧闭着眼的男人忽地睁开眸子连滚带爬的朝医生走去。

是她五岁那年出国车祸脑袋里有淤血所以丧失了五岁前的记忆。

哦医生会意的点点头说道:这就难怪了这次车祸虽然致使脑部受到严重的撞击但是因祸得福她左脑部位的淤血已经全部清除话刚说完却只见云洛那就结的胸口缓缓的舒展开来紧锁的浓眉亦慢慢的伸展。

可是医生复又皱眉说道。

你这个医生有话就快点给我说不要支支吾吾的。林浩然一把抓住医生的白大褂吼道。

浩然给我放尊重点。林楠气愤的扯下林浩然的手微笑着向医生小心翼翼的赔不是。

理了理衣服医生看着被推入加护病房的舒嫚叹气道:上次的车祸似乎对她产生了很严重的影响致使左脑淤血清除时右脑的淤血却暂时清除不了我看她这样拖了十几年也不是办法长期下去会有危险的。医生拧眉郑重的说着吓得三个大男人矗立在原地不敢动弹亦不敢大声呼吸。

云洛一时之间只觉得天旋地转脑海里不断的回放着医生的话久久难以消化。

紧紧的握住医生的手云洛紧张的问道:医生有没有什么办法清除她脑袋里的淤血?

闻言医生神色凝重的摇摇头叹道:淤血在大脑中比较重要的部位压着重要的神经组织我怕到时会如果强行开刀的话会造成生命危险可是如果不开刀的话也是会有生命危险

心里猛地咯噔了一下抓住医生的手亦缓缓的放开。云洛张着嘴巴双眸死一般的绝望。

双膝一软他竟再也无法承受的再次滑倒了地板上哀伤的瘫软下去。

医生难道你的意思就是说让她等死吗?林楠上前义愤填膺的问道。

不是我们会尽最大的努力可是贸然开刀只会加大手术风险我们医院会努力的观察的等到合适的时期会尽快通知你们动手术。说罢再次戴上口罩无奈的扫视全场而后便摔着其他医生及护士火速离开。

空荡荡的走廊内留下的是三个落寞的男人还有那徐徐灌进来的冷风不断的击打着他们破碎的心转眼又是一抹凄凉独自吞咽。

三天后加护病房

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洒金病房时那被紧紧握住的手指动了动。

随即被纱布包裹的头唯独留下眼睛的地方泛着水色的睫毛泛动着。

艰难的歪过头当看着趴在床头酣然入睡的男人苍白僵硬的脸色稍许柔和了多。

云洛艰难的喊出声而后小手轻微的动了动。

趴在病床边的男人被惊醒然后揉揉惺忪的睡眼。可是当看到睁开眸子的舒嫚时心里一阵窃喜顿时睡意全无。

他欣慰的笑了出来却是无声的因为不想打扰病榻上虚弱的人儿。

想要转过身叫林楠与林浩然进来却被舒嫚一手艰难的止住。

忍住额头上传来的疼痛舒嫚轻轻的摇了摇头说道:云洛你你能不能帮我去去把高高云飞叫叫过来我我有很很重要的事事情要要和他说说吧艰难的闭上眸子重重的喘着粗气。

云洛一愣浓眉深锁的望着已是苍白不堪的女人却还是坚定的点点头。

嫚嫚乖乖休息我现在就去让他过来你也让医生给你检查检查这样下去我不放心只要一想到她的右脑上还有淤血心里就止不住的抽疼着。

恩。舒嫚重重的点点头泪水顿时聚满眼眶却被她硬生生的憋回去。

云洛摇摇头忍住心底的抽痛感无助的感叹着。

嫚嫚如果疼你大可哭出来有我保护你你不必让自己强颜欢笑

为什么要把疼痛藏在心里呢为什么不哭出来呢。

嫚嫚我的好嫚嫚

秦氏总裁办公室

秦文战战兢兢的站在办公桌面前不安的看着埋首于公文的总裁。

总总裁关于宝贝的事情他微微的吐出话语却被秦漠寒的冷声打断。

准备好了吗?

秦文一愣不安的对上总裁那吃人的黑眸艰难的点了点头如果对方出庭的话明日准时开庭

看他点头秦漠寒面无表情的继续低头埋首于公文之中。

秦文狠狠的抓住手中的报纸心一横咬牙喊道:总裁你要不要看看早上的报纸舒嫚小姐她

秦文你忘了吗?从昨天开始我说过的不许在提那个女人的名字。你现在给我出去。说罢头也不抬的指着大门口。

秦文绝望的闭上眼睛周身顿时涌上一股无力感。

总裁你到底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舒嫚小姐出了车祸了就在昨天晚上昨天晚上你去找她却发现她与另一个男人在一起的晚上

总裁你到底是真的绝情还是假的绝情呢?

浑浑噩噩的带着这些想法出了总裁办公室回头看着依旧埋首于办公桌上的男人心底顿生一种苍白的悲凉。

待总裁办公室的门被关上的那一刻低头的男人终于抬起头眼底深邃的闪烁着。

慢慢的拿出一直藏匿于怀中的遇见细细的感受着独属于它的光泽那幽邃的黑眸暗了暗。

拿起座机他不耐对方问候就抢先命令道:给我去查查那起车祸的肇事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