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总裁的闪婚新娘

作者:梧桐叶

天才一秒钟记住它www.11zw.cc更短更小,若被各大浏/览/器/转/码阅读,可返回到本站继续阅读,记住了吗?

【我与秦漠寒好像离的越来越远了】

秦氏总裁办公室内

大门被狠狠地用大力推开还埋首于公文的秦漠寒抬头不满于秦文的莽撞。

放下手中的笔正想开骂却孰料秦文猛地冲到自己的面前狠狠地抓住了他的手。

总裁总裁他抓住秦漠寒的手气喘吁吁的上气不接下气。

黑眸沉了沉秦漠寒不悦的拧起俊眉。

缓缓的挣开秦文的束缚面无表情的俊脸突地多了些许不耐。

总裁快回去别墅刚才家仆来报说宝贝突然断气了一席话终于成功的说了出来却惹得坐在办公桌前的男人霍地站起身。

高大的身子晃了晃废了好大的力气才勉强站稳。恍惚的望着前方视线渐趋模模糊糊。

心中难当

捂着发疼的胸口秦漠寒霍地奔出了办公室的大门而后那高大的身子眨眼间消失在了转角处。

秦文擦去脸上已分不清是汗水还是泪水的液体忍着心中的心酸悲苦紧紧的跟着

秦氏别墅

老夫人这位宝贝真是太有灵了你看这双眼炯炯有神简直像极了秦总呢一位医生抱着欢呼跳跃不止的小宝贝乐呵呵的笑道。

老夫人站在身后看着那兀自跳跃的小人儿眼底闪过一抹诡异。

老夫人据我推测当有人掐住他的脖子的时候他好像率先有预知呢所以暂时屏住呼吸所以才勉强逃过这一劫。你看看他古灵精怪的全身都透着灵气看来舒小姐倒是给秦氏生了一个好孩子。我敢保证这孩子长大后很可能超过秦总

这话很难看出真假当然也免不了奉承之意可这却在有心人的心中掀起一个不小的波澜。

是多么秀气的一个宝贝如此有灵气试问她又怎么可能就此拱手让人呢?

所以

当穿着白大褂的医生还在兴奋的说着逗着宝贝玩时他丝毫没有注意到当秦老夫人听到将来可能超过秦漠寒时那双眼睛所迸射出的诡异。

转过头她用眼神示意了潘姨。潘姨不忍没有移动。

见她不动老太太眸子嘴巴动了动一抹狠戾闪过。

潘姨心下一凛急忙走出门去。

当迅速跑回来的时候手里已经多了一张支票。

秦老夫人将支票拿起放到医生的手上。

这里五亿新台币的支票你拿去说罢目光炯炯的瞪着医生。

潘姨不忍的抱过好奇的歪着脑袋打量的宝贝闭上眼睛心在滴血。

见如此巨款在手人那独有的贪婪霎时间出现双眸却早已表现出对金钱的欲望。

手缓缓的伸出去可当看到秦老夫人那深沉的眸子时又快速的缩了回来。

医生望着那闪烁着贪婪的眼睛秦老夫人目光灼灼。

只要你答应帮我瞒下宝贝没死这件事这五亿新台币就是你的了而且我还会命人把你送到国外去深造怎么样?你什么都不需要做你只需要等漠寒回来时说上这句话就行做好了我等你去国外后在给你十亿

医生呐呐的说着在良知与金钱面前做着挣扎。

可是试问这世间又有几个人能够战胜金钱。虽说金钱不能万能可是事实上在这个利欲熏心钱财说话的世界里钱本身就是无所不能

终于还是无法抵住对金钱的渴望医生垂下眸子接过她手中的支票然后小心翼翼的放入怀中。

秦老夫人放心我照做就是了。话刚说完却只见秦老夫人默默颔首而一旁的潘姨却听的心惊胆战一边不舍一边心疼。

犀利的眼睛望向兀自出神的她硬生生将她出轨的思绪拉回来。老太太望着潘姨冷笑道:潘姨你听到了吗?

潘姨一怔紧紧的抱住宝贝拼命的点点头。

潘姨小家伙欢呼的拍手喊道然后歪着脑袋呼呼的小手碰了碰她颤抖的脸部。

潘姨一愣感受到来自小孩独有的柔软而后便再也无法止住自己不去哽咽转眼间双眼却早已红透。

将宝贝抱入怀里紧紧地不舍地心中却想到了车祸重伤还躺在医院的舒嫚心里不住的抽痛。

我这么做应该会下十八层地狱吧

望着宝贝干净纯洁的小脸潘姨在心里幽幽的感叹道。

医生麻烦你去弄点安眠药给孩子喂下等会儿漠寒回来了还得靠你呢秦老太太悠悠的说着双眸阴森恐怖让人不敢直视。

压低着头私人医生重重的点点头而后快速的冲出房门。

待他出去之后秦老太太将视线转移到潘姨身上慢慢的往她身上靠近。

潘姨把玩着她身上的衣服她悠悠的说道:你跟在我身边这么多年我想你该知道我做事的风格为了秦氏我不得不这么做。你也听到了宝贝是如此聪明充满灵我更不可能放手。至于漠寒他向来都不是我能管的了的而且随着舒嫚记忆恢复了漠寒在秦氏的地位更加不保我现在能做的就是就是尽力不让秦氏落到别的股东手里而宝贝则是最关键的。但是你应该知道舒嫚和漠寒的子只要宝贝在一天他们就会尽力去和我抢说实话我没有把握能不能抢的过所以

所以要先下手为强。潘姨低着头接下剩下的话忽而抬起头望进秦老太太的眸子无奈道:老太太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毕竟自从十几年前赶走舒小姐的那一刻开始便注定我这辈子会和老太太站在同一战线上说罢苦涩的闭上眼睛

阴狠的眸子慢慢的闪现着笑意望着潘姨秦老太太会意的点点头而后转身迎向赶紧来的私人医生。

冲进别墅大门的前一刻秦漠寒努力的做着深呼吸

冲进别墅时的那一刻放眼望去他看到的是满场的凌乱还有那痛哭不止的秦老太太。

闭上眼睛一股股凄凉的寒意深深的刺痛着他钻进骨髓

颠簸着跑到私人医生的面前忍着头晕目眩以及那锥心刺骨的痛楚秦漠寒吼道:孩子在哪里?

医生一怔被他突如其来的暴喝吓得脸色苍白不敢动弹。

秦总人死不能复生

孩子在哪?这一声已然竭尽声嘶力竭

手僵硬的指了指身旁当秦漠寒跟随着的手望过去时却发现一条白布包裹着那小小的身影依旧是如此的可爱。

抚着额头他一步一步的缓缓靠近。

艰难的迈着脚步一步步的前行每走一步心就痛一分

秦老太太止住哭泣朝着潘姨使了个眼色。

潘姨一怔默默的闭上眼睛握住拳头喊道:总裁是何琳掐死宝贝的是何琳说罢睁开眼睛哀伤的望着蓦地僵直的秦漠寒。

这一声终于抓住了秦漠寒的注意力。

踉跄着步子缓缓的站起身秦漠寒望着潘姨阴沉哀伤的眸子示意她继续往下说。

强忍着将一切和盘托出的冲动潘姨哭道:今天早上何琳小姐来找老夫人老夫人不在老潘打了个电话给我我就将孩子让何小姐抱一会儿。可是可是可是等我回来的时候孩子没有声音我以为他他他是是睡着了因为到了那个时候宝贝都要睡觉的。但是但是

拍话忽地被一记粗暴的巴掌声打断待潘姨回过神时却发现秦漠寒正用那冰寒的黑眸冷冽的盯着她。

指着孩子秦漠寒吼道:你跟在老太婆身边那么久难道看不清楚那个女人的心计吗?潘姨你是不是不想活了?秦文他朝身后早已哭得肝肠寸断的秦文吼道。

秦文哽咽的匍匐到秦漠寒的面前。

现在把这个女人带下去废了她的手

慢着眼见潘姨被惩秦老太太忽地大喊道。

抓住全身颤抖的潘姨她怒道:漠寒潘姨是我的人你有什么资格动?

猛地欺身上前秦漠寒望着双目阴狠的瞪着这个此刻让他恨到极致的老女人吼道:就算是你的人我也要动我废了她的手还要废了你的手秦文还愣着干什么给我拖下去

但是沉默冷却了他的暴怒。待四周安静下来之后才赫然发现秦文依旧站在他的前面没有任何动作。

握着双拳秦文抬头坚定的咬牙道:总裁现在不是清理门户的时候为宝贝报仇才是正事还有我刚刚得到消息据说那晚少奶奶出事的时候何琳就出现曾在那里出现过时间刚好吻合还有她的车听说最近报废已经换了一部

话音方落却只问得满室的沉寂

秦漠寒闭上眼睛无力的仰着头高大的身躯摇摇欲坠

握紧双拳阴沉的黑眸迸射出骇人的寒意。

秦文去把何琳带到地下室去。说罢潇洒的转过身。

脚步骤然停歇拳头紧了紧俊脸装的是满满的不舍。

回头望着被白布包裹着的人儿心下一狠人却终于迈开了脚步。

急速的节奏促使风扬起生生的扯痛着俊脸亦不小心带出了更多的泪水。

宝宝把拔一定为你报仇

秦老夫人望着消失在视线的身影眼眸闪了闪她命令潘姨道:马上带宝贝离开台湾

信义区舒嫚与秦漠寒新婚别墅地下室

当众保镖擒着何琳来到地下室时头发凌乱的她被铁链紧紧的拷着。

抬头看着端坐在太师椅上那个全身上下透着阴鸷冷冽气息的男人不由的胆战心惊。

瘦小的身子狠狠的颤了颤何琳恐惧的看着秦漠寒可当触碰到那愤怒的几欲喷火的黑眸时却还是害怕的低下头。

不动声色的对保镖使了个眼色保镖会意随即伸出脚狠狠的踹向何琳。

何琳扑通一声的跪倒在秦漠寒的面前双手撑地几乎成趴跪之姿。

惊慌的抬起头看着一步一步的朝她靠近的男人心知他的阴狠何琳一时心慌急忙悔悟道:漠寒我知道错了我知道错了不要送我去警察局我不要坐牢我不要坐牢

蹲面无表情的攫住她的下巴看着这个曾经温柔如水的人儿秦漠寒竟有些恍惚。

他这么多年来养在身边的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女人?用温柔如水的天使般的面孔换取他的怜悯可是骨子里却邪恶的不断的发动一波一波的攻势

这样的女人简直该死!

想到这愤怒到烧红的眸子忽地闪过一抹厌恶秦漠寒鄙夷的将她甩开。

站起身他居高临下的望着何琳阴鸷的脸皱了皱。

你放心我不会带你去警察局何琳跟了我这么久难道你还不知道我秦漠寒从来都爱动用死刑而不愿交给没用的警察处理吗?说罢嘴角勾起一抹肆意的残笑。

看着此时化身为恶魔的男人何琳周身狠狠的打了个寒战惊恐的望向秦漠寒的眼那带着水色的眸子哀哀凄凄的乞求着。

秦文这个女人不是最爱施诡计害人吗?给我挑去她的脚筋我让她一辈子躺在说罢转过身高大的背影颤抖着却彰显着无限的恨意。

望着一步步朝她靠近的保镖何琳大骇急忙连滚带爬的移到秦漠寒身边抱着他的哭求道:漠寒求求你放过我好不好我真的是因为太爱你了你知道的当年我为了都不能生孩子了看着那个孩子我嫉妒我是真的嫉妒为什么舒嫚可以得到你的一切而我付出了这么多差点连生命的失去了还是得不到你漠寒我不甘心我不甘心

哭哭啼啼的人儿在地上不断的哭求哀嚎不断却无法得到在场所有人的同情。

多行不义必自毙女人好时可以温柔如水一旦使坏却几乎可以搅的天下大乱。

秦文默默的摇着头对于眼前这个再次使用悲情攻势的女人没有一丝同情。

同样的方法用一次两次还可以但是用了三次以上那以总裁的耐心怕是只会更加激发他的怒意。

狠狠的用脚强硬的将何琳踢开秦漠寒伸手示意保镖们快点下手。

接到命令各个黑人保镖手持铁棍面目狰狞的看着何琳

哀伤的扫视四周眼见个个都对她没有一丝一毫的情感何琳忽地冷笑起来。

哈哈缓缓的颤抖着踉跄着站起来身子飘忽旋转了一圈视线终于定格在背对着她的男人何琳啐道:秦漠寒无情如你竟然会如此对我那我也没必要在对你心存什么念想说罢嘴角勾起一抹邪魅眼睛却是清明不已。

望着他们她朗声喊道:昨天我无意中听到一个让我晴天霹雳的真相故事中的男主角因为想要替秦氏生下继承人而选择了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模特可是却孰料那个小模特竟然是秦氏老夫人刻意赶走的秦氏落难公主

此话一出令在场的所有人无不停下所有的动作。

众保镖们面面相觑不知道该怎么做。

秦文不安的望向自家总裁眼中闪烁着紧张与担忧但更多的却是放心。

何琳下的赌注恐怕要输了

秦漠寒转身阴鸷的黑眸发狠的瞪着面目狰狞的何琳嘴角慢慢的勾起一抹残笑。

继续说淡淡的说道那黑眸不着痕迹的沉了沉。

而当年那个被赶出秦氏家门的正是一代名模舒矝月以及她的女儿舒嫚看着他淡然的表情何琳没有底气的说道。

舒矝月还有个儿子小嫚还有个哥哥。他的哥哥当年因为厌恨他的母亲没有带他离开而受人指使犯下大错导致小嫚失忆而如今因为你小嫚找回了五岁前的记忆什么都记起来了黑眸深深的凝望着何琳秦漠寒不带一丝感情的问道:不知道我说的有没有对?何琳

话音刚落却只见何琳原本还高涨的士气霎时间泄了取而代之的便是一脸的惊恐与震惊。

你你是怎么知道的?呐呐的问出声何琳欲哭无泪。

看着如此愚蠢的女人秦文不由得为她担忧任凭一时冲动做事丝毫没有考虑到后果想想也觉得可悲。

其实早在总裁得脑癌的那段时间从高云飞的反应就能怀疑出来。

试问平时习惯优良的人除了遗传又怎么可能得脑瘤?可是偏偏秦氏上下都没有得过这类病症的先例

所以有些事容不得总裁不去怀疑

可是望着秦漠寒面无表情的脸秦文的心隐隐的抽痛着。

一朝一夕之间他从天堂跌入地狱这需要多少的勇气去承受。

若不是为了秦氏或许总裁早就离开这里了吧。

以他的个若知道了他只是秦氏的一颗棋子他是断不会留在这里。可是或许总裁的内心这个世界上只有他一个人知道

若不是为了秦氏为了少奶奶的秦氏为了孩子为了与少奶奶重修旧好为了一家团聚他或许早就放下一切远走他方了。

只是兜兜转转之间宝贝死了少奶奶又因为误会与总裁分开这一切的一切似乎都在冥冥之中注定着总裁与少奶奶的不能相守

会是这样的吗?

他望着刚毅的秦漠寒心中对他的敬佩陡然上升了高度心里又是疼又是急却终究发现自己只是茫茫尘世的一个无用的沙子根本无力去为总裁分担。

最近发生了好多事多到总裁无力去承受多到舒嫚无力去承受他真不敢想象若是舒嫚知道宝贝死了之后又会掀起什么风浪而她?一个深爱自己孩子的母亲一个勇于为了自己孩子而不惧挑战秦氏权威的母亲又会如何的悲痛?

想到这不住红起了眼眶。

默默的擦去眼角的泪水他模糊着泪眼望向总裁。

刚毅的线条俊美的让人迷醉就像是希腊的神砥般。可是那神思却哀伤的让人心疼

狠狠地掐住何琳的脖子秦漠寒双眸爆满血丝红着眼吼道:何琳你曾经为了我造成不能生育孩子而今你又害了我的宝贝这笔帐我们两清了但是你开车撞小嫚的事绝对不能这么就算了以后如果让我在见你一次我就打一次。说罢狠狠地将她推开。

转身伸出手他冷声令道:给我废了她的双腿然后带着满腔的愤怒他甩袖大步离去。

秦文紧跟其后任由地下室传来撕心裂肺的哀嚎

身子在急速前行可是神思却胡乱飞舞

捂着昏昏沉沉的脑袋秦漠寒双手撑住墙壁艰难前行。

真的好累太累了

秦文紧跟在他的后面生怕他有什么不测眼中却早已噙满了泪水。

秦漠寒抬起头望着苍茫的天色默默的发着呆

秦文我是不是很失败?连我自己的妻儿都保护不了我是不是不是个男人?仰望着天秦漠寒忽地问道而后那嘴角朝着秦文凄惨一笑。

秦文一怔那眼中的泪水掉的更凶了。

这是总裁第一次在别人面前示弱可是他秦文不要他宁愿总裁永远都那么强势永远都那么霸道他不要这样虚弱的总裁不要不要

慌乱的摇着头秦文一边掉着泪一边喊道:不是不是总裁若不是个男人那我就更不是了高云飞也不是林浩然就是一条狗了这天下就总裁一个是男人很好很强势的男人

他慌乱的解释着却孰料只得到跟前男人的一记虚弱微笑。

看着眼前跟了他十几年的男人秦漠寒那阴鸷的黑眸慢慢的柔和起来再然后开始涣散。

秦文如果万一有一天我不在了你一定要帮我好好照顾小嫚她是我在这个世界上乃至这个城市里最无法割舍的女人也是望着天他眨了眨眼眼底闪过悲哀。

最对不起的女人说完这句话脑袋的意识终于消失殆尽然后高大的身躯开始摇晃再然后轰然倒在了秦文的身上

【秦漠寒是个可怜的男人唉刚刚写到最后连我自己都舍不得的哭了下来。。。。。。这个章节有点长七千字不过很不错爱恨交织吧希望你们喜欢愿意的话送我一些月票吧谢谢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