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总裁的闪婚新娘

作者:梧桐叶

天才一秒钟记住它www.11zw.cc更短更小,若被各大浏/览/器/转/码阅读,可返回到本站继续阅读,记住了吗?

【漠寒你让我忘却你可是此情早已根深蒂固你让我如何将你忘却光是承受你离去这样的事实就已经花费了我所有的力气我再也没有多余的力气去承受其他的伤痛】

又是一年矢车菊盛开的季节郊区那栋古老的别墅依旧被繁盛的矢车菊环绕着。只是现在却只有一人形单影只。蓦然想起却早已物是人非。

一步一步的带着些许紧张的心情舒嫚在翻译官的陪同之下缓缓的步入这个曾经带给她美好回忆的地方。

小姐请。翻译官优雅的弯腰礼貌的将她引进了内室。

脱下帽子与墨镜无神的眼扫视大厅四周继而定格在坐在沙发上的。她朝他笑了笑。

舒小姐操着一口不流利的中文笑意盈盈的向她迎来继而紧紧的将她抱进怀中。

舒嫚柔顺的任由他将自己抱住待他松开自己时便迫不及待的问道:先生漠寒来过这里吗?说罢双眸急切的望着他那泛着水色的眸子装满了期待。

闻言笑而不语将她引到桌前

坐定舒嫚局促的望着满脸笑容的他不安的等待着他的回复。

舒嫚小姐没有来过我这里。你知道他的个的如果他执意要躲你的话他不会把自己的行踪告诉任何人的。看着舒嫚越发冰冷绝望的眸子他叹气道。

舒嫚感伤的低下头嘴角闪过一抹苦涩。

不动声色的望着暗自伤神的舒嫚微微一笑叹道:舒小姐你爱吗?

闻言舒嫚猛地抬起头怔怔的望着他的脸不住哽咽的红起了眼。

爱我爱他几乎没有任何迟疑话尽之时那滴泪水亦悄无声息的滑落了下来看的着实不忍却也只能爱莫能助的摇摇头。

两人无声的坐着却再也没有多余的话语直到舒嫚起身即将离开的那一刻起。

回头朝内室望了望终究无奈的看着舒嫚一步三晃魂不守舍的离去。

她很爱你。双手环着腰他幽幽的感叹着。

内室忽地缓缓走出一个人来幽邃的眸子深深的锁住前方那个踉跄的人儿恨不能健步如飞的冲上去将她狠狠的揉进怀里。

嘴角微微的动了动冰凉的薄唇终究还是咽下些许不舍秦漠寒幽幽的说道:只可惜我配不上她。

柏林皇宫大酒店

位于最高层的总统套房那厚重的大门被缓缓推开

舒嫚摘下墨镜看着房间内一切熟悉的摆设她柔柔的笑了出声。

这里藏着她与秦漠寒太多的回忆女王式的大还有留有他们醉人的缠绵办公室内依旧留言动人情思的痕迹。

几乎没有地方好像都沾满了秦漠寒的气息让人深深的迷醉让人晃着移不开眼睛。

缓缓的走到办公桌前做到他曾经处理公务的位置满心卷着苦涩酸涩不止。

拿起电脑的鼠标她流着泪不断的亲吻着仿佛那双有力的大手正温柔的摸着自己的脸几乎每一个温度都传达着他无限的情意。

她真傻她真的好傻为什么好好的一段感情放在自己面前她不去好好珍惜为什么没有看到漠寒的良苦用心

漠寒你到底在哪里心碎的抚着沾有他气息的东西舒嫚哽咽的叫唤出声伴随着撕心裂肺的痛小脸抽泣不止。

缓缓的将小脸趴在桌子上她慢慢的闭上眼睛安静的闻着独属于男人的气息就好像他此刻正站在她的面前般。

不她真真切切的站在她面前了因为在梦中依稀可以清清楚楚的看到他憔悴的面容却是一往情深的望着她。

漠寒我好想你。窝在他的怀里她哽咽的轻嚷出声却不小心带出了更多的泪水。

可是无论她如何抽泣的呼唤得来的却只是他的渐行渐远还有那慢慢消失的身影。

她不甘的奋力上前追终于在即将拉住的那一刻那高大的身影瞬间化为泡沫消失的一干二净

从梦中醒来时脑海里全部是方才的画面可是却却再也没有温度。到最后却只留下满脸泪痕以及那无尽的伤痛

强行牵扯出一抹苦涩敛下小脸上所有的失落她百无聊赖的望着周遭的一切。

眼角不期然瞥到桌上的一张纸

心跳霎时间漏掉了半拍舒嫚怔怔的望着桌上那赫然写着的几行字不住再次红起了眼眶。

快速的张望着四周她激动的热泪盈眶。

他真的来过真的来过

慌乱的从座椅上站起来想着大厅的四周发了疯一般的寻找却终究只有满屋的空气与她作伴感伤落寞哀戚徒留满室遗憾。

恍惚着步子她耷拉着脑袋一步一步的走回桌前看着桌上的纸傻傻的苦笑着。

颤抖着双手小心翼翼的拿起纸继而将它紧紧的抱进怀中然后是满脸的辛酸。

漠寒你让我忘掉你可是此情已经根深蒂固让我如何将你忘却。

挪威

踏上这一片美丽的地方一个人静静的搜寻着属于秦漠寒的足迹却颓然的发现自己竟然毫无所获。

漠寒曾经的你是否在踏上这片土地的时候迷茫过?

你是否会因为你的病而在这里短暂停留?还是你是否会因为我而停下你前进的步伐

大概不会吧。她仰起头幽幽的感叹着转眼又是一阵落寞。

在挪威这个陌生的土地我无法闻到丝毫关于你的气息。

环顾四周看着周遭美丽的地方小手不放过每一个地方

这里是漠寒疗养的地方高雅而不奢华就像他的人一般永远优雅的像希腊神砥让人一不开眼。

湛蓝的天空之下一朵洁白的云朵飘飘摇摇。

舒嫚仰起头微眯着眼出神的望着眼前的这一切。

美丽的眼水汪汪的装满了所有的落寞以及悲凉。

摇着脑袋她哀戚的叹了一口气而后便转身离去。

你到底在哪?到底哪里可以追寻到你的足迹哪怕只要见你一眼便足矣可是老天爷似乎并不给我这个机会

蔚蓝的天空之下是那一抹清丽的身影在蓝天白云之下若隐若现。

当那抹渐行渐远的身影逐渐消失在天际之外的时刻一辆豪华的跑车从天际的另一头奔驰而来

高大的男人缓缓的走下车俊逸的面庞在蔚蓝色之下显得尤为出尘。

工作人员蜂拥上前细心的接过他手中的行李而后将他引入内室。

秦先生医师有交代这次的疗养恐怕得花很长时间

默然的回头望着已然消失人儿踪影的天际秦漠寒微微一笑复而回转过身淡淡的说道:没事只要能把病治好就行说罢高大却单薄的身影缓缓的离去

美丽的大道之上艳丽的风景渐行渐远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