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总裁的闪婚新娘

作者:梧桐叶

天才一秒钟记住它www.11zw.cc更短更小,若被各大浏/览/器/转/码阅读,可返回到本站继续阅读,记住了吗?

【两年后的重聚首我想秦漠寒是不同的我也想我也是不同的。当他的身边有了俏佳人那是不是代表着我早已成为他的过去式?真是等了这么久对于他的思念有增无减始终无法面对这突如其来的打击。】

两年后

秦氏大厦内依旧清丽却越发魅力的女人在秦文与保镖的陪同之下快速的走向升往总裁办公室的总裁专用升降梯。

升降梯的大门缓缓合上然后隔开了她与员工的视线舒嫚带着墨镜云淡风轻的看着这两年来孜孜不倦的围观她的员工们而后嘴角轻轻的勾起一抹残笑。

舒小姐这次收购申通集团的股份恐怕要花费很多的财力据可靠消息知道目前国外一个叫做的大集团亦企图靠收购申通而在立足发展。秦文拿着皱着眉头看着手中的资料俊脸透着不安。

慢慢的摘下墨镜她转头对秦文问道:查出这个集团的实力吗?

秦文沉吟了一会儿而后严肃的说道:这个集团据说是两年前才撅起的发展十分迅速目前已经强占了国际上珠宝行业的很多市场直逼我们秦氏如果细细估算他的实力恐怕与我们不相伯仲。

话刚说完却只见电梯的大门缓缓开启舒嫚笑着走了出去秦文你去在查清楚一下的底细如果可以利用商业间谍查出这次他能够出资的最大限额是多少。另外先去紧急调度一下我们秦氏所有的备用资金以备不时只需明天下午我和你一起去。

好的不过利用商业间谍恐怕不可以。秦文皱眉担忧的望向她。

舒嫚停下脚步回转过身为什么?

据我所知这两年的发展很大的一部分靠的就是商业间谍故而善于利用商业间谍的他们亦不会轻易的将自己的底细泄露给我们利用商业间谍恐怕不妥不过我会在试试其他方法

闻言舒嫚不动声色的望着眼前一脸沉思的秦文惊叹于经历两年风雨的他那越发俊逸的脸以及那越发缜密的心思。

秦文漠寒有你真的是他的大幸你果真是个好帮手。说罢垂下眼帘双眸哀戚。

对于她的赞许秦文保持着一贯的淡然只是看着兀自低头的她难免心下犯痛。

每次一提到秦漠寒舒嫚都会露出这样的表情。

想想也两年了自挪威回来后舒嫚亦去他其他的地方找了可是却终究毫无所获。

双目定格在她手上的戒指看着她孜孜不倦的等待着总裁的回归转眼又是无奈又是心疼。

刚想开口安慰却又见舒嫚抬起头说道:那你马上去准备然后取消我明日所有的行程这次收购申通事关我们能不能在全台湾占据绝对的市场只要申通收购那秦氏的势力就可以更进一步了。说罢眼底泛着柔意满脸笑意。

秦文默默颔首而后看着舒嫚缓缓走入总裁办公室才转身离开。

望着周遭的不便的陈设舒嫚缓缓的走到办公桌前再然后慢慢的躺在躺椅上闭上眼帘让自己沉浸在漫无止境的梦境之中。

每次只要躺在这张漠寒曾经躺过的躺椅上自己就能够睡的格外香甜偶尔还会梦到以及俊美的他。

只是梦境终究只是梦境每次梦回她都要以泪洗面好一阵才能从中抽离出来痛不欲生。

办公室的电话惊醒了闭目养神的她坐直身子在接过电话每一个动作都做的十分娴熟。

两年了已经渐渐习惯于在工作中做梦在梦中思念漠寒然后又被电话打醒那华丽的白日梦

舒小姐高先生带着小少爷上来了。

闻言嘴角轻轻上扬舒嫚还未等放回电话便急不可耐的朝大门迎去。

妈咪带着小小的帽子的宝贝铺展着双臂朝他蹦蹦跳跳的走来水嫩的小脸里布满笑颜。

看着眼前与秦漠寒越发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小宝贝舒嫚忽地站在原地愣愣的看着宝贝扑入自己怀中转眼又是柔情缱绻。

蹲细细的为宝贝擦去嘴角的残留的食物舒嫚将宝贝笑道:宝贝想妈妈了没?

想的小手轻轻的捏着舒嫚的脸做着宝贝自主研发的按摩方式每一下都传达着他的努力和无限的爱意。虽然这样的按摩这样的力道无非就是在舒嫚脸上挠痒痒可是母子两依旧乐此不疲。

妈咪宝宝看见把拔了讲到这里小宝贝忽然兴奋的手舞足蹈一脸喜悦。

闻言舒嫚无言苦笑。

她在机场火车站甚至是码头都派了眼线只要秦漠寒一入台湾她就可以马上知道可是现在都毫无结果试问宝贝又怎么可能知道。

可是

看着自家宝贝那一股子兴奋劲又不容许她不去怀疑。

她家宝贝素来对漠寒有着特殊的感应这在他两岁的时候就可以得到印证。只要秦漠寒出现的地方宝贝都可以感应到

她惊疑的望向云飞却只见他无奈的耸耸肩叹道:刚才这个小魔人精兴奋的买这买那我忙的应接不暇哪里还注意到或许宝贝思父过度出现的幻觉吧嫚嫚你也别多想如果秦漠寒出现了就会有人来报的

恩。拧眉重重的点头舒嫚抱着撅起小嘴一脸不高兴的宝贝亲了又亲。

宝贝把拔很快就回来了。似是安慰他的话语实则是在安慰自己自欺欺人罢了。

秦漠寒到底什么时候回来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她还有什么资格去安慰宝贝呢。

然宝贝却只是不悦的撇了撇嘴将头偏向高云飞再然后那圆溜溜的小眼珠蓦地一沉。

舅舅最坏了每次都不相信他画个圈圈诅咒他。他一定要自己去找证据然后给他看看他还敢不敢不相信宝贝。

受不了那越来越像秦漠寒的秦氏狠瞪高云飞拍拍隐隐作痛的心脏离开他的视线。

优雅的坐在沙发上高云飞拿起摆在桌前的美酒美美的喝上一口笑道:明日收购申通的怎样?

闻言舒嫚刚刚缓和的眉头又再次皱起看着自家哥哥说道:恐怕很棘手。这个集团忽然横插一杆还真不好说。

查出对方的底细了吗?他们的总裁是中国人还是外国人?

舒嫚诚实的摇摇头我已经让秦文去查了估计等会儿就会有消息。目前只知道他在两年内迅速在世界范围内抢夺市场份额实力不容小觑。

高云飞点头优雅的啧了一口酒继续说道:我听说这几天以迅速的动作几乎席卷了台湾的剩余珠宝市场这次如果让他们收购申通的话估计市场份额会超过我们所以得小心。

我知道舒嫚神色严肃的点点头逗弄宝贝的手亦缓缓的垂下来。

宝贝歪着头看着严肃的两个大人左看看右看看着实不解。

?是谁?不认识

小小的头一歪小手抓了抓妈咪的肩膀而后他窝进舒嫚的怀里呼呼大睡起来。

恩睡醒了好有体力去找把拔

舒嫚与高云飞望着宝贝恬静的水灵柔情的笑了笑。

宝贝永远是她在伤痛之余的开心果

国际珠宝大厦总裁办公室内

一桌一把椅一人一只菸。

高大的男人优雅的端坐在落地窗前静静的观赏着窗外的佳境嘴角轻微上扬黑眸深沉却带着无尽的笑意。

台湾依旧如此美丽。那那心心念念的人儿呢?是否依旧拥有着让人心醉的容颜?

想到这紧锁的浓眉忽地伸展开来心情大好。

门忽地被一脚踢开原本雀跃的心情忽地暗淡下去。

下次如果在这样冒失给我滚出。对于新招来的这位女秘书他素来无语。

一年从国外捡到她一年带在身边却总也改不了她冒失的个。

而这话也周而复始的重复了一年连他自己听了也不自觉的反胃。

是总裁。女孩小心翼翼的低下头回答可是眼里却是布满了狡黠的笑意。

切听的耳朵都快磨出茧子了也没看他真正的实践过。

小心翼翼的将手中的资料猛地放到办公桌上那力道大的震耳欲聋。

男人回过头不悦的眼神飘忽着黑眸给予一记狠瞪。

女孩这才怕怕的吞了吞舌头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对于眼前的男人她什么都不怕就怕他的狠瞪也不知道是跟谁学的总能瞪的她毛骨悚然。

查的怎么样了?男人面无表情的问道。

其实我想说没查出多少。秦氏总裁舒嫚小姐真是女强人商业保密工作做的很好弄的全秦氏员工各个守口如瓶而且对舒嫚向奉为神砥一般的朝拜十分忠诚。说到这她又皱起秀眉沉吟道:秦氏好像十分重视这次申通的收购所以我查到了明日下午舒嫚将亲自出席

听着她义愤填膺的叙述男人不由的勾起浅笑舒嫚看来还是一个狠角色呢。说罢悠悠的望向窗外转眼心情再次大好。

小蛮看着窗外的景色男人悠悠的说道:取消我明日所有的行程我会亲自出席明日收购申通的会议。说罢霍地站起身朝着总裁办公室的大门走去。

听说台北有一个叫做高云飞的人你让他为我设计几件适合明日出席的西装晚上之前弄好。否则看着她的黑眸再次犀利的刮过狠瞪弄的小蛮后退几步。

知道了。哀哀凄凄的低叹一声可是那双小眼却对着男人走出去的背影大吐舌头

真是神经病明日可以喝先生见面的难得机会却被那个小小的收购申通的什么狗屁会议给退了申通早已是他的囊中物真不懂他搞什么飞机。

跟在这个男人身边一年多了还是不知道他心里到底想什么

跺跺脚不敢的撅起红唇她甩甩小手亦跟了出去。

男人心还真是海底针

【恩喜欢的话请劳烦继续等下午还有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