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总裁的闪婚新娘

作者:梧桐叶

天才一秒钟记住它www.11zw.cc更短更小,若被各大浏/览/器/转/码阅读,可返回到本站继续阅读,记住了吗?

【身份这种东西在如今这个利益熏心的社会只会让我们迷惘。就比如说因为我不堪的出身我害怕连累漠寒觉得配不上他;还比如说因为我不堪的出身何琳抓到把柄兴风作浪。】

章鱼还没找到吗?

我不管你什么理由明天之前如果没找到的话那你就滚出警署

余下的话便淹没在一阵摔碎电话的嘈杂声之中。

舒嫚轱辘的翻转了身子微微的用枕巾蹭了蹭眼角的泪水黯然的睁开眸子。

房间的门再次被推开一袭黑色睡袍的秦漠寒端着粥笑着走了进来。

你醒了?走到她的身边秦漠寒亲吻着她濡湿的发心疼的说道。

舒嫚乖顺的点点头朝着他绽放出一抹苦涩无奈的笑容。

赶快趁热把粥喝了否则身体会吃不消。秦漠寒边说着边端起碗用勺子舀了一勺粥递到舒嫚的面前。

微微张开小口舒嫚艰难的将它含进去而后艰难的往肚子咽下去。

就这么一口一口的喂一口一口艰难的吞下去直到秦漠寒手中的粥消失的干干净净。

奖励的在她的小脸上印下一吻秦漠寒放下碗转而从桌子上拾起一本杂志。

这是我们拍的广告一克拉的眼泪你看看这几天市面上的反响都很不错。各大娱乐周刊都说我们是天生一对对我们的婚礼也越来越期待说罢递到舒嫚面前含笑的眼满含期待。

舒嫚接过杂志呆呆的望着里面的一切她与秦漠寒深情凝望的对视以及她与秦漠寒充满幸福的微笑。

这一切是那样的熟悉却又是如此的陌生总感觉即使身穿公主裙的她即使看上去高贵与秦漠寒比起来却是如此的低俗仿佛已经穿透了几个世纪般的遥远。

双手颤抖的摸索着照片上男人的一颦一笑她默默的落着泪而后闭上眼将杂志狠心推开。

漠寒我们把婚期延迟吧现在的我根本无力去承受一个本不属于我的婚姻我是如此的平庸根本就没资格与你站在一起我们推掉婚约吧说罢她默默的闭上眼睛无声的落着泪。

秦漠寒微微皱起双眉却还是满脸柔情的将颤抖的她搂紧怀里口气有些威严别在跟我说什么推掉婚期小嫚你再这样我会生气的。我爱的是你这个人与其他无关同时我也希望你也能抛开一切的爱我他淡淡的说着语气里带着让人无法忽视的逼人霸气。

可是舒嫚微张着嘴唇还想继续说些什么却在看到他渐渐阴沉下来的脸时无奈的放弃。

垂下眼帘她黯然神伤好我以后不会在说什么了。

乖。将她搂紧怀里男人脸上的阴霾瞬间散去到后来索将她锁进怀中辣的吻了上去。

一吻方歇之后秦漠寒喘息着看身下的女人叹道:那个老太婆的罪责已经成定局死刑判不了恐怕会在监狱里待上一辈子。

闻言舒嫚眼眸暗了暗虚弱的窝在秦漠寒怀里她问道:漠寒她是你的奶奶你不心疼吗?

心疼?秦漠寒冷笑黑眸闪过一抹狠戾而后绝然道:我是心疼我心疼的是为什么没有早点发现她的阴谋而让你承受如此多的痛苦倘若当初我没有听她的话回国的话恐怕我会后悔一辈子。宝贝谁也不能伤害你否则我亦会让她付出数以万倍的代价哪怕这个人是我的至亲我也毫不客气话到此刻男人抱着舒嫚的手紧了紧双眸迸射出骇人的寒意。

听闻他的话舒嫚惊愕的僵住了身子瞪大眼难以置信的看着已然发怒的秦漠寒想要说些什么却在一番思想斗争之后终究选择放弃。

罢了罢了她已经很累了其他的不想再管只要心里知道有这么一个男人爱着她为了她可以付出一切就可以

乖顺的闭上眼她狠狠地吸吸鼻子而后将头深深地埋入秦漠寒的怀里吸允着独属于他的味道。

这样的味道不知道还能不能闻上一辈子

舒嫚感伤的想着。

然径直沉浸在幸福中的秦漠寒却丝毫没有估计到舒嫚会有这些想法。

抚着她的发丝他温柔的说道:小嫚我们的婚期快到了我让月霓裳先行回国让她好好的陪上你一阵你在家好好休养休养到时候我要看到一个精神的新娘说罢怜爱的在她的额头上落下一吻。

恩。舒嫚点点头头也不抬的应允。

秦漠寒不再说话只是越发加紧了力道抱住舒嫚双双沉默着共同体会着此刻难得安静的气氛。

转眼间思绪万千。

各位观众朋友们前不久被爆出的秦氏丑闻秦氏老祖宗秦老夫人因为涉嫌伤害云洛之事已经得到秦氏管家潘氏夫妇证实此外还牵扯出十几年前的一场丑闻原来当年舒嫚之母舒矝月无声无息的离开秦氏的一切缘由皆因秦老夫人不容自家媳妇儿设计了一切

目前大众对秦氏的评价褒贬不一但可以肯定的是若不是秦氏尚有舒嫚与秦氏准女婿秦漠寒撑腰估计在全台湾内又会掀起一波经济危机

电视上各娱乐媒体还在津津有味的报道着秦氏的丑闻争相抢夺来自全台湾甚至是全中国的收视率。

似乎从四年前开始自舒嫚嫁入秦氏开始所有关于秦氏的消息都能成为娱乐头条只要这一档节目这一期中播出了关于秦氏的任何讯息其收视率成绩都比同期节目高出很多。

一夜之间秦氏早已成为所有娱乐媒体抢夺的对象这让无数借用绯闻上位而不能走红的明星们唏嘘不已。

某酒店的总统套房内

章鱼苍白着脸怔怔的看着电视上一闪而过的舒嫚与舒矝月的脸虚弱的面容不自在的抽搐几下。

手中紧握着遥控器心中所有的情绪全部写在脸上。

一旁静静的何琳看着反常的章鱼眼眸闪过一抹狡黠似是为猜到了什么似得而开怀不已。

摇着轮椅她朝着章鱼走过去嘴角勾起一抹魅惑人心的妖艳。

待到达他面前时纤纤玉手温柔的托起他的下巴她妖媚的说道: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让你如此纠结?

闻言章鱼回头眼带不屑的看着何琳到最后沉默着从口袋抽出烟兀自的抽起来。

这么多年来我带着恨意看这种类型的电视不下千次万次可是都没有你这种表情见他不搭理自己何琳兀自说道:到底发生什么事?不想跟我说说吗?或许我可以帮你也说不定

这与你无关章鱼低吼一声顺手甩开了何琳的手。

朝着他妖娆一笑何琳借用轮椅的扶手将自己托起而后爬到了在费力的坐在章鱼的腿上妖娆的扭着腰不断的摩擦着已然章鱼那已然肿胀的硕大。

那现在呢与我有关吗?勾起他的脖颈何琳魅惑道而后双手按住他的头放到自己柔软的胸口上

嗯感受到章鱼微微的动作她发出一声魅惑的直直逼得男人身上所有的理智消失殆尽。

抬起头箍住何琳的脑袋章鱼贪婪的望着何琳点头如捣蒜:有关有关。说罢带着弥漫在口角的口水深深的含住了何琳微微翘起的红唇。

新一轮体的交易重新掀起漂浮于这沉默的气氛之中难舍难分。

大是不断变换姿势的两个纠缠不休的人

第二日

静谧的咖啡厅内处处都充满了阴谋的气息。

何琳带着墨镜独坐一个隐蔽的雅间内兀自品着茶脸上荡漾着前所未有的兴奋与开怀。

随后赶到的林浩然从身后将她环住脸深深的埋进肩膀内低声呢喃:好几天不见了真想你的味道。

闻言何琳冷笑你也会想我?真想不到。说罢冷冷地将他推开摇着轮椅回到座位上。

林浩然自觉无趣亦跟着坐在她的对面。

怎么?有什么重大的事需要约在外面?我们可以躺在一边运动一边谈事情。说罢双手握住她的手暧昧的波光飞快的流转着。

不着痕迹的将他的手推开何琳抿着咖啡无所谓的说道:家里有一个强犯你去吗?

哦?自觉她话里有话林浩然亦正色起来。

微微一笑何琳魅惑道:昨天的娱乐新闻你看了吗?

闻言狠狠地灌上一口茶林浩然拉下脸恨恨的说道:看了。

指尖轻轻的敲打着桌子好笑的看着铁青着脸的男人何琳继续说道:其实他们的丑闻可不止秦老太婆雇凶杀人很多内幕都已经被秦氏压下了。比如说雇人强。

是哪个女人这么倒霉要受那老太婆的折磨?

不屑的耸耸肩何琳轻哼道:哼还不是你心心念念的人的老娘

话音刚落却只见林浩然握在手中的水杯猝然滑落到地上。

来不及回神他猛地抓住何琳的衣服问道:你给我说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因为害怕动静过大而刻意压低的嗓音听起来格外的凶狠那张猝然爆红的脸亦冲血着彰显主人此刻的怒火。

缓缓的将他的手拿开何琳笑道:当年过程我不细说了我只说的是秦老太婆派人污了舒矝月怀了一个孽种而这个孽种就是你那朝思暮想的人儿舒嫚

淡淡的口气里带着些许嘲讽却在林浩然耳朵里听来尤为的心疼。

嫚嫚天他的嫚嫚向来清高知道这些该会是有多么的难过

松开领带林浩然俊脸不断的抽搐着。

见他不语何琳继续说道: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我都想好了再过五天就是舒嫚与秦漠寒的婚礼那天我会将章鱼骗过去然后逼舒嫚离开到时候你只需要和我里应外合就行只要舒嫚和你走了那她便永远是你的了。

而后看着他疑惑的眼神她继续说道:放心我会偷偷威胁的绝不会让你的心上人受一丁点损伤。说罢眼底闪过一抹诡异与狡黠。

这些该不会是你用你的功夫逼出来的吧。你和那个强犯是什么关系?目光幽深的望着何琳林浩然调笑着转移话题算是对她计策的默认。

闻言何琳哑然失笑我与谁都不关你的事你只要配合着做就行了说罢放下咖啡杯她划着轮椅慢慢的离开。

对了这几天你别到我那去了我得费点心思搞定那个男人。说罢开门径直离去。

林浩然深深的望着她的背影单手撑着下巴眼里闪过一抹戏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