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总裁的闪婚新娘

作者:梧桐叶

天才一秒钟记住它www.11zw.cc更短更小,若被各大浏/览/器/转/码阅读,可返回到本站继续阅读,记住了吗?

【或许是冥冥之中自由主宰它注定了我与漠寒的爱情以悲剧收场好好的一场豪门婚礼竟再次变成了豪门葬礼】

台北市医院似乎已经成了秦氏的专属医院这些年收容了秦氏一对又一对苦命的人不计其数。

秦漠寒抱着舒嫚浑身是血的身子焦急的穿梭于医院长廊的各个角落逢人便抓逢人就撞。

医生呢?医生在哪里?他朝着那些战战兢兢的护士医生高喊一颗心急剧的裂成碎片。

病床以着绝快的速度被推了出来而后便是一大群穿着白大褂的白衣天使严正以待的站在他的面前。

护士小心翼翼的接过舒嫚的身子却在下一刻被秦漠寒抓住。

深沉的俊脸抬起那涣散无光的黑眸聚焦起空洞的眼神秦漠寒咬着薄唇声音近乎乞求:

就当我求你们一定要把小嫚治好

高贵的男人向来习惯呼风唤雨又怎么可能如此低声下气的去求人。

医生和护士纷纷被这样的场面吓坏了一个个愣在那里不敢动弹。

而身后月霓裳看着如此低姿态的秦漠寒却早已泣不成声哭倒在秦漠桦的怀里肝肠寸断。

慢慢的带着些许不安和彷徨的从秦漠寒那紧握的双手中抽出护士们似是下了决心般的安慰道:我们会尽力的。声音亦闪现出些许不舍的哽咽。

怔怔的看着缓缓被推入手术室的人儿秦漠寒始终没有变换姿势站直了身子直直盯着眼里心里装满了浓浓的不舍与不安。

这时候手术的灯亮了;而那颗害怕与不安的心似乎正要开始经历一番生死轮回

几个小时漫长的等待他不在乎只要心爱的人可以醒哪怕是让他倾家荡产一无所有哪怕是让他白了头发他也在所不惜。

心里唯有一个心愿一个小小的心愿。那就是他的宝贝能够醒来。

几个小时后重症病房内

浑然不知一切的小蛮小心翼翼的擦拭着云洛的身子抬眼望去浓浓的失望感立刻袭遍四肢百骸。

洛哥哥你什么时候才能醒呢?看着他憔悴的病容小蛮不安的问道。

话音刚落却只见那的手指缓缓的动了动而后那长长的睫毛亦动了动。

仪器上那沉静了好久的仪器倏地爆发出一种急迫的声音。

小蛮大喜急忙丢掉手上的毛巾凑过去想要看的仔细却孰料云洛于此时倏地睁开眸子。

大喜之后是短暂的安宁平静接踵而至的便是一阵狂烈的欢呼声。

深深的望着惊疑未定的小蛮脑海里有无数个影像在不断的搅着他的头撕裂开来的痛。

云洛哥哥你醒啦你真的醒来。抓住云洛的手小蛮欢呼雀跃的喊道。

云洛皱着眉头看着兀自沉浸在幸福当中的小蛮脑海里倏地闪过一具血模糊的身影心痛的寸寸撕裂。

嫚嫚嫚嫚出事了嫚嫚有危险

猛地推开小蛮他吃力的拔掉身上所有的针管跳下床而后不管不顾那不断侵袭的晕眩感快速的朝大门走去。

云洛你要去哪里?小蛮站在身后担忧的问道。

高大的身躯骤然顿住却没有回头。

云洛双手握住门把紧紧地力道让那好看的手倏地青筋暴露。

嫚嫚出事了我要去找她。话音方落那摇晃的身躯已然将门打开朝前奔去唯独留下那杯药味充斥着的悲凉和惆怅。

望着那一闪即逝的身影小蛮敛下眼帘苦笑出声却终究抵不过对他的担忧无奈只好却还是只能选择追出去。

原来你的世界依旧在围绕着舒嫚转动即使你徘徊于鬼门关内却依然心系着她为她担忧为她付出一切。

那我又算什么呢?

大概充其量就只能算是一个可有可无的过客吧。

所有秦氏之人形态不一的等候在手术室门前形容枯槁萎靡不振皆散发出一种难以言说的萧条。

手术室的灯于毫无准备之时暗了下来。紧接着的是众人忙不迭站起来的慌乱不堪的身影。

与此同时手术室的门被打开了。

先行出来的是倦怠不已的白衣天使。

秦漠寒等双双上前抓住医生的和手问道:医生怎么样了?是不是已经脱离了危险?

闻言医生的身躯陡然一阵不自觉的望向一旁的林浩然而后心虚的将手从他们中抽出。

垂下眼帘他沙哑着嗓音呐呐的说道:对不起你们为舒小姐准备后事吧。

心中那洋溢着无数期许的玻璃球在此刻绽放出华丽而哀伤的碎片秦漠寒双腿一软人狠狠的砸向身后的高云飞与秦文。

月霓裳红着眼望着被缓缓推出的人儿心痛的不可方物。

嫚嫚扑向病床她哽咽的喊着。

颤抖着双手缓缓掀开蒙住她的白布当那个虚弱的面容映入眼帘时却再也无法忍住心中的绝望与悲哀哭的肝肠寸断。

上前抓住医生的白大褂高云飞声嘶力竭的吼道:你们这些庸医她不过是被车撞了还谈什么死不死的我告诉你们别开这个国际玩笑否则我废了你这家医院。

眼见高云飞近乎威胁的口吻医生颤抖着身子心惊胆战的解释道:高先生舒嫚小姐的伤势的确严重进了手术室之后不到一个小时便断气了我们已经竭尽所能的抢救挽回可是还是回天乏术舒小姐她真的死了

不她没死自知始终都表现的尤为安静的秦漠寒开口接下了医生的话而后缓缓的抬起头那双眼沉痛过后竟闪烁着些许希望之光。

晃晃忽忽的站起身他回过头朝那些保镖们喊道:小嫚这会儿估计还躲在台湾的某个角落里不肯见我呢你们快点去找她找回来我送他们秦氏百分之三十的股份

漠寒你疯了是不是惊愕的抓住秦漠寒的领子高云飞骇然。

漠寒月霓裳心碎的看着秦漠寒的背影待他转过身时她泪流满面的指着身边的女人哽咽的喊道:这个才是嫚嫚

她不是突然发疯般的喊出声此时此刻的秦漠寒就如一只失去了爱侣的苍狼正发出那一声又一声绝望的哀嚎。却奈何无论他如何挣扎如何想绝地逢生却终究抵不过那命运无常。

死了终究是死了再也回不来了

望着众人惊恐的目光秦漠寒嘴角勾出一抹残笑冷酷道:嫚嫚肯定躲着我不肯出来见我你们快去找

说罢见那些保镖们面面相觑的不肯动弹又喊了一句道:还不赶快给我出去找快去

总裁秦文抓住还在发威的秦漠寒沉痛的喊道:少奶奶她她已经死了总裁你醒醒

不理秦文的呼唤秦漠寒冷着脸将他推开朝着大门走去而后在众人即将开口时倏地喊道:你们谁也别跟我说嫚嫚死了否则休怪我废了你们。说罢疯狂的朝前奔跑而去。

顷刻间消失在医院的长廊内。

一滴冰凝的泪水被不小心甩了出来而后漂浮在医院的长廊内点缀着丝丝哀伤又惆怅的气氛。

当云洛跌跌撞撞的赶到的时候看到的却只有那一袭白布掩盖下的人儿。

膝盖酸软他狠狠的摔在了地上而后在众人哀伤的目光之中一步一步艰难的爬向她。

终于在够到舒嫚的身子时他艰难的支起头看着身下正安详睡着的人儿他笑了出来眼角笑出了泪花。

她依旧是如此的清新可人依旧的如此让他魂牵梦萦。

可是在什么时候这样蕴含着巨大能量的小小身板竟变得如此的瘦弱如此的苍白?

抓住她的手感受到那传来的刺骨冰寒云洛哽咽道:嫚嫚我是云洛我醒了我现在醒了我还想着继续保护你呢可是为什么你连这样让我保护你的机会都不给我呢?不住的拍打着她的脸云洛柔声呼唤道:

乖快点睁开眼睛看看我我真的醒了呢你快点睁开眼睛看看我

然无论他如何深情呼唤却终究唤不回那个他即使成为植物人也念念不忘的女人下一刻那种撕心裂肺的伤痛深深地折磨着他让他痛不欲生。

抱住舒嫚冰凉的身体狠狠地将她嵌进怀中云洛一遍又一遍的喊着她的名字不厌其烦只希望能够在看她一眼。

看到她那眼中永远都透着的倔强和坚强永远的不服输永远的让人心疼永远的让人佩服

小蛮抱住哭的肝肠寸断的月霓裳红红的眼亦不小心透出温热的液体

偌大的医院长廊内回荡着的是眼泪和哀嚎还有那深深的不舍与眷念

某酒店总统套房内

你这个人故意骗我去那目的就是要揭发这一切的是不是?将何琳压在章鱼骂道。

看着他气急败坏的模样何琳不住冷笑出声是你笨怪不得别人害人终害己难道你不知道吗?说罢将他推开兀自的整理好自己的衣服满脸嘲讽。

划着轮椅走到化妆间前她笑着望着镜子中的自己慢条斯理的打扮着。

这下舒嫚死了漠寒就是她一个人的了

想到这喜不自。

章鱼气极悔恨和愧疚霎时间充满了内心缓缓从怀中掏出手枪他愤恨的看着她亦将目标定格在她的身上。

透过镜子看着身后的男人那手枪对准自己何琳大骇急速的转过身陪笑道:有话好好说有话好好说正说着一只手亦从他没有察觉时缓缓伸向轮椅的后座。

我和你没什么话可说的错只错在我一时鬼迷心窍相信了你。等我把你解决之后我就去自首然后告诉天下你的罪行还告诉所有人当年你是如何在我身上形骸又是如何设计秦漠寒的。一步一步的朝何琳靠近他扣动扳机邪笑道:你放心我不会杀死你我会让天下人都知道你的罪行然后在唾弃你让你生不如死你去死吧

偌大的总统套房内突兀的响起这一声枪响

何琳笑着吹着不断冒烟的手枪不屑的看着躺在地上不断哆嗦的男人满意的看着从他胸口中不断的流淌出来的鲜血直至其将地板沾湿了一大片。

说你笨你还真笨难道就没有想过我也会有枪的吗?拿着手枪何琳笑的妖娆。

门外

按下按钮林浩然满意的看着自己的录音笔然后步履优雅的走进了房间却恰巧看见何琳正坐在地上吃力的拖着章鱼的尸体。

你来的正好赶快帮我把他弄走了臭死了。捂着鼻子何琳厌烦的说道。

将录音笔藏在口袋内林浩然走到章鱼的身边用脚将他的尸体展平然后不动声色的望了一眼何琳调笑道:你可真淡定杀人都杀顺手了。

没有听出他话里的嘲讽何琳笑着抬头高傲道:反正我现在也回不了头索就将所有事做的彻底只要能得到秦漠寒我什么都不在乎。

你觉得在你害了这么多人后他还有可能和你在一起吗?更何况他从来就没有爱过你。端详着她漾着微微悲伤的脸林浩然皱眉说道。

猛地抬起头何琳凄惨一笑你错了在舒嫚来之前他是爱我的如果不是舒嫚我也不会变成这样所以只要舒嫚走了只要这些干扰我们的人走了我就会和漠寒结婚然后为他生儿育女

你不是不能生育吗?打量的看着沉浸在未来宏伟蓝图的何琳林浩然哼道。

闻言何琳冷笑这个你不需要管你只需要帮我把这个尸体解决就行。

回过头望着章鱼林浩然笑道:既然我和你是栓在同一条身子上的蚂蚱那处理这具尸体也是我的义务话音刚落他目光深沉的望向何琳而后慢慢的漾开笑意一脸算计。

寻找舒嫚的秦氏保镖们依然马不停蹄的穿梭于台北市甚至是全台湾的各个角落却一无所获。

秦漠寒整天将自己锁在别墅里除了保镖不见所有人。

出其不意的是外界对这次秦氏所爆发出的丑闻更多的是给予同情以及对舒嫚这样坚强女人的佩服。

只是无论是何赞扬永远睡去的人儿却再也没有苏醒过来的迹象。

深受舒嫚死讯打击的云洛虽然已经醒来但病情时好时坏偶尔还会出现一些突发状况扰的医生们头痛不已心力交瘁。

宝贝那个古灵精怪的孩子竟在听到舒嫚的死讯之后出其不意的不哭也不闹只是越发的沉默寡言那漂亮的眸子虽然依旧透着灵气却总是弥漫着哀伤的气氛。

一天后舒嫚正式火化在月霓裳高云飞与秦文的陪同之下缓缓的被推入火化场

三天后舒嫚正式下葬

三天后的这一天在郊区的公墓外围自动的围绕着人山人海。几乎全台北市的人都来了却独独缺了秦漠寒。

他还沉浸在为自己设计的那场自欺欺人的骗局当中不可自拔

这天宝贝拿着舒嫚的照片在众人的陪同之下缓缓的来到墓地所在之处。

牧师尽心尽责的念着独属于他们的哀悼文众人依旧在上演着一场又一场的哭戏。

宝贝紧紧的蜷着小手怔怔的望着照片中对着自己温柔微笑的女人小小的眼眶里装满了泪水。

抬眼望天透过那一层又一层的白云他仿佛看到舒嫚充满着爱意的笑脸。

妈咪你在天国一定会幸福的。

霓裳姨姨说妈咪会幸福的因为有所有爱的人陪伴着你你不孤独

把拔也不会孤独也会幸福因为有宝贝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