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总裁的闪婚新娘

作者:梧桐叶

天才一秒钟记住它www.11zw.cc更短更小,若被各大浏/览/器/转/码阅读,可返回到本站继续阅读,记住了吗?

【缘分这东西很奇怪很奇怪是你的注定会是你的不是你的便注定不会是你的就好比我与漠寒我有预感或许我们俩的缘分从此刻开始】

浩然使上全身的力气将林浩然推开舒嫚挣扎着坐了起来。

将被子紧裹在自己身上她如一只受伤的小鹿般哀怨的看着欲行兽而不得其果的男人。

无奈的摇摇头敛下眼中喷薄而出的欲火林浩然微微一笑。

站起身她将外套裹在她的身上宠溺的摸了摸她的发丝后柔声说道:乖你不愿意我不做便是了。

嗯。对不起浩然舒嫚泪眼汪汪的点头小脸哀戚的让林浩然着实心疼。

将她揽入怀中林浩然爱怜的吻了吻她柔顺的发丝正想吻上她的朱唇却在此刻桌子上的电话响起。

无奈忍着愤怒他看着舒嫚伸手将电话接过。

舒嫚微微抬起头仔细的端详着林浩然的变化她不知道他们说什么可是却能从他渐趋铁青的面部表情看出个大概。

你们给我好好的看着她我马上回台湾。带着愤怒的责骂林浩然将电话挂断。

舒嫚撅着嘴不解的看着林浩然。

抬起头林浩然微微一笑乖宝贝我可能要回台湾一趟你好好的待在这里等我回来。

闻言舒嫚心里一惊汪汪水眸霎时间迸射出魅人的期许你要回去多久我也要跟你一起回去

话音刚落却只见林浩然原本还带着宠溺的笑脸霎时间冻结住双目冰冷的望着舒嫚冷声回绝道:不行

为什么?

因为在我回去的一个星期之内可能会很忙没办法照顾你。慢条斯理的穿着衣服林浩然淡淡的说道。

我可以照顾好自己。抓住他的一只袖子舒嫚不死心的继续说道。

林浩然回头朝着舒嫚淡淡的笑着却没有丝毫的温度。

轻点佳人的俏鼻语气里已然带着森冷的威胁乖乖待在这里等我回来还有以后下人们都会叫你雅儿嫚嫚只允许我一个人叫知道吗?

知道了敛下失望的眸子舒嫚无意识的回答着掩饰不住浓浓的失望。

吻了吻她的俏鼻林浩然会意一笑雅儿乖乖等我回来。说罢转身拿起西装快速离去。

舒嫚抬起头双目幽邃的看着已然走出门的林浩然苦涩一笑。

根本就不知道她要的是什么就算她说出她要什么他也吝惜的不肯给哪怕是施舍也不肯。

秦氏总裁办公室

端坐在轮椅上的何琳在下人的协助下缓缓走了进来。

看着眼前那高贵不可攀处的完美男人何琳情不自的双眼湿润心里霎时间被一阵浓浓的满足感和幸福感包围住。

他的男人虽然虚弱了不少却比之前还要俊眉更有男人味了。

这让她为之发狂。

挑眉凛然的看着跟前一脸花痴样的女人秦漠寒不屑的扯了扯嘴角道:你说可以让我忘记痛苦?请问何小姐不知道你要如何做?

声音依旧优雅扰人心魂却听着无比的空洞就仿佛来自遥远的时空灵魂与躯体脱离让人听着亦不自觉的哀伤起来。

这两年我学了向一位催眠大师学了催眠术可以让你忘却记忆从新开始。纤手轻点着轮椅的扶手何琳微笑着说道。

哦?单手撑着下巴男人不带感情的皱眉听起来不错你有什么条件吗?

我没有什么条件我只是不忍心看你如此堕落下去而已。不过如果你能让我在你身边当你的秘书也可以。淡淡的说着何琳双眸哀戚的苦笑这个催眠术疗程要有几次一个星期一个疗程两个月后就可以忘记一切了到时候你将会是四年之前的秦漠寒话说到这那妖媚的小脸上情不自的露出幸福的微笑。

两个月之后你就会是我的了

想到这不住内心一阵狂喜。

不动声色的看着眼前那张狂的女人狂狷冷漠的脸倏地闪过一抹疏离的笑意。

霍地从座位上站起来秦漠寒冷漠的踏着优雅的脚步缓缓走到何琳面前勾起她让人厌恶的下巴魅惑道:好我倒要看看你的能力了只要你能让我忘记一切你要什么都可以说罢朝着发愣的她露出一抹没有感情的笑容。

何琳愣愣的只感觉周身都是粉红色的水泡在围绕着她。

两天后

雅儿小姐该用餐了。菲佣小心翼翼的靠近舒嫚轻声细语的操着一口不地道的中文呼唤着还兀自做着白日梦的舒嫚。

睁开惺忪睡眼迷离的看着天花板舒嫚嘟起嫩的小唇瓣。

被菲佣扶坐起来舒嫚慵懒的掀起眼皮子看着那丰盛的早餐浅浅道:我感觉我好像加菲猫说罢百无聊赖的看着窗外之景。

其实更像被困的小兽

她想要嗷嗷叫出来;更想要逃脱出去。

你去问问浩然既然不让我回台湾那让我一个人四处在普罗万斯走走可以吧。头也不回的问着菲佣那声音已几近不耐烦。

菲佣先是一愣而后在舒嫚那无助的躯体中重重的点头。

是话音刚落却只见那身材有些肥大的菲佣已然奔出了房门。

不到三分钟就见扑腾着赘气喘吁吁的跑回来。

舒嫚嘴角上扬只觉得好笑。

老爷说可以但是让小姐别跑太远。喘着浓烈的粗气菲佣担忧的说道。

放心我不会跑太远的。淡淡的说完后舒嫚嘴角轻扬嘴角闪过一抹邪魅。

医院

她现在的情况很不乐观恐怕挨不了一个月了医院的长廊上医生双手叉腰无奈的叹息着。

秦文拥着颤抖不止的高云飞小声的应着道:医生可有什么方法能够延续她的生命?

不太可能医生皱眉低叹癌症晚期更何况她还是一个年过花甲的老人这身体根本就吃不消。

眼见众人皆垂头丧气的低下头他继续说道:你们还是好好的陪她吧。不管他曾经犯过什么错有什么可恨之处。只是人之将死也很可悲可怜。她有什么心愿未了你们就好好的满足她吧。医生说完这句话后就带着护士们浩浩荡荡的离开。

我还是尽快通知总裁吧。秦文边说着边掏出手机准备拨号。

高云飞身上将他拦住秦文一愣疑惑的望着他苍白的俊脸。

闭上眼高云飞惨笑道:跟漠寒讲只会白费力气她现在是人人得而诛之只怕漠寒听了会无动于衷的冷笑吧。说罢身子微微颤抖着。

再次睁开眼时那邪魅的桃花眼却已然红透的擒满了泪水。

云飞。秦文将他拥住担忧的喊道。

疲惫的掀开眼帘高云飞苦笑道:秦文你说为什么秦氏会出这么多狗屁的事先是她兴风作浪无恶不作接着风平浪静了之后她又得了癌症好好的从监狱接出来就已病入膏肓她是傻子吗?在监狱得了癌症应该早就可以知道的为什么非要等到实在支撑不住了才说出来现在倒好就连要死了也不让我们安生我高云飞是不是这辈子欠她的

狠狠地擦了擦脸上剔透的泪珠高云飞愤愤的骂着一颗心颤抖不止。

秦文沉默着拥紧高云飞在他的肩膀上拍了怕。

望着男人哀戚悲伤的脸心下微微感叹。

毕竟血浓于水即使心中如何怪罪她祸害人间如何恨她为老不尊却终究抵不过血缘这一层到最后还是不得不俘虏在她是他奶奶这个关系上。

他想云飞此刻是心痛的吧毕竟秦老夫人无论如何都是他的奶奶这一点说什么也否定不了。

在接二连三的失去了这么多亲人之后那颗颤动的心再也舍不得失去任何亲人了哪怕那位亲人曾经让他无比痛恨。

轻轻的擦去他的眼泪秦文安慰道:乖快别哭了赶快带着宝贝去看看他吧。说罢带着他望向一直沉默的坐在长椅上的宝贝。

舒嫚的离去对宝贝的打击很大这半年内他虽然比秦漠寒好多了可是却也不再多说话那双眼总是透着些许哀怨忧伤的气息让人不忍凝视。

宝贝到叔叔这里来。温柔的朝着宝贝招手然后心疼的看着宝贝酷酷的表情中无法褪去的忧郁。

乖巧的伸出手宝贝目光空洞的任由秦文拉着缓缓踱入病房。

病房内

虚弱的病人顶着苍白的脸沉沉的睡着。

两个大人一人牵着小孩子的手水雾迷蒙的看着。

察觉到些许动静病人缓缓的掀开眼帘而后虚弱的朝着他们撕扯开一抹虚弱的面容。

抬起被插满针管的手她笑着看着宝贝虚弱的开口说道:宝贝快过来我这边。

宝贝先是犹豫着而后一步一步的走到她的面前。

当小小的手握住了苍老的手时哀伤的气氛霎时间弥漫在病房周围而后老人却早已泪如雨下。

红着眼看着宝贝老人含泪微笑着。

众人都不再说话只是情绪复杂的看着对方沉默着任由那哀伤的气息侵入骨髓。

半晌之后老人扫视全场

张着虚弱的唇瓣她轻轻的喘着气息叹道:漠寒还是不肯来见我吗?

高云飞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

空洞的看着眼前的一切老人苦涩一笑或许现在说什么也迟了在监狱里的那段时间我想了很多。我知道我曾经犯了很多的错甚至是无法弥补的。所以能不能在我死前给我一个机会让我为我所犯的错道歉好不好?她眼泪婆娑的眼透着真诚和悔恨却在高云飞看来尤为的讽刺。

人都死了你还道什么歉漠寒现在恨不能杀了你你觉得你还有可能道歉吗?你图的不过是希望能在下地狱前让自己心安而已说到底你还是自私的咬着牙高云飞愤恨的骂了出来。

闻言老人苦苦一笑眼底掩饰不住的哀伤。

即使这样我还是想试一试所以求你帮帮我好不好求求你们了话说到这老人却早已泣不成声泪水哗啦啦的往下落。

宝贝抬起头深深地望着高云飞和秦文。

高云飞默然的闭上眼睛转过身他背对着哀伤落寞的老人说道:你曾经如此伤害我和妈妈你伤的更深的是舒嫚你更应该道歉的也是她不是我们。可是她已经死了所以你永远也不可能道歉永远也不可能不可能说罢拔起腿快速的冲出病房。

望着高云飞萧条的背影秦老夫人含泪闭上眼默默的落着泪。

秦文牵着宝贝的手带着一步三回头的他慢慢走出病房转眼又是一阵感叹。

这个世界上终究还是没有后悔药可以吃。

犯错了无法弥补下去的终究只能自食其果

黑帮

还在抚着额头忙碌的林浩然冷不丁的接到一通电话。

皱着眉将电话接起来当传来菲佣焦急的声音时倏地沉下了脸。

什么?跑了?霍地站起身他大吼道。

那还不快点给我去找猛地推掉桌上的办公用品那张脸愤恨的几欲烧火。

将手中的电话摔碎林浩然愤然的望着天花板。

嫚嫚没想到你就是失忆也要逃开这次我说什么也不会退让不得到你我誓不罢休冷冷的发着誓言阴鸷的眼闪过一抹狠戾。

台北市的大街上

灯火通明的夜市通常是人群聚集处开着车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奋战然后在不断的叫骂声中排解着心里的苦闷却恰恰是一种独特的方法。

高云飞疯狂的按着喇叭叫骂着那些不怕死穿梭马路的人一边着一边却心痛着。

秦文和宝贝默默地坐在后面沉默着不开口。

因为他们都知道此刻一般是高云飞心情最差的时候谁说话谁就撞倒枪口上了。

宝贝支着脑袋茫然的望向窗外看着旁边的人群在地摊上摆放着各式各样的饰品然后不断的和买者叫卖杀价小小的脑袋里装满了疑惑。

看一看瞧一瞧上等的饰品精致的手工产自秦氏的珠宝首饰不容错过一道浑厚的声音传入了耳中宝贝好奇的朝着生源处望去小手却是快速的扯了扯秦文的袖子。

叔叔有人假冒伪劣秦氏的珠宝

闻言秦文一愣而后带着愠怒顺着宝贝的视线望去。

大眼与小眼望见的那一刻无不为之惊呆

两人皆倒吸一口凉气

瞧一瞧看一看秦氏新产品一克拉的眼泪舒嫚小姐的传世杰作此处更有两人的定情戒指遇见限量版的不容错过。

前方一个身着红衣裙的女人正带着一头与之格外不相称的兔帽卖力的吆喝着

喂小姐真是真货吗?

当然真货啦实话告诉你吧我哥们在秦氏高层里混呢前几日刚好离职就顺手牵羊的牵出了一点你也知道他一个大男人又没有什么女人就全部送给我来卖啦你看看小姐你和这位小哥带这对遇见多搭你大概不知道吧遇见里面的那个东西可是德国正宗国花矢车菊代表着遇见贵人与爱人的开始呀

那个女人的让人心动妖娆的让人很想抱在怀里。

美丽的面庞高挑的身材却带着一副浑厚的与她十分不相称的声音。

秦文与宝贝对望了一眼喜不自。

云飞快停车快停车兴奋的招呼着高云飞停车秦文激动的说不上话。

本就心情不爽的秦文骂骂咧咧的将车停下刚想回头开骂却孰料望见那两人正一脸热切的望着窗外。

疑惑的顺着他们的视线望去再见到人儿的那一刻心跳霎时间漏掉了半拍。

三个人大眼瞪小眼却都带着难以言说的欣喜。

却只见那个可爱淘气的女人正殷勤的对着一对情侣磨嘴皮子手少拿着那一款又一款的秦氏假货乐此不疲的推销着。

美丽的大眼睛瞪得圆圆的翦翦睫毛调皮的扑闪着圆溜溜的眼珠子狡猾的转动着每一处都无不让周围的人心动。

宝贝一动也不动的定在那里狠狠的眨着眼生怕自己是在做梦。

紧紧的抓住车窗宝贝抬头红着眼问秦文叔叔那个是不是妈咪?话音刚落却只听得见一声呜咽到最后小小的人儿竟哭了出来。

他实在是太想妈咪了每天想白天想晚上想做梦也想就连吃饭也想他就是想要妈咪就是发疯般的想要妈咪呜呜

将宝贝揉进怀里秦文低声安慰乖我们这就下车去问问。

高云飞望着那人娇俏的样子心里兀自的笑着。

世界上怎么会有如此相像的人?怎么可能怎么可能?还好死不死的假冒秦氏的珠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