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总裁的闪婚新娘

作者:梧桐叶

天才一秒钟记住它www.11zw.cc更短更小,若被各大浏/览/器/转/码阅读,可返回到本站继续阅读,记住了吗?

【你转身我转身我们相遇在那爱情的转角处。缘起缘灭缘聚缘散终究抵不过相恋深深几许。因为遇见相恋终究也会因为遇见而重逢。至少我深信因为我们彼此心中有爱。】

三个人两大一小的匆匆下车还未等脚跟站稳便朝着前方奔去。

身穿红衣的高挑女人此刻正忙着摆弄她的首饰和珠宝。

哟三位真有眼光来看看这里产自秦氏的珠宝赶快买给你们的女朋友吧。说罢喜笑颜开的抬起眸子。

宝贝微张着嘴贪婪的望着那仿佛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女人泪眼汪汪。

你们是?不安的问出声眼珠子狡黠的转了转。

真的好熟悉好像在哪里见过

对不就是刚到台湾时在报纸上看到的三个秦氏枭雄吗?

恍然大悟的敲着脑袋女人小嘴张成一个小小的型。

然后四个人大眼瞪小眼的沉默了半晌。

嘿嘿你们挑挑这些宝贝姐今天心情好大半价。说罢还不忘捏了捏宝贝嫩的小脸在边感受着那柔滑的触感时还边暗暗的转动着灵活的小脑袋瓜。

宝贝愣愣的看着眼前与妈咪如出一辙的女人一动也不动的任由她作恶的手调皮的捏着脸上慢慢的漾起许久未出现的笑容。

妈咪一声甜甜的呼唤之后却只见周围的人皆是一愣而宝贝却依旧笑着眼角笑出了泪花。

嘿嘿女人干笑着放开宝贝说的是什么话你们大概认错人了认错人了。说罢快速的将宝贝推入秦文与高云飞的怀中然后不管不顾自己的家当拔腿就跑。

秦文将宝贝放到高云飞手上而后快速的朝着她狂奔而去。

救命救命抢劫抢劫女人一边穿梭于熙攘的人群中一边高声的呼喊着。

可是路人虽然向她投去同情的目光却没有敢出手帮忙。

开玩笑那可是秦氏护法动了他就等于动了秦氏谁还敢呢

抱着对女人同情的姿态众人纷纷在女人面前围城一堵墙而在秦文面前又松弛开来放便她通过。

你们给我让开眼见前方被围得水泄不通后面又有豺狼追赶女人急的如热锅上的蚂蚁团团转。

可是还未等到她反应过来却只见秦文已然追到她的身后。

不理她的反抗大手一捞纤细的人儿便已被挂在了他的腰间。

小姐关于你假冒伪略秦氏的珠宝我有必要带你去见见我们总裁让她定你的罪。话刚说完人却已经站在小车前。

你放开我信不信我告你我告诉你马上给我放开否则等我男朋友回来了有你好看的。恶狠狠的威胁着那纤细的身子不安的挣扎着。

听着她的话秦文不悦的挑起俊眉可是当看到那如同一个模子镌刻出来的脸蛋时却又喜上眉梢。

打开车门大手一扔他将女人狠狠地扔进了车内。

高云飞带着宝贝坐在后边紧紧的将挣扎的人儿抱住不给她丝毫逃脱的机会。

眼见无计可施女人一咬牙嫩的小唇瓣瞬间颤抖开来。

我我我刚才法国回来不久身上的钱都用去买机票了现在身无分文昨天在马路上看大家都在谈论秦氏的珠宝好卖我就想着置办一些货物来卖卖可是谁让我这么倒霉遇见你们这几只枭雄嘛我是个弱女子还不了钱的可是我也不能坐牢求求你们放过我好不好话音刚落却只见豆大的泪珠慢慢的滑落女人心一横于无人处狠狠地掐了掐自己的。

这下眼泪掉的更凶了。

然无论她如何作势都没能够引起三人的反应。

高云飞单手撑着下巴静静的端详着她眼底惊疑未定。

双手摊开优雅地仰躺在座位上高云飞冷声说道:接下来我们问的问题你都要如实回答否则我们秦氏绝对会让你做一辈子牢。

女人怕怕的咽了咽口水调皮的眼睛灵活的四下张望

好笑的端详着女人的一举一动竟发现她是如此的可爱高云飞看着亦不觉得有些痴呆。

若不是亲眼看着嫚嫚火花和下葬的话那他会毫不犹豫的相信眼前的这个女人就是舒嫚宁可自欺欺人也不肯漏掉

不过她说不定可以救救漠寒已经冰冷的心。

想到这心里竟闪现着一抹喜悦说不定宝贝和漠寒的笑容又会回来了。

不管怎样他都要试一试谁叫他今天遇上了呢。

想到这他再次为着心中的完美打击而洋洋得意起来。

复又端详了半晌之后他悠悠的开口道:你在法国是干什么的?为什么说逃回台湾?

唉我是被我男朋友管的太严想出来透透气小心翼翼的勾着发丝女人回答。

你叫什么名字你男朋友叫什么?宝贝按耐不住的接话道。

眼见他们并没有恶意女人似是放心了般舒心的笑道:我叫雅儿我男朋友叫林浩然话音刚落却只见三个人皆倒吸了一口凉气。

震惊的望着依然一脸自信的女人高云飞不知道是该哭还是高笑。

猛地抓住雅儿的手臂他急迫的喊道:说你怎么和他认识的你快点说?紧抓着的手到最后演变为摇晃弄的舒嫚惊恐万分。

脑袋因为剧烈的摇晃而晕眩不已头痛欲裂。

低下头挣开高云飞的手雅儿双手抱头呼喊道:我不知道我不知道头好痛头好痛

舅舅你放开雅儿姐姐宝贝小小的手抓住高云飞的咬着牙稚嫩却急剧威严的喊道。

云飞你冷静点。秦文一边开着车一边劝道。

高云飞听闻不甘心的将她放开。

看着雅儿双手抱头的蜷缩在角落里宝贝凑上前去伸出小手按在她的太阳上仿佛的着。

柔软的触感让雅儿原本颤抖的心脏慢慢的平复一阵窜过霎时间袭遍四肢百骸。

把拔头痛的时候都是宝贝揉的哦雅儿姐姐舒服吗?看着受宠若惊的雅儿宝贝笑着问道。

雅儿呆呆的点头始终都没有反应过来。

雅儿姐姐你闭上眼睛脑袋放松这样就会减轻疼痛的。乖巧的说着根本就不属于他这个年纪该说的话此刻的宝贝成熟的让人心疼。

雅儿不知道为什么鼻头一酸竟鬼使神差的闭上眼。

真舒服发出一声长长的喟叹雅儿伸出手捉住宝贝的手。

宝贝谢谢你姐姐不疼了。

嗯。宝贝嘤咛一声吼随即乖巧的笑着然后一头扎入她的怀里小小的脑袋反复的蹭着闻着。

雅儿姐姐真香。发出一声满意的嚅嗫宝贝在雅儿的怀里换了个角度缓缓入睡。

雅儿姐姐的味道和妈咪的好像好像。

那在雅儿姐姐怀里睡觉觉会不会看见妈咪呢?

看着宝贝安心的睡容方才还一脸调皮的小脸瞬间蒙上了一层本就该属于她的阴霾和深沉。

这样的孩子可真是可爱的让人心疼

高云飞不经意的瞥见震惊的发现这一边后透过镜子与秦文对视了一眼。

眸子沉了沉他随即掏出电话。

电话那头刚刚接通他便迫不及待的喊道:漠寒你马上回去别墅我要送你一样宝贝保证你爱不释手。说罢邪魅的望向愕然抬头的雅儿嘴角上扬好不开怀。

雅儿呐呐的吐了吐舌头暗暗地在心底捏了一把汗。

这个礼物该不会是她吧?

报纸上说那个男人半年前刚死了老婆变得冷酷无情

如果真是那该怎么办?真凄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