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总裁的闪婚新娘

作者:梧桐叶

天才一秒钟记住它www.11zw.cc更短更小,若被各大浏/览/器/转/码阅读,可返回到本站继续阅读,记住了吗?

【在这个文明的社会是谁可以动用私刑将一个风华正茂的女子变成那般模样?又是谁精心设计了这一场骗局引我们下跳?那那所谓的一句话又是什么是揭开记忆封锁的咒语?还是其他?】

翌日清晨

掀开落地窗金黄色的朝阳洋洋洒洒了一地落在了柔软的大和谐的让人舒心。

抱着手看着窗外美丽的风景嘴角挂着柔美的笑容雅儿缓缓的闭上眼睛静静地感受着此刻难得的静谧。

不知道台湾的漠寒与宝贝怎么样了?

拧起秀眉她幽幽的想着心里酸涩不止。

摇摇头强迫自己甩去这些扰人的想法再次自信的笑了笑。

身后一个温暖的怀抱将她抱住等舒嫚回头时林浩然正噙着柔和的笑意无声的望着她。

吻了吻她的额头林浩然柔声道:怎么这么早就起床了不多睡会儿?

男人的声音带着磁的却抓不住她冰冷的心。

昨晚睡的早就醒的早了。言不由衷的回答她不着痕迹的挣开他的怀抱。

雅儿望着兀自望窗的雅儿林浩然呢喃道:十点我得回台湾一趟但是不能带你一起在女人失望的目光之中把话说完林浩然愧疚的看着雅儿一眼。

这次是真的有急事要处理等处理完后我就带你去周游世界怎么样?他像是做错事了的小孩子急切的想要讨好生气的妈妈一般刚毅的俊脸上闪烁着格格不入的笑容。

敛下眼帘雅儿淡淡一笑我不怪你赶快走吧从这到机场还有好大一段路程呢说罢温柔的将他往屋外推去。

快速的在她的唇上印下一吻林浩然温柔的说道:乖等我回来说罢急速的转身大踏步离去。

笑着看他快速离去的背影雅儿眼底闪过一抹狡黠而后仰起头那迷人弧度瞬间咧开。

早餐准备好了吗?直视着那飘然远去的汽车雅儿头也不回的问身后的菲佣道。

菲佣跟了林浩然这么久又是一副可靠的做派那应该很好欺负吧

想到这不住小眼珠子滴溜溜的转着。

蓦地转过身方才还漾着笑意的眸子突地暗淡了下来她目光森冷的望着跟前局促不安的菲佣。

准备好了垂下眼帘菲佣强震镇定道。

闻言她妖娆一下踏着优雅脱俗的步子缓缓靠近菲佣雅儿轻笑道:那我们去吃饭吧。正好我还得感谢你在我不在的这段时间里如此辛劳的为我收拾好一切走边说边聊说罢不顾菲佣的反对将她拉走。

惊恐的使上全部力气才挣开雅儿的手菲佣颤颤巍巍道:小姐老爷吩咐过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做你放开我吧说罢急速转过身想要离开。

你敢走一步试试看站在远处大声威胁着雅儿冷眼望着她瞬间僵直的背影。

给你两个选择第一跟我好好的去吃饭;第二我马上把你遣送回非洲。你应该知道以我的能力随便一个理由都能让你永不翻身冷冷的威胁着她而后当看到颤抖不止的身子时嘲讽一笑。

菲佣回过头恳切的望着雅儿眼底闪过哀求可却在看到她眼底的漠然后终于选择沉默默认。

抓住她的围裙一步步的将她带领到客厅的饭桌前雅儿身上将她压在了座位上。

笑着凑到她耳边她诡异的哈着气道:放心我只问你几个简单的问题只要你乖乖回答我我就不会在为难你

是菲佣唯唯诺诺的回答。

呐坐在她的对面用叉子叉出一块甜点放到她的口中雅儿问道:给我催眠心理医生你见过吗?

见过菲佣诺诺的点点头。

长的怎样?给我描述描述

我菲佣猛地抬起头为难的望着她咬了咬唇瓣最后摇摇头说道:我说不上来

秀眉拧的弯弯向下雅儿阴沉道:她是不是坐着轮椅?

猛地抬起头菲佣不可置信的望着雅儿摇摇头后又点点头。

从口中掏出一张照片雅儿指着照片上的人冷声问道:就是她对吗?

菲佣闭上眼保持沉默。

你只需要回答是或者不是就可以否则现在就给我滚出别墅威胁的话语再次传出却只见菲佣脸色一白急忙点头如捣蒜是是是她叫何琳老爷说是成功的催眠大师。

眼底闪过一抹狠戾雅儿嘴角勾着冷笑被催眠者是不是会忘记过去的所有事情?

那可有办法解开吗?紧握着叉子她愤愤的问道。

这个挠挠脸她为难的说道:我也不太清楚只是之前送茶水的时候偶尔听过他们说过要揭开这种催眠需要一句话

什么话猛地拍下桌子雅儿霍地站起身急切的望着被吓着的菲佣。

双手抱着头菲佣艰难的咬着牙小姐我真的不知道了求求你放过我吧

四肢无力的瘫软在椅子上就连手中叉着点心的刀叉亦滑落。

雅儿无神的张着嘴不知道自己在看什么总觉得尤为吃力。

淡淡的摆摆手她示意菲佣下去。

菲佣领会站起身不敢停留片刻的朝着厨房走去。

哀伤无神的望着她的背影心中不止一刻的想要知道什么时候自己才能走出这精心设计的怪圈?

翌日清晨普罗万斯

小姐我有事先出去会儿若小姐有什么吩咐就打电话我吧提着一只篮子菲佣战战兢兢的说道。

还在享受早餐的舒嫚闻言霍地抬起头。

看着局促站在门口的她忽而芜尔一笑最近你出去的可勤呢而且还专门挑这种用饭的时间。是故意避开我还是别有用心。把玩着手中的牛奶杯雅儿挑眉问道。

小姐您多想了我只是出去散散步鬼鬼祟祟的掂量着一个篮子菲佣支支吾吾的说道。

散步?散步还需要提着饭菜?

嘴角轻笑眼里闪过一抹狡黠雅儿轻笑最近你总是很忙待在家里的时间比你拿着剩饭剩菜出去的时间短了好多托着下巴她悠悠的说道。

哪哪有菲佣支支吾吾的应了一声之后局促不安的站在那里不知所措

淡笑着挥挥手嘴角勾起一抹邪魅她示意她离去。

看着她的动作菲佣欣喜的转过身而后快速的离去图留给雅儿一抹诡异的背影。

歪着脑袋指尖轻点着桌子心里的疑惑慢慢升腾开来。

为什么每次都会在用完饭之后往外输送剩饭剩菜呢?

支着脑袋她甚为不解。

敲敲自己的脑袋在等菲佣离去之后波光流转之间美丽的大眼睛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让人开怀的狡黠

但是眼中的笑意却在下一刻被满目愁容所取代。隐晦的望着窗外她幽幽的叹了一口气。

解开记忆封锁的咒语到底是什么?要如何才能解开呢?

现在秦漠寒与宝贝怎样了?好想好想他们

歪着脑袋她无神的想着心里突地倍感无力。

这场漫漫征程她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是尽头

普罗万斯城市的另一角落

因为自己的撒娇而成功的松懈了林浩然的警惕从而为自己赢来象征着自由的豪华小车。这为她的跟踪行为提供了极大的方便

小心翼翼的跟着跟前承载着菲佣笨拙肥胖身子的出租车她全神贯注的将自己所有的注意力放在其中不敢松懈半分。

一路尾随着它直至车子开进一个破败荒凉的仓库前。

生怕被发现她快速的将车开往仓库的背后而后小心翼翼的躲在一旁静静地看着菲佣提着篮子走进仓库。

生怕自己一不小心便打草惊蛇雅儿静静地躲在高垛后面等待着菲佣的出来。

心里在暗自庆幸着自己的幸运。

幸好是以菲佣下手若是换了其他肯定早已败露

私下思索之际却只见菲佣提着篮子正甩着肥胖的身子走出来。

锁好仓库的门之后那笨重的身子亦迅速钻入车内而后扬长而去。

轻轻的送了一口气拍拍她小心翼翼的闪身靠近仓库。

看着专门打造设有密码的锁她摇头苦笑。

如此费尽周折恐怕藏了些许不为外人所道的秘密呢

只是她这样越发的神秘就越能激起她潜意识里挑战一切的欲望。

抬眼四周望了望无奈的围绕着仓库转了一圈又一圈终究只能无奈的宣告什么也做不成。

耷拉着脑袋透过铁板之间的缝隙往里望去却在下一刻倒吸一口凉气。

心狠狠的抽痛了一下没有原因的只是为了里面那个与她素未谋面却极其可怜的女人

瞪大了美眸看着里面头发凌乱用手抓饭身子瘦的只剩下皮包骨的女人她紧咬着牙怔怔的往后退去。

头慌乱的无意识的摇晃着微张着嘴宣示着此刻的难以置信

如果她没看错的话

那被撕破的裤管暴露出来的是一堆又一对腐烂的还夹杂着骨头若隐若现

如果她没看错的话

她的双脚双手被长长的铁链拷住四条铁链分别弄在仓库内的四个柱子上。

她一口一口吃着手从餐盒抓出来的饭急切的却可悲的让人心痛。

她似乎看见了她。

抬起那如受惊的小鹿般恐惧的眼下一刻瘦成皮包骨的身子剧烈的颤抖开来而后扔掉手中的饭迅速的躲到了角落里涩涩的发着抖

只需一眼便心如刀割

是谁将她关在这个暗无天日的地方?又是谁将她折磨成这般模样?

脑海里轰然的浮现出一个人的身影下一刻粉拳握紧一颗小小的胸怀里那装着的怒火倏地迸射出来不可抑制

人怎么可以残忍的虐待其他人?这怎么可以

下一刻她已红透了眼眶泪水忍不住翻滚而出脑海里满是方才女人无助而哀伤的动作和神情万分难受。

天那个女人是谁?

又是谁竟可以绝情无义残暴如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