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总裁的闪婚新娘

作者:梧桐叶

天才一秒钟记住它www.11zw.cc更短更小,若被各大浏/览/器/转/码阅读,可返回到本站继续阅读,记住了吗?

半个月后

台北市郊区的墓地上

野菊花熙熙攘攘的长满在墓碑的四周小小的樱黄簇拥着的碑石凄凉却不荒凉。

舒嫚与秦漠寒身穿黑衣戴着墨镜一人一手牵着亦是身穿黑衣戴着墨镜的秦舒漠默默地站在自家父母的面前。

宝贝乖巧地挣开父母的手而后缓缓地接过秦漠寒手上的花放到舒矝月于秦风的墓碑前。

爷爷奶奶我叫秦舒漠是把拔和妈咪的宝贝也是你们的宝贝稚嫩的声音响起在这安静的郊区之中为着阴寒的地方增添了些许暖意。

蹲抱住宝贝舒嫚深深地望着母亲的照片哽咽道:妈生前您没能和爸爸在一起现在我与漠寒将你们俩葬在一起。这下无论来生来世或者生生世世你们都可以相生相守永不离奇。嫚嫚不孝等到这一天才让你们重聚话说到这亦不住泣不成声。

紧紧地抱住宝贝她哭的肝肠寸断言语破碎不能自己。

秦漠寒亦蹲将宝贝与舒嫚抱在怀中看着两位老人缓缓道:爸妈我会代你们好好照顾嫚嫚与宝贝的我想在没有任何力量将我们俩拆散你们俩缺失的幸福我们用今生十倍百倍千倍的幸福代替你们。他说的深沉而铿锵就像是一个成熟的男人在经历了风风雨雨之后发着郑重的誓言般让人心中暖暖的充满了安全感。

秦舒漠歪着脑袋看着一网深情的父母忽地乐呵呵的笑开了花。

爷爷奶奶还有宝贝哦宝贝要让把拔和妈咪幸福宝贝要为他们盖好大好大的房子赚好多好多的钱双手比划着小嘴乐呵呵的说个不停秦舒漠边说着边被父亲抱在怀中。

深深地不舍地忘了老人一眼舒嫚重新戴上墨镜与秦漠寒相拥着朝着小车走去。

把拔把拔云飞舅舅说请我去拍广告

妈咪妈咪一个记者叔叔说要采访我

把拔把拔

妈咪妈咪

被晚霞渲染的羊肠小道上是被洒满幸福的一家子宝贝欢呼跳跃着穿梭于父母之间不亦乐乎。

舒嫚与秦漠寒深情凝望满满地爱意不自觉的流露出来深情而对。

嫚等宝贝长大一点我们就去周游世界我要让我们的足迹让我们的爱情洒满世界的每一个角落

借着夕阳暖暖的余晖秦漠寒拥紧舒嫚爱怜地发着誓言。

一个月后

柔和的风吹得窗边的帘子沙拉沙拉响个不停像是演奏着一首幸福的和谐曲以着高扬的姿态炫耀着独属于他们的幸福。

暖阳温柔的照射在窗上洋洋洒洒的落在窗边的那个身穿睡袍的女人。

绝美的容颜出神地望着窗外的美景手中紧紧地揣着一张信笺眼神有些落寞但却更甚是欣慰。

庭院内豪华轿车缓缓驶入朝着庄园特有的豪华停车场奔去。

总裁早

总裁早

潘姨的声音乐呵呵的响彻整座庄园随后是刚出狱不久的老潘妇唱夫随的声音。

温柔的看着酷酷的男人女人甜甜的笑了起来。

伸伸懒腰出奇的心情大好。

不久之后却只听得见卧室的门被轻轻的打开在然后身子已落入一个带着晨光露寒的怀抱。

不多睡一会儿轻轻的在上种下一颗草莓秦漠寒温柔地问道。

纤细的身子轱辘一个转身然后将自己正面送入秦漠寒的怀抱之中舒嫚懒洋洋地挑着眼皮嗔道:你还敢说你说要好好陪我的结果你这一个月才回家几次每次都不见人。说不定外面还养了个小三呢说罢嘟囔着在他胸口上锤了捶却甚是挠痒般惹得秦漠寒心潮澎湃。

捉住她的小手放在唇边爱怜地吻了又吻秦漠寒邪笑道:为夫岂敢舍弃糟糠之妻呢如此佳人只怕是醉死温柔乡都舍得又岂会在外面拈花惹草?

就你贫嘴柔声嗔道心情却大好地再次投怀送抱。

抱住舒嫚的腰身秦漠寒笑如春风我马不停蹄的把将近半年的工作用一个月的时间把它处理完了只要等会儿回公司扫尾下就清闲了。喏还有五个月的时间我就可以好好陪陪我这受冷落的娇妻了。顺便为宝贝添几个弟弟妹妹。

闻言舒嫚心疼地笑了热泪盈眶地紧抱住秦漠寒依偎在他宽厚的胸膛上。眼睛忽地暗淡下来。

漠寒她仰起头哽咽地地喊道。

恩?把玩着她柔顺的发丝秦漠寒轻声应着。

云洛来信了。咬着朱唇她的眼眶有些红红的。

闻言还带着柔和暖意的笑容倏地消失的无影无踪却只见秦漠寒的俊脸再次恢复了一贯的面无表情。

现在都什么时代了还写信这么土的事情也只有云洛做的出来说罢黑眸闪过不屑。

舒嫚轻笑小手捏了捏他的俊脸调笑道:好酸说罢乐呵呵的笑了出来。

困窘的看着笑的开怀的女人秦漠寒眼中精光一闪而后迅速的将佳人打横抱起朝着大床走去。

顺势将她压在身下他目光迷离的看着娇颜红润的小女人眼中的欲望在明显不过。

双手抵在两人之间舒嫚岔开话题道:我跟你说正事呢你别老不正经了

你继续说我听着。专注于她上的可口秦漠寒含糊的说道。

一边躲闪着秦漠寒的狼吻舒嫚一边说道:云洛说这段时间在好莱坞发展的不错干爹也在半个月前过去了。目前两人都准备大战前就在大干一场希望将来红透的时候在回来想到这心中的内容舒嫚忍俊不。

他还说说不定以后在结婚生子回来的时候和我们宝贝顶个娃娃亲

哦?此话似乎抓住了秦漠寒的注意力却只见他猛然抬起头眼中精光一闪算计的光芒滑过。

若要是他们生的是男孩怎么办?总不要让我们宝贝变成秦文吧说完神色哀伤。

狠狠的敲了敲他的头舒曼娜嗔道:那又怎样?只要两人幸福只要他们能像云飞和秦文那样真心爱着对方我到不介意

是娇妻说的在理为夫听着就是说着说着不住挑起眉不行我得好好努力万一让云洛捷足先登了就不好。

你想什么呢云洛与小蛮八字还没一撇呢。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所以目光邪邪的看着身下的女人直盯得舒嫚毛骨悚然。

小心翼翼地往其他地方挪去舒嫚陪笑道:嗯漠寒你忙了这么久也累了好好休息我帮你去弄吃的。说完爬起欲走。

还未等身子完全爬出秦漠寒为其筑构的小圈中软绵的身子已然被他大力的捞回来。

将头深埋于舒嫚的胸口上秦漠寒舒心地感叹道:宝贝你真的很魅惑魅惑的让我几乎每次都移不开眼说罢不等舒嫚回味过来便已俯身虏获住了唇瓣轻轻地辗转亲吻。

嗯轻轻地发出一声嘤咛舒嫚伸出双手紧抱住秦漠寒算是默许了他温柔的侵犯。

轻轻褪去华裳如凝脂般嫩白的娇躯瞬间呈现在男人的眼前不断地种下属于自己的殷勤种子秦漠寒的心里装满了浓浓的暖意。

这感觉仿佛置身云里雾里般飘飘欲仙却总是带着不安全感。

毕竟两人经历了太多的生死离别走到今天尤为不易。因此在感谢上苍的时候却又不得不怀疑这样的幸福是否真实。

双眼迷离地望着身下的美娇娘秦漠寒低低一笑那英挺的俊脸发射出勾魂摄魄的醉人迷香惹得舒嫚娇躯轻颤神魂颠倒。

我爱你

我爱你

几乎是同时的发出一声呓语两人深深地拥吻在一起

咚咚

门外突然响起了敲门声紧接而来的便是宝贝的呼喊声。

把拔妈咪太阳晒屁屁啦

宝贝兴奋的声音充斥耳中从那被敲得震耳欲聋的门板中依稀可以猜出此时此刻宝贝兴奋的程度。

狠狠地咬咬牙秦漠寒终于知道所谓不安全感来自何方

心知他下一刻会干什么舒嫚赶紧推开秦漠寒忙不迭的穿上睡袍还不断的示意秦漠寒整理好衣服。

望着晃晃乱乱的舒嫚再望望那依旧扁平的小腹秦漠寒眼底闪过一抹狡黠。

看来给宝贝多要几个弟弟妹妹这个计划得赶快施行否则以宝贝的磨人功力他非得疯不可。

还未等两人准备好大门就已经被宝贝大力的推开。

妈咪轱辘一声钻入了舒嫚的怀里宝贝小小的脑袋不断的蹭着舒嫚看的秦漠寒双眼冒火。

即使这个人是自己的儿子也不容许他离她这么近。

秦舒漠赶快去找老潘伯伯吃早饭冷冷地一声令下却只见宝贝依旧死赖在舒嫚的怀里不肯起来。

不要不要宝贝要和妈咪一起吃早饭窝在舒嫚的怀里宝贝小心翼翼的说道而后再触及到秦漠寒冰冷的黑眸时不由得吐了吐舌头:宝贝好久没见把拔了宝贝要跟把拔一起吃早饭。

这样的马屁虽然响却依然提不起秦漠寒的温度。

眼见父子俩严肃着面容舒嫚心下大骇急忙抱住宝贝往门外送去。

宝贝乖赶快去找老潘伯伯吃完早饭让他带你去玩妈咪和把拔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歉疚的在儿子脸上落下一吻舒嫚心虚道。

把拔和妈咪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做非得不要宝贝吗?好奇宝宝似得执起小脑袋宝贝问道。

秦漠寒高大的身躯站在身后冷眼望着小宝贝转而将舒嫚打横抱起。

把拔和妈咪正在为你找个弟弟或者妹妹玩玩。说罢却只听得见一声巨响门轰地被关上。

委屈的扁扁嘴宝贝泪眼汪汪地望着紧缩的大门小小的身影默默地转回去。

耷拉着脑袋无神地朝前走着小小的身子一颤一颤。

把拔和妈咪要找弟弟妹妹了他们不要宝贝了他们不要宝贝了

想到这委屈的垂下眼水润的睫毛无神的扇了扇看的迎面走来的老潘好不心疼。

宝贝潘爷爷带你去游乐场玩好不好?擦擦小脸的泪珠老潘哄道。

伤心地摇摇头泪眼却是望着那不断发出怪声的卧室。

那潘爷爷带你去吃好吃的。

宝贝依旧是心碎的摇着小脑袋泪水却是掉的更凶了。

紧紧地抓住老潘的肩膀宝贝哽咽问道:潘爷爷把拔和妈咪都不要宝贝了呜呜宝贝是不是哪里做错了为什么把拔和妈咪都不要宝贝了他们他们要生弟弟妹妹来代替宝贝呜呜小小的手伤心地擦着小脸他哭得好不伤心。

亏他还说要保护好他们要让他们幸福可是他们却无情的将宝贝抛弃难过死了

唉别哭他们不要宝贝潘爷爷这把老骨头要心疼的安慰他老潘耐心的哄着却孰料宝贝却挣扎着跳下去一个闪身小小的身影已经奔入自己的卧室之中。

老潘无奈望了望他的卧室在望了望舒嫚与秦漠寒的房间不由的叹着气。

这两夫妻要办事也不懂的小点声

麻利的从橱窗里收拾自己的衣服秦舒漠咕哝着小嘴闷闷不乐的将自己的衣服装到宝贝专属的小行李箱之中。

把拔和妈咪都不要宝贝了宝贝要离家出走再也不回来了。擦擦泪水宝贝撅着唇瓣气哼哼道。

小小的手狠狠地盖上行李的盖子哭成花的小脸信誓旦旦。

小心翼翼的打开门在发现老潘与潘姨都不在别墅里时黑眼珠子滴溜溜的转动着然后拖着自己的小行李戴上那酷酷的墨镜一身牛仔装扮的宝贝就这样悄悄的离开了别墅。

用自己无言的行动向自家父母表达自己并不想要弟弟或者妹妹。

他很自私他非常自私。

他只要把拔和妈咪不要把他扔来扔去就行了。

可是把拔和妈咪非但把他扔来扔去还要给他造一个弟弟或者妹妹这样下去的话他更要失宠了。

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所以他要趁自己被抛弃之前先抛弃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