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配瞎掺和(快穿)

作者:启夫微安

天才一秒钟记住它www.11zw.cc更短更小,若被各大浏/览/器/转/码阅读,可返回到本站继续阅读,记住了吗?

第七只恶毒女配

一场大戏,以李玉梨蛮不讲理的就是认定了丸子是李家少主,林瑟瑟为义女结束。无论那三个婆子如何搅合,林十娘如何心疼都没有用。

丸子从被传过来到离开,态度冷淡得仿佛事不关己。

林瑟瑟没想到身份揭穿了,一切还是原样。本属于她的一切,李玉梨到最后一样都不舍得给她。

她抛下林十娘从金陵跟来了京城,小心翼翼的期盼着人生的转折。最后发现,所得的东西居然只是林十娘对萧程颐的救命之恩换来的李家义女身份。属于她的名字不会还给她,属于她的身份不会还给她,甚至连李的姓氏,李玉梨都不愿意给她。林瑟瑟不知自己上辈子到底做错了什么?要给她希望又在当场摧毁。为何养母都能心疼她,愿意当众揭穿了身份,亲生母亲却可以对她如此狠心!

看她受到的打击实在太大,似乎承受不住了。

丸子无奈地叹了口气,不知该如何劝慰:“你若是担心往后没了依靠,大可不必。李家并不会给你依靠。母亲这个人,想必这段时日你应当有所了解。依靠她,其实是非常危险的一件事。”

林瑟瑟不懂:“可是,李家的声势……”

丸子嗤笑了一声,有些想笑她天真:“瑟瑟,你恐怕弄错了一件事。”

林瑟瑟一愣,看着丸子。

丸子淡淡的:“你需要明白一点。在皇城脚下,只有皇帝和龙子凤孙才是主子。任何世家大族,不管声势有多强盛家族有多枝繁叶茂,都是仰仗了皇家的声息。”

林瑟瑟有些懵懂,但听着又似乎有些明白:“所以,李家的声势其实都是虚的吗?”

“李家能有什么声势?”丸子嗤笑得很直白,完全不在乎里子面子将李家的体面撕开,“李家在出贵妃娘娘之前,就是一个金陵不入流的小士族。家族没有功勋卓著的能人,祖上没有荫蔽。只有贵妃娘娘一个人做为李家的根基,贵妃娘娘还无儿无女,你说这样的根基能有多稳固?”

林瑟瑟第一次听到这样的说法,有些心惊胆战:“所有李家的荣耀,都是靠贵妃娘娘一个人撑着?”

“是,”丸子提到李玉婉,态度要比提起李玉梨要尊重得多,“不过贵妃娘娘在宫中多年,除了与母亲有来往,已经甚少与李家人联系。李家这些年借着贵妃娘娘的势看似张扬,真要论起来都是空中楼阁。伴君如伴虎这个道理你该明白,没有人能永远盛宠不衰。”

林瑟瑟的眼泪止住了。

她瞠目结舌地看着仿佛在说别人家事情的丸子,惊悚于她什么都看得明白,却如此的无所谓。

她翕了翕嘴角,呐呐问道:“那母亲的虢国夫人封号……”

“封号便只是封号罢了,”丸子毫不客气地打破她的希冀,“母亲名下并无封地食邑,只是一份好听点的荣耀罢了。”

林瑟瑟不说话了。

她低下头,脑子里嗡嗡作响。

今日丸子与她说的话,十分直接且不留情面地打破了她对名门望族李家的憧憬。她所见的,所仰望的,所心心念念企图融入的世家大族原来只是一种虚妄的繁盛么?可明明京城诸多世家的贵女都对李琳琅嫉恨万分,连三位王爷也争相夺得李琳琅的喜爱,这难道不是一种对李家繁盛的肯定?

丸子一眼看穿了她的想法。

私心里不太想多费唇舌解释,但一想到自己应当确实抢了林瑟瑟的身份,有些事情也确实应当让她知道,便直言不讳地问道:“你想问什么直说便是。”

林瑟瑟脸一红,面对如此坦荡的丸子,自觉自己卑劣且小家子气。

但虽然如此,她思索了片刻,还是选择了坦白。因为她忽然觉得,整个李家,居然只有李琳琅一个人对她是真心?

自嘲地勾了勾嘴角,她于是将疑惑给问出来。

丸子听完却直接笑了,那笑容不知是讽刺还是真的好笑,让对面的林瑟瑟更加的窘迫。

淡漠的眼神荡起波纹,丸子懒懒地伸出一只手撑住下巴,歪着脑袋看着林瑟瑟:“你可知道这三位皇子分别都是什么处境么?”

林瑟瑟咽了口口水,摇摇头。她哪里能知道?她自从进了李家,从未离开丸子单独走动过。

“大皇子萧程宏,母亲乃储秀宫一个八品美人。楚王殿下都已经分府出宫,如今还只是个嫔。年十六便已然娶正妃,正妃家族显赫,早已诞下两个嫡子。二皇子萧程铭,母亲倒是贵为正二品妃,但早已被陛下厌弃多年。母妃的家族乃当朝三品大员,只可惜是个庸碌不成才的。”

丸子瞥了一眼目瞪口呆的林瑟瑟,幽幽道:“也早已娶正妃,正妃同样家族显赫。成婚数十载,膝下虽无嫡子,却也有三个郡主在。你说,这两人的青眼是何用意?”

“都,都已经娶妻了还勾搭……还招惹姐姐,他们是要做什么!”林瑟瑟没想到是这样,她以为,她以为得了当朝王爷的青眼是很荣耀的一件事。

丸子挑了挑眉,提到第三个人,口气倒是缓和了许多:“至于萧程颐,他母妃乃前丽贵妃,清尘绝艳,盛宠一时。只可惜红颜薄命,生产萧程颐时难缠而亡。而丽贵妃的娘家武威大将军是当朝一品大员,很可惜很久之前就战死沙场。如今的武威将军府与萧程颐不亲近,他孤立无援。”

林瑟瑟灵活的脑子听懂了一件事:“所以他们都想借贵妃娘娘的势当太子是吗?”

丸子赞许地看了她一眼:“你倒确实聪慧。”

“可贵妃娘娘她一个人背负着金陵李家和李府,如何能再背负起这些人的欲.望?”林瑟瑟觉得这些男人太势力太会精打细算了,这是赤.裸.裸的不要脸,“他们想借贵妃娘娘的势,却不给正妃之位。他们……”

“瑟瑟,这些话我跟你说清楚,是希望你别陷入迷障。”

丸子打断道,“这些话你心里明白就行,不要太挂在嘴边。皇子之所以是皇子,不仅仅看他母族,他们还是当今圣上的亲生儿子。天底下只有主子挑奴婢的份儿,没有奴婢嫌弃主子身份不够的。”

林瑟瑟噎住了,她梗得慌,还觉得很荒谬:凭什么!

“那六皇子……”

“六皇子谢皇后所出,正宫嫡出。”丸子既然已经说开,干脆全都说开,“谢家是屹立京城四百年不倒的钟鸣鼎食之家。家族中能人才子辈出,算是京城最有底蕴的一个世家。”

“所以姐姐才说,六皇子与其他皇子不同?”

林瑟瑟忆起李玉梨提及六皇子的态度,总算明白了那句‘给他当侍妾跟给别人当妾不一样’。六皇子是正宫皇子,外祖家有是真正的鼎盛世家,六皇子是真正的天之骄子。她于是回想六皇子的相貌,奈何当时水下太害怕她根本没看清,此时只有一片模糊。

她说不清情绪地嘀咕:“可是,真正的天之骄子才更难伺候不是吗……”

这话丸子没有反驳,因为,确实如此。

两人对面坐着,彼此沉默,屋中陷入了一片死寂。

“……姐姐你往后会如何?”林瑟瑟忽然觉得腻歪,“你往后也会嫁入皇家么?”

丸子已经十五了,亲事却至今未定。李玉梨是完全没有给她相看的意思,宫中贵妃娘娘也提过让她不急着出嫁。丸子轻哼地笑了一声,冷淡道:“应该吧,李家还没有能立得起门楣的子弟。要想保住李家来之不易的繁荣,只能靠女子的裙带。”

林瑟瑟倏地抬起头看着仙人一样的丸子,那不可置信的眼神叫丸子又笑了。

“姐姐早就知道,所以才什么都不看在眼里?”

丸子没说话,低头转了转茶杯,白皙如玉的手指摩挲着茶杯上的图案。

林瑟瑟看着她却觉得心酸。虽说她有些恼恨丸子夺了她的一切,但这股愤怒在觉察出李玉梨态度不对时变成了犹豫。这不代表她对丸子的崇拜和孺慕全部荡然无存。她的姐姐,仙人一样的姑娘,原来是被人当做攀附权势的工具么?

“怪不得她说两个都是她的女儿,”林瑟瑟素来多思多想,此时将事情一窜起来就嗤笑了,“因为多一个女儿多一个攀附工具对吗?姐姐你是教养了多年最难得出手的工具,她不可能会眼睁睁看着心血白费。所以你得保持名声没有一丝瑕疵,才能卖出个好价钱?而我,就算是亲生女儿,因为在外多年粗俗不堪,不堪大用,所以认回来也无法卖出好价钱。用我换你,不划算,不如保持一切不变?”

丸子:“……”没想到她能捋出这么多,不知该如何说。

林瑟瑟见丸子不说话,以为她默认。

她顿时冷笑:“果然,我就说养了十五年的孩子,她都可以那么冷漠的对你。我这个半道儿认回来的女儿,又能值当什么?或许她心里想着,我侥幸被六皇子从湖里抱起来是撞了大运了吧!”

“瑟瑟,不必如此偏激……”

“不是偏激,”林瑟瑟想通了,“姐姐,我明白了一件事。”

丸子无奈:“什么?”

“就像你说的,靠别人无用。”林瑟瑟笃定道,“人,果然还是只能依靠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