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配瞎掺和(快穿)

作者:启夫微安

天才一秒钟记住它www.11zw.cc更短更小,若被各大浏/览/器/转/码阅读,可返回到本站继续阅读,记住了吗?

转眼到了选秀的日子,丸子最终还是因为身体抱恙的原因被踢出了花名册。

李贵妃虽知道这事儿错不在丸子,是李玉梨心思歹毒坏了事。但实际上,她还是有些迁怒丸子的。说到底,任谁筹谋了几年的事情一朝打了水漂都会觉得难以接受。不过李玉婉看着丸子亲手准备的由萧程颐亲自送来宫中的小银盅,恼恨的心肠终究是软了。

“这是何物?”这些年因她独得圣宠,宫里宫外给她送礼的人不知凡几。见多了价值连城的宝贝,只是单纯的银盅反而叫李玉婉觉得稀奇。

“不知。”萧程颐摇头道,“琳琅说,是会让娘娘多年夙愿成真的东西。”

李玉婉呼吸一轻,心忽然飘起来。

涂着鲜红豆蔻的手指不自觉用力,握着小银盅的仔细翻看。约莫一粒李子大小,开口处用扣锁扣得紧紧的。萧程颐带过来之前没有打开过,不清楚这里头装了什么。

她试探地拿到鼻子下面轻轻嗅了嗅,一股冷冽的草药味儿:“琳琅可还有说过别的话?”

萧程颐自小跟李玉婉不亲近,或者说,他跟宫里任何一个宫妃都不亲近。若非丸子拜托他,萧程颐是绝不可能到钟粹宫来:“琳琅多谢贵妃娘娘多年的维护之恩。”

一句话,说得李玉婉眼圈儿都红了。

她喉咙哽住了,许久之后才哑着嗓子问道:“她身子还好吗?太医怎么说?”

萧程颐冷淡的脸色渐渐暗淡,没有说丸子身子如何,但神情已经告知了李玉婉丸子不好。何止不好,中毒造成的脏器衰竭日复一日地带走丸子的生命力,她如今人都单薄得像张纸。

东西送到了,萧程颐便没有多留。当下便从袖子里掏出一封信呈递给李玉婉,起身便与她告辞。

人走了,李玉婉才小心地打开小银盅。扣锁扣得紧,她花了不小的力气才扣开。若非萧程颐说丸子嘱咐过这个银盅一定要李玉婉在无人的地方亲手打开,她说不定就丢给宫人。锁扣打开的瞬间一只黑色的虫子冲出来,在李玉婉措手不及之下钻入了她的皮肉里。

李玉婉惊恐之下摔倒在地,抬起手就发现手腕上有一个虫子钻过的红点儿。小银盅里空空如也,显然,刚才这个小银盅里装的,就是那只钻入人血肉的虫子。

什么东西?那到底是什么东西?

李玉婉听说过下毒害人,从未听说过下毒虫害人的事儿。她扣着手腕上的红点儿整个人都在颤,不疼不痒,可只要一想到有一只虫子钻进了自己的血肉觉得胆寒。李玉婉宽慰自己,琳琅不是狼心狗肺的人,不大可能会害她,于是哆嗦着赶紧打开那封信。

信中,丸子并未说明虫子的来源。只告诉李玉婉种上这个蛊虫,三个月内必然会怀上孩子。

要说李玉婉此生最大的遗憾,就是没有孩子。她已经年过四十了,就算小意温柔的脾性独得武德帝的盛宠,也无法改变她早已不够鲜嫩的事实。选秀每三年一次,这些年鲜嫩的姑娘一茬儿接着一茬儿的冒出来。谁也不能保证,武德帝的宠爱能有多长久。

赶在老之前得一个孩子,当真是李玉婉求神拜佛都觉得是妄想的事儿。

反复将信件看了多次,确定丸子说的就是那个意思。李玉婉后知后觉的腿软跪地,她摩挲着手腕上的红点儿,心跳得仿佛要从嘴里蹦出来。

若是能赶在身体衰老之前得一个孩子,不拘男女,只要得一个孩子……

钟粹宫外宫婢们等了许久,不见里头贵妃娘娘唤她们进去。

一宫三十多个宫人,谁也不敢推门进去打搅。所有人心里都清楚,虢国夫人闹得那摊子腌臜事,贵妃娘娘已经有好久没有展笑颜。平常她们伺候都是战战兢兢的,生怕触了贵妃娘娘的霉头。如今这情况,谁也不知贸然动作会不会惹怒李玉婉。

又等了片刻,屋里还是没有动静,眼看着天都要黑了。宫婢们开始骚动,纷纷担心贵妃娘娘是不是在里头出了什么事儿。就在几个贴身宫婢你推我搡的准备推一个人上前,门从里面打开。

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李玉婉感觉自己忽然之间身体似乎轻盈了许多:“去太医院请张太医过来。”

宫婢们面面相觑,以为她哪里不适,忙不迭去请太医过来。

太医匆匆赶来,结果给李玉婉号脉号了许久,并无哪里不妥。张太医也算是太医院首屈一指的医术高超,实在号不出贵妃哪里不适。望闻问切都看不出端倪,只能实话实说。

李玉婉笑了:“本宫没有哪里不适,只是想起来许久不曾把过平安脉,请张太医过来号个平安脉罢了。”

张太医这一口气放下了,殿中宫婢们也都松了口气。

李玉婉素来是个敢想敢做的人。她寻了三四个太医过来号脉,再三确定自己身子并无异样,便决心信了丸子的话。左右她已经四十二岁,活得够久,也享受过尊荣。李家如今的状况和她李玉婉的处境,也没有衡量输赢的机会,这一次就拼一把搏出个晚景来。

想得透,李玉婉便私下里开始做谋划。养了十几年的外甥女一朝被毁,金陵李家今年也送了不少姑娘参加选秀。李玉婉本做好了族中姑娘接替她的准备,如今要再做打算。

宫中如何安排,丸子管不着,也没那个精力去管。她如今的身子越来越差,脏器衰竭得不到遏制只能日益走下坡路。回报了这些年李玉婉的照拂之情,剩下的李家会如何,李玉梨会如何,皆与她无关。除了萧程颐一心想将她这要死之人娶回去供着令丸子颇为头疼。

“萧程颐,娶妃之事是关乎你一辈子的大事,万不可儿戏。”这种话丸子说过不止一遍,她自己都烦了,“太医几次诊脉你都在,我的身子如何想必你也清楚。当真不值得。”

“值不值得不是你来说的,”萧程颐非常固执,“我觉得值得便值得,你只需安心待嫁便可。”

“这是我最后一次劝你。”

萧程颐挑眉,俨然完全不将丸子的警告当一回事。

次日,萧程颐便真的求到了宫中。丸子缠绵病榻起不来身传遍了京城,当初萧程颐领着三四个太医匆匆去李府抢救丸子之事,武德帝早有听说。此时看仿佛昏了头要娶一个注定活不长的女子的三子,武德帝额头的青筋突突地跳:“犟了四年谁都看不上,结果就看中了这么个玩意儿?!”

“父皇!琳琅您也是自小看到大,她的品性如何您难道还不清楚?”武德帝的说法萧程颐很不高兴,碍于身份他无法说什么,只是娶丸子为妃的态度十分坚决。

“品性好又如何,人都要没了,你娶回府中能顶什么事儿?”

武德帝虽不大管几个儿子的事儿,但不代表他能容忍子嗣娶个病秧子。尤其三子是已逝丽贵妃的拿命拼出来的孩子,就算这些年新人替旧人,武德帝对倾国倾城的丽贵妃还是独有一份情谊在的:“老三,你年轻重情,这是好事。但是娶嫡妻与纳妾可不同,嫡妻是要为你诞下嫡子一脉,往后与你生同床死同穴的人。你娶回去一个病秧子,嫡子还要不要?她若是早逝,你岂不是要为她伤怀多年?”

“不娶回去,儿子一样伤怀多年。至少娶回府中,给她冠上萧家的姓氏,儿子还能有些慰藉。”

“你要那等慰藉,给她侧妃之位不也一样?”武德帝气得脑壳儿疼。

萧程颐不说话,木着脸跪在地上。

这狗脾气犟得武德帝都想一杯子砸死他。不过看他那张比丽贵妃有过之无不及的脸,所有子嗣中就属他生得好。三子无论是皮相还是才能,都是皇子中出类拔萃的。砸谁,武德帝都舍不得砸他。兀自在上首转悠了半天,武德帝还是将捏手里的玉盏放下去:“朕看你就是想气死朕!”

“父皇,儿子这辈子就这么一次任性,请父皇应允。”

“朕不准!再敢多说一句,朕就叫李家那姑娘立即闭了眼。你,给朕尽早滚回去!”武德帝又被他一句话给顶了心肺。怕自己气不过上手,直接叫人将萧程颐给轰了出去。

萧程颐早就预料到不顺利,此时被轰出去也不走,就这么在御书房外跪下去。

御书房中,武德帝气得将书案上的东西一股脑儿全扫下去。

……

等丸子收到来自宫中的赐婚圣旨,已经是三天之后。

彼时丸子看着眼前明黄的圣旨,严重怀疑圣旨是萧程颐伪造或者他趁着武德帝昏迷强按着人手写的。毕竟她就快死的传言传遍了京城,丸子不信武德帝能不管事儿到那种程度,胡乱叫自己亲身的儿子去娶这样一个姑娘。

“姑娘似乎不大高兴,”自从丸子的身份被戳破以后,锦绣园这边四个大丫鬟走了两个,如今就只剩绿鄂和紫苏两人。绿鄂还是那副咋咋呼呼的样子。

丸子眉头蹙着,“萧程颐呢?这几日可有来府上?”

因为身子的原因,丸子清醒的时辰并不长,大多时候都在昏睡。

绿鄂与紫苏对视了一眼,有些欲言又止。丸子一看两人的神色立即就猜到有事儿,脸顿时就拉下来。她本身就比较冷清的性子,脸色一难看便瞧着有几分吓人。绿鄂想了想,将萧程颐为了请旨在御书房跪了几天如今人在宫里高烧的事情说出来,丸子闻言后许久没有作声。

绿鄂提到这,还有几分得意。就算她家主子失了李家亲女身份又如何,秦王殿下对主子真心无二。

“如今红牙蓝湾可后悔了姑娘,”提到这个,绿鄂止不住的觉得痛快,“她们不是觉得姑娘倒了,看不上姑娘了。以为去到二姑娘身边就是攀上高枝儿了?结果呢,不仅没得到好,还处处被二姑娘院里的下人当靶子欺负。如今得知姑娘被陛下赐婚,怕是哭都没找不找地儿了吧!”

丸子无奈地瞥了她一眼,淡淡道:“往后不准她们和李家那些人再靠近锦绣园,无论谁。”

绿鄂一愣,转瞬正色应诺。

丸子如今的身子经不住吵闹,如今御旨亲封秦王妃,怕是往后不会消停。院里伺候的下人几个月前清了一批,剩下伺候的人不多。紫苏被丸子点了一下,不禁忧愁。趋炎附势,攀龙附凤是人的本能所驱。如今主子深陷李家,许多事心有余力不足,李玉梨母女和王家那一家子指不定会怎么算计主子。

就在几个侍女忧心忡忡,当日下午秦王府就送了一批人进来。

萧程颐不愧是我行我素的秦王爷,若非婚前就将丸子接到秦王府说不过去,他指不定会亲自过来将人抱走。早料到李家人和王家人不会给丸子清净,他派了二十个下人过来。

浩浩汤汤一群人进了府,王家人吓了一大跳。二十个下人,个个看起来气度不凡。其中懂武的侍女就四个,剩下的都是婆子。侍女是贴身守着丸子身边的,粗壮的婆子十来个,则负责照顾丸子的衣食住行。必要时将那些想要趁机攀关系打搅丸子清修的人给挡在门外。

王家人面上乍青乍紫的不好看,尤其是王家已经定了亲尚未出嫁的三女。在侍女意味深长的眼神中脸颊涨得通红,觉得自己被冒犯了。可她心中再不高兴,办事的是萧程颐,她也不敢有任何怨言。

丸子最后还是定了萧程颐,作为明媒正娶的秦王妃进门。这件事是李玉婉李玉梨姐妹以及李家一众人等所没有想过的。李玉梨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差点没把给婆母布菜的玉著给砸了。原以为失了用途的弃子,结果证明反而是李家三个姑娘中最出息的一个。她脸色煞白,怕得要命,若是李琳琅嫁给萧程颐以后没死对她和李家施加报复,那她岂不是自找了死路?

李玉梨怕了,只是被王夫人打压已经压得她喘不过气。若是往后不仅王家人打压,她还得承受李琳琅的报复,她是不是真的要送掉一条命?后悔已来不及,她看着同样瑟缩无措的王曦儿,想着如今再将少主子的身份换回去,李琳琅能原谅她?

李玉梨母女如何担惊受怕早已没人在乎,得了信儿的林瑟瑟第二次回了李府。

先前那一次来,与丸子没说多少话。大多时候都是她在说自己的境况,丸子只是点头或者摇头罢了。如今再次回来,林瑟瑟倒是想多听丸子说几句话。

不过她回来的这一次,想见到丸子却没有上次顺利。秦王府送来的下人根本不认她的身份,连通传都不曾通传,只冷着脸说‘主子在修养,不便见客’。

林瑟瑟其实回来不仅仅是为了联络姐妹情,更多的是来向丸子寻求帮助。不知为何,自从那日见过丸子以后,她开始整宿整宿的做梦。且做的梦都很古怪,梦里的每一件事都是她曾经做过的不大不小的亏心事。明明往日她并不放心上,可发生在梦里以后,她总觉得愧疚难忍。醒来后,也会好久缓不过来神。大夫瞧过,安神药也喝过,都没有用。

就因为这个,她整个人已经憔悴了一圈,眼睑下都是青黑。

丸子在她心中是无所不知的,出了这样的事她没人商议,便想来问问丸子。心想着琳琅姐姐看过那么多的书,指不定就能断出她身上出了何事。总睡不好觉,实在太熬人了。

只是她在锦绣园外吵闹了半晌没得进去,反倒闹了个没脸:“姐姐若是醒着,知晓你们这般对我,定然不会轻易饶了你们。”

“林小主莫怪,”看门的婆子眼皮子都不动一下,“奴婢只听王爷的吩咐。林小主若觉得有何不太妥,可问过我们王爷,再与奴婢们分说。”

她要是有那能问候萧程颐的能耐,还用得着在此处耗?

林瑟瑟被气了个仰倒,可又实在不敢跟秦王府的人起冲突。冷冷地丢下一句‘希望你们不会因为今日的行为后悔’,也懒得与一旁等着的李家人寒暄,扭头便走了。

李玉梨派来的人等半天,结果一句话没跟林瑟瑟搭上就眼睁睁看着人离开了。

因为丸子身子的原因,萧程颐将婚期定得非常近。眼看着丸子的身子越来越孱弱,萧程颐没办法又去钦天监提,要将婚期再提前。

武德帝得知他干的这事儿气得翻白眼,回到钟粹宫跟李玉婉嘀咕的时候免不了就带了怒气。毕竟再怎么说,那李琳琅都是李玉婉的外甥女儿。

李玉婉素来是朵善解人意的解语花,便是被迁怒了也不会如何。只是这一回,武德帝摔盏子砸盘儿的,她经不住软趴趴地倒了下去。

武德帝差点没被李玉婉这一倒给吓死,抱着人大声地喊着叫太医!

钟粹宫的宫婢们被这一动静吓得不轻,顿时兵荒马乱,好几个宫婢一同冲出去请太医来。上回就请过一次平安脉,贵妃娘娘身子骨儿健壮得很。太医们提着药箱子匆匆赶过来心里就在嘀咕,三五成群地冲去了钟粹宫。

第一个上去号脉的自然还是张太医。他手指搭在李玉婉的手腕上,神情变来变去的瞧着吓人。

一旁心有余悸的武德帝耐不住性子,虎着脸就问到底如何。张太医最后确认了一下,才半信半疑地开了口:“若是老臣没诊错脉,娘娘这应当是滑脉。”

一句话说出来,钟粹宫就陷入了沉寂,一根针掉下来都能听见的沉寂。

武德帝看着床榻之上已经年过四十的李玉婉,虽说保养得宜,李玉婉的脸上看不太出来岁月的痕迹,可她确确实实已经年过四十。这要是在宫外,都是当祖母的年岁。结果李玉婉二十多年不怀孕生子,如今倒是诊出了滑脉?武德帝脸上神情不知是喜是疑,他拧着眉叫太医再诊一次脉。

张太医换了只手诊脉,依旧给出了同样的答案。

武德帝心情略显复杂,看了一眼其他人。剩下三个太医也立即上前,一个接着一个给李玉婉诊脉。结果诊完脉给出的脉案一模一样,滑脉,月份尚浅,才一个月多点。

钟粹宫中更安静了,武德帝呼吸沉了沉,僵硬的脸色一点点放开,隐约露出了一丝笑意。

宫婢们见他笑了,各自使了眼色。立即就有个嬷嬷站出来,将李玉婉两个月没换洗的事情说出来。武德帝听着,脸上的笑意更甚,倒是完全忘了自己来此发了一通火的事儿:“既然都知晓你们娘娘两个月没换洗,为何藏着不说?这么大的事,你们也敢闭口不言?!”

那嬷嬷说出来本是为了讨个喜,再替李玉婉坐实怀孕的事,结果被斥了一顿顿时惊慌:“回禀陛下。陛下有所不知,并非奴婢们要瞒着。实在是娘娘多年没孕,往年时常会有同样的情况。如今在没有三个月前,也是怕弄错了到时候空欢喜一场,所以才瞒着没说。”

贵妃有孕是一件大喜事,武德帝问责两句也不过是事发突然他有些没适应。此时听嬷嬷解释了缘由,转念一想也确实是如此,于是便草草放过。

宠冠后宫的李贵妃老蚌生珠,不亚于晴天霹雳劈在有些人脑袋上。其中就包括了这段时日饱受王夫人摧残的李玉梨。她不敢相信,自己注定无儿无女的姐姐居然在将她逐出李家之后怀了孕。

她原先还想着,迫于名声李玉婉将她逐出李家,但未来为了有个孩子依靠,李玉婉还是得将她认回来的。毕竟她李玉梨别的没有,就是有三个如花似玉的姑娘。她女儿瑟瑟嫁入了吴王府,如今颇得宠爱;李琳琅那个白眼狼也是她养了十五年的闺女,名义上还挂着呢;再一个,她的曦儿小小年纪已经有了美人坯子的样儿。假以时日必能长出迷倒众生的模样。光这三个女儿,李玉婉怎么着也得给她认回来。

结果呢?结果人李玉婉自己怀孕了。李玉婉怀了孕,无论生男生女,下半辈子就都是有依靠了。膝下有了亲生的孩子,谁还如何会稀罕她的女儿?

事实上,慌的人不止李玉梨。王家人和林瑟瑟都慌了。

林瑟瑟虽说从未见过名声赫赫的李贵妃,但她私心里是盼着将来能借李贵妃的东风的。尤其她心中谨记丸子说过的一句话,自己与那李贵

妃有八成相似。那岂不是在说自己若跟李贵妃站在一处,就是母女的样子?想着光是凭这一张脸,无儿无女的李贵妃就算不喜她的出身,也会不忍心对她视而不见。如今李贵妃自己怀了孕,她还如何假借一张脸说事?

丸子捏着信件笑得十分开怀:对啊,贵妃娘娘有了自己的孩子,谁还会管你们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