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总裁的上门女婿

作者:一起成功

天才一秒钟记住总裁小说站网址:www.zongcaixs.cc 总裁拼音+小说两首字母+.cc!记住了吗?

“呼!”

也就在这时,苗封狼突然扑了过去。

他宛如猎豹到了木剑老者的面前,双腿还一把锁住木剑老者脖子。

双手撑地使力。

“呀——”一声怒吼,苗封狼身体倒转,木剑老者轰然倒地。

但老家伙实在是个猛人,如此重击却依然没有大碍。

他一脚踹开苗封狼后迅速起身。

阿塔古和苗封狼没有给他缓冲机会,贴身而上,拳头和鞭腿嗖嗖嗖击打出去。

正中木剑老者的胸膛。

低沉的碰撞中夹杂着木剑老者的闷哼!木剑老者咬牙忍住疼痛,双脚站稳,同样反击。

“砰砰砰!”

三人在相距只有半身的距离中,不断的出拳,拆拳……噼啪的交击声不断响起。

双手、双脚不断试探,双方各自抵挡着对方的前进。

双方硬碰硬,拳脚相对,没有任何的华丽招数。

三人单纯用速度和力量碰撞。

拳脚连连翻飞。

甲板响起一阵阵猛烈爆响,如同雨天的雷声一般,响彻着每个人耳朵。

拳脚漫天,肉眼已经很难捕捉到三人出手的速度。

激战的范围也越来越大,让大卫和在场宾客不得不退后躲避。

木剑老者越战越凶,而苗封狼和阿塔古出手也越来越快。

“嗖!”

木剑老者被两人纠缠显然有点厌烦。

他的眼睛瞬间血红。

拳头硬碰一番退后的他,猛地拔出了木剑往前一斩。

一道剑光气势如虹斩向了苗封狼和阿塔古的脑袋。

这一剑很快,快到苗封狼和阿塔古两人没有时间躲避,也没有地方躲避。

就在这时,阿塔古不退反进横在苗封狼的面前。

他吼叫一声猛地一缩全身肌肉。

剑光和木剑全部没入他的腹部。

在护甲当当当裂开的时候,木剑也停止了一切动作,还被阿塔古死死夹住。

木剑老者微微一怔,没想到还有这种打法。

就在他动作一滞的时候,苗封狼突然从阿塔古背部闪出,一按阿塔古的肩膀踢出一腿。

木剑老者脸色巨变,忙松开木剑,双手交叉抵挡。

砰的一声,还没等木剑老者运力,苗封狼一腿,正中他手臂交叉中心。

一声巨响,木剑老者手臂和胸膛一痛,整个人瞬间被一股蛮力冲飞。

他噔噔噔后退了三米。

“杀!”

没等木剑老者稳住身子,阿塔古身躯猛地一弹,木剑轰的一声打了回去。

木剑老者脸色再变,双手一错抓住射来的木剑。

只是双掌虽然夹住了木剑,但木剑依然滋滋向前滑动。

“停!”

木剑老者吼叫一声,一脚踩住一处舱壁,接着压上八成力气。

咔嚓一声,木剑停了下来。

只是木剑老者的掌心多了一道摩擦的血痕。

可见苗封狼这一腿和阿塔古这一弹的力气。

全场无形中安静了下来。

沈长风也坐直了身子,用手帕挡着的脸上,有着一丝凝重。

显然谁都没有想到,苗封狼和阿塔古能让剑神吃亏。

木剑老者自己也没想到,看着近在咫尺的剑尖,眼里闪烁着一股怒意。

横行夏国一辈子,人称夏国权相国,没想到今天被两个傻大个伤了。

耻辱啊,耻辱。

阿塔古腹部护甲基本碎裂,还有一道深深的伤痕,但他不仅没有疼痛,反而无比兴奋。

苗封狼身上也有不少外伤,但同样毫不在乎。

两人都双眼放光盯着木剑老者:“再来!”

沈长风咳嗽一声:“李太白,杀了他们!”

娇嫩女人和在场宾客她们也都附和了起来:“李前辈,不要跟他们玩了,直接一剑斩杀吧。”

“是啊,没必要用两三成功力跟他们热身,这些愣头青,一剑毁灭就行。”

“李前辈不用担心被人非议以大欺小,是这些无知小子找死,不是你故意要杀他们。”

“傻大个,你们看好了,李前辈要出大招了。”

“一剑破百甲,让你们见识见识什么叫惊艳。”

“李前辈拿剑了,这一战要落幕了。”

在众人七嘴八舌的喊叫中,木剑老者调转了木剑,双手紧握。

“三年了,三年没有好好出剑了。”

“天下人都快忘记我的剑有多快多锋利了。”

木剑老者目光望向了叶凡:“年轻人,你这两个手下很厉害,但依然挡不住我一剑的。”

叶凡捏着酒杯淡淡一笑:“确实该结束了,不过,不是我们结束,而是你结束。”

“大风起兮云飞扬!”

木剑老者狂笑一声,双手握紧木剑:“威加海内兮归故乡……”只是还没等他挥出一剑,他就突然感觉不对劲。

他低头望向了自己的胸口,发现那里多了几个极为细微的针孔。

他隐约捕捉到三枚银针没入了身躯。

“老头,你的‘安得猛士兮守四方’怕是没机会出口了!”

叶凡淡淡一笑:“不,是你可能没机会再出手了。”

周围宾客眼皮直跳,不知道什么意思。

木剑老者嘴角牵动了一下,看着叶凡艰难挤出一声:“你什么时候下针的?”

“那一张椅子。”

叶凡也没有隐瞒:“感觉你有点厉害,所以我就做了点手脚。”

“砸过去的桌子,你觉得没啥杀伤力,砸过去的椅子,你更加不放眼里。”

“所以你不置可否一撞。”

“这一撞,就让这细如牛毛的三针钉入了你身子。”

“当然,这刺在表面的三针对你也难于起作用。”

“可是你跟他们一番全力以赴的打斗后,三针就随着你力道流入了你的身子。”

“上面的药物也就开始生效了。”

他手指一点木剑老者:“你现在已是强弩之末,再动手,分分钟会被捶死。”

木剑老者呼吸无形中变得急促,脸上说不出的难看。

他不相信叶凡所说,但稍微运气后,就知道叶凡没有恐吓。

他盯着叶凡挤出一句:“你卑鄙,你无耻!”

“以大欺小不卑鄙?

你刚才突然拔剑一斩不无耻?”

叶凡捏着酒杯淡淡开口:“认输吧,不然剑墓一派真要绝后了。”

木剑老者怒吼一声,满脸不甘,挥舞木剑冲向了叶凡。

“死!”

他人剑合一,拼尽力气,想要擒贼先擒王。

只是还没冲出几米,他就神情苦楚,接着双腿一软,扑通一声跪倒在地。

他只能一转木剑戳在地上支撑上半身。

握着木剑的双手也微微颤抖。

木剑老者喷出一口血吼叫:“竖子,竖子!”

叶凡脸上带着一丝不屑,缓缓走到木剑老者身边开口:“不服?

不服也要给我憋着。”

“成年人了,打打杀杀江湖这么多年,还看不透这世界?”

“这世界哪有那么多公平哪有那么多心服口服。”

“再说了,比起你的不甘和愤怒,我更在意我手下兄弟的死活。”

“相比你杀了他们,然后毕恭毕敬鞠个躬表示崇高敬意,我更希望你带着对我的诅咒和愤怒死去。”

“对我来说,敌人不痛不痒的虚假敬意,一点意义都没有。”

“所以能怎么撂翻你这强敌,我就怎么撂翻。”

“看你不容易,留你一命,好好珍惜。”

叶凡拍拍木剑老者的肩膀,随后走向不远处的沈长风淡淡开口:“沈少,打一个电话给你父亲。”

“问问他,六辆奔驰G65,三十六重装战兵,一个剑墓派门主,再加一个你。”

“价值多少钱?”